免费注册

姜喜与任泰平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2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宿中民终字第2366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任泰平,居民。
委托代理人庄文召,沭阳县潼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姜喜,居民。
委托代理人张玉,沭阳县扎下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任泰平因与被上诉人姜喜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2014)沭庙民初字第010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姜喜原审诉称,任泰平在雇佣姜喜挖紫薇过程中,姜喜被花铲铲伤,现要求任泰平赔偿医疗费6652.99元、误工费8914元、护理费891.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元、营养费100元、交通费100元,合计16838.39元。
任泰平原审辩称,与姜喜不存在雇佣关系。姜喜与他人存在承揽合同关系,任泰平最多是起介绍作用。任泰平对于在派出所签订的协议存在重大误解,该协议应属无效。不同意姜喜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8月18日18时左右,任泰平找姜喜等人在沭阳县庙头镇赶埠村挖紫薇,由于姜喜不小心把左脚大脚指头铲断。姜喜伤后至沭阳庙头医院住院治疗10天,诊断为“左足拇趾骨折”,出院医嘱“注意休息3月……”,姜喜支出医疗费6652.99元。姜喜要求任泰平赔偿各项损失未果,诉至法院。
原审另查明,姜喜系非农业户口,2013年江苏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538元。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受到侵害有权获得赔偿。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姜喜在为任泰平提供劳务中遭受损害,任泰平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姜喜在提供劳务中没有尽到注意义务,致自己受伤,也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姜喜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及交通费计算标准并无不当,予以采信。姜喜主张营养费的依据不足,不予支持。调解不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姜喜的医疗费6652.99元、误工费8914元、护理费891.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元、交通费100元,合计16738.39元,由任泰平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11717元。二、驳回姜喜的其它诉讼请求。
原审判决宣判后,任泰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双方当事人之间不存在劳务关系。任泰平只是向姜喜提供信息,告知其有人需找人挖花,最多起到介绍作用。原审法院认定任泰平雇佣姜喜挖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姜喜起诉任泰平被告主体不适格。2.姜喜挖花时系自带工具提供劳务,按每挖一棵0.6元进行结算,与他人不存在隶属支配关系,故姜喜与支付挖花费用一方形成的是承揽合同关系,而非劳务关系。姜喜在完成承揽工作过程中不小心受伤,应适用承揽法律关系确定双方责任。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姜喜的原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姜喜辩称:1.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雇佣关系。是任泰平找姜喜为其挖花,工钱也是由任泰平支付。2.双方当事人之间并非承揽合同关系。姜喜虽然在挖花过程中自己准备劳动工具,但此事实不足以认定双方之间是承揽合同关系。3.双方在派出所所签订的协议可以证明姜喜是受任泰平雇佣,任泰平系适格被告。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姜喜受伤当天,任泰平与姜喜之子姜苏在沭阳县庙头派出所签订协议书一份。协议内容为:2014年8月18日18时左右,任泰平找姜喜等人在沭阳庙头镇赶埠村挖蔷薇,由于姜喜不小心把左脚大脚指头铲断,经友好协商达成如下协议:1.任泰平承担姜喜一切医疗费用;2.如果任泰平不支付医疗费,姜喜凭住院费用到法院起诉任泰平。协议签订后,任泰平未支付姜喜任何费用。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任泰平应否对姜喜在挖花过程中所受损伤承担赔偿责任,责任比例应如何确定。
二审诉讼中,任泰平提供的证据为:1.2014年8月18日任泰平的电话通话清单。该电话清单反映,当天任泰平仅在姜喜受伤之后与姜喜有过通话,之前没有通话记录。拟证明任泰平从未找过姜喜挖花。2.证人谢某证言。主要内容为谢某从庙头镇赶埠村张红梅家买花,找任泰平到现场进行质量管理。谢某与张红梅约定购买价为3元一棵,由张红梅自己找人挖花。其没有让任泰平找人挖花。
姜喜质证称:1.对通话清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不认可。是任泰平到新河街道找姜喜挖花,姜喜没有说过任泰平系电话联系其去挖花。2.姜喜不认识证人谢某,不能确定其身份。该证人陈述不是事实,如果谢某是实际的买花人,那么在庙头派出所处理此事时,谢某应当向派出所说明相关情况,由其与姜喜一方签订相关协议。
本院认为,任泰平与姜喜之子签订的协议书中载明“任泰平找姜喜等人在沭阳庙头镇赶埠村挖蔷薇”,该内容表明姜喜系由任泰平找至沭阳县庙头镇赶埠村进行挖花。任泰平主张其与姜喜不存在劳务关系,从未找姜喜等人挖花,诉讼中提供了其通话记录、证人谢某证言。因姜喜称任泰平系到劳务市场找其去挖花,并非电话联系,故任泰平提供的电话清单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不足以证实其未找姜喜等人挖花。证人谢某称其系买花人,委托任泰平进行现场管理,如谢某确系买花人,则谢某与本案的处理结果具有重大利害关系,故谢某的证言证明力较低,亦不足以否定任泰平找姜喜挖花的事实。综上,任泰平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推翻其在姜喜受伤后签订的协议书内容,故对其该上诉主张,本院不予采信。根据上述协议书内容,应当认定双方在姜喜挖蔷薇过程中存在劳务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造成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任泰平找姜喜为其挖花,接受姜喜的劳务,对姜喜的挖花行为进行现场监督管理,则对姜喜在挖花过程中自身所受损伤,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姜喜在挖花过程中未尽到谨慎注意义务,故对其自身损失亦应承担部分责任。根据本案实际情况,原审法院判令任泰平就姜喜的相关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任泰平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经调解无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00元,由任泰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静
审 判 员  庄云扉
代理审判员  王晓玲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安国玉
第6页/共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