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澜石支行与佛山市浩远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锵泰隆贸易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604民初7761号
原告: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澜石支行,住所地:佛山市禅城区。
负责人:熊伟杰。
委托诉讼代理人:秦豫,广东天地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从美,广东天地正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佛山市浩远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禅城区。
法定代表人:朱建辉。
被告:佛山市锵泰隆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顺德区。
法定代表人:彭祝平。
被告:佛山市吉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禅城区。
法定代表人:朱建辉。
被告:佛山市三水区德润渔业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三水区。
法定代表人:朱燕微。
被告:云南星海经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昆明经开区。
法定代表人:朱敏艺。
被告:朱建辉,男,1970年9月26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
被告:邹小琴,女,1970年9月17日出生,住广东省封开县。
被告:朱国辉,男,1977年3月5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原告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诉被告佛山市浩远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远公司)、佛山市锵泰隆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锵泰隆公司)、佛山市吉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隆公司)、佛山市三水区德润渔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润公司)、云南星海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海公司)、朱建辉、邹小琴、朱国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1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10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秦豫、刘从美,被告德润公司法定代表人朱燕微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浩远公司、锵泰隆公司、吉隆公司、星海公司、朱建辉、邹小琴、朱国辉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本案现己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浩远公司立即清偿原告贷款本金6361964.72元及自2016年9月25日起至贷款实际清偿之日止的利息、罚息、复利【《借款展期协议》第六条约定:展期期间,借款利率为年利率5%;罚息利率在贷款利率水平上加收50%,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暂计至2017年4月25日,罚息260421.34元,复利4724.21元,本息合计6627110.27元】;2、被告浩远公司向原告清偿本案律师费204542元;3、原告对被告朱国辉提供抵押的位于佛山市禅城区季华五路10号金融广场22楼A、B、C、D、E室五处房产【粤房地他项权证0100015012、0100015013、0100015014、0100015015、0100015016】享有优先受偿权;4、被告锵泰隆公司、吉隆公司、德润公司、星海公司、朱建辉、邹小琴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5、本案诉讼费由八被告共同承担。
被告德润公司当庭辩称:答辩人对原告的起诉无异议,对律师费无异议,但认为罚息过高,请求减免;对承担连带责任无异议,但本案债务发生时本人还不是答辩人的法定代表人,具体情况不清楚。
被告浩远公司、锵泰隆公司、吉隆公司、星海公司、朱建辉、邹小琴、朱国辉未作答辩。八被告均未提交证据。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告与被告浩远公司、朱国辉于2017年7月31日于庭审前先行达成部分调解,其中约定:“一、三方确认:1.被告佛山市浩远贸易有限公司拖欠原告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澜石支行以下债务:(1)贷款本息:暂计至2017年7月25日,被告浩远公司尚欠原告借款本金6361964.72元、罚息379708.18元、复利10466.64元,本息合计6752139.54元(借款利息为年利率5%,罚息利率在贷款利率水平上加收50%;此后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罚息以拖欠借款本金余额为基数按罚息利率计收,对不能按时支付的罚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自2017年7月25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借款本金、罚息、复利以原告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澜石支行提供数据为准);(2)诉讼费用:本案适用普通程序,案件受理费59622元(原告已预交29811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64622元;(3)律师费:原告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澜石支行提起本案诉讼产生的律师费204542元;2.原告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澜石支行在被告佛山市浩远贸易有限公司所欠上述债务范围内对被告朱国辉提供抵押的位于佛山市禅城区季华五路10号金融广场22楼A、B、C、D、E室五处房产【房产证号:01××92、01××93、01××94、01××95、01××96】享有优先受偿权”。经审查,上述调解协议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法法律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的规定,本院已另行制作民事调解书予以确认。因原告与被告浩远公司、朱国辉已就部分诉讼请求达成调解,故本院对其他争议事实认定如下:
一、合同订立及履约情况:2014年10月10日,原告与被告浩远公司在《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佛农商0301流借字2014年第10002号】中约定:1、原告同意自2014年10月10日起至2015年6月12日止,在最高借款本金2100万元的额度内向被告浩远公司发放贷款。贷款利率为浮动利率,浮动比例为上浮25%,基准利率为本合同项下贷款发放时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施行的一年期贷款利率,每次发放的贷款利率以借款借据所载利率为准,借款期限一年以上的,如遇国家同档次基准利率调整,于次年1月1日起调整;罚息利率在贷款利率水平上加收50%,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2、借款人应承担原告为实现本合同项下债权和担保权而发生的律师费。
同日,原告与被告锵泰隆公司、吉隆公司、朱建辉、邹小琴在《最高额保证担保合同》【编号:佛农商0301高保字2014年第10002号】中约定:该四被告为原告与被告浩远公司自2014年10月10日起至2017年10月10日止签订的一系列主合同项下债务提供最高额本金余额2100万元的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担保范围包括本金、利息、律师费等,保证期间为主合同债务人履行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合同项下的保证不受债权人持有债务人及保证人以外其他第三人任何方式的担保的影响,即当债务人未能按主合同约定履行其债务时,无论债权人对主合同项下的债权是否拥有其他担保(包括但不限于保证、抵押等),债权人均有权直接要求保证人在其担保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且承担担保责任不分先后顺序;在本合同约定的期间和最高额本金余额内,除加重保证人保证责任的(利率按约定调整或本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债权人与债务人对本合同所担保的主合同进行任何变更、修改或补充,均无须通知保证人或取得保证人的同意,保证人仍应对变更后的合同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与债务人就主合同债务履行期限达成展期协议的,保证人继续承担保证责任,保证期限延长至展期协议约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债权人无须另行通知保证人。
同日,被告德润公司、星海公司分别向原告出具《保证担保函》,为涉案借款合同项下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均约定:1、保证范围包括贷款本金、利息、违约金及贷款人实现债权的费用;2、本函在原告同意借款人延期还款时继续有效。
原告于2014年10月27日向被告浩远公司发放贷款1285万元,借款利率为7.5%,借款期限自2014年10月27日至2015年10月13日。
2015年9月30日,原告与被告浩远公司、吉隆公司、锵泰隆公司订立《借款展期协议》(编号:佛农商2015借展字2015年第09001号),将原借款金额2100万元中截至2015年9月30日未还本金1500万元予以展期,该1500万元中,涉案1285万元借款中展期本金为685万元,展期后期限为2014年10月27日至2016年9月24日。展期期间借款利率为5%,为固定利率,借款人应于借款到期日一次性偿还全部借款本金。且约定,除本协议另有约定外,原合同和担保合同中的条款继续有效。
2016年9月25日,原告向被告浩远公司、星海公司、德润公司发出《贷款逾期催收通知书》,就涉案借款进行催收,上述被告在该通知书上签章确认知悉通知内容。
三、欠款情况:借款展期于2016年9月24日到期后,被告浩远公司虽已还清借款期限内利息,但未依约还本。截至2017年10月17日,被告浩远公司尚欠本金6361964.72元、罚息491042.56元、复利17944.74元(以罚息为本金)。
四、其他情况:本案案件受理费59622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64622元,原告已全额预缴。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享有债务人的抗辩权。债务人放弃对债务的抗辩权的,保证人仍有权抗辩。”本案中,被告浩远公司向原告借款后未依约履行还款义务,其与原告、抵押人先行达成调解协议,属其自行处分其合法权利,本院已予以确认,但就原告剩余部分诉讼请求,仍应进行合法性审查。
一、保证责任的承担
被告吉隆公司、锵泰隆公司、朱建辉、邹小琴为案涉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案涉借款虽经展期,但展期后借款利率降低,未加重其担保责任,符合双方约定,且尚欠本金未超过2100万元,保证期间亦未超过,上述被告应就案涉债务承担保证责任。在具体责任范围方面,原告虽委托律师代理本案诉讼,但其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律师费收费方式、标准,且原告主张的复利系以罚息为基数计收,有违公平原则,故本院对原告主张上述被告就上述部分债务承担保证责任不予支持。
被告德润公司、星海公司为案涉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案涉借款虽经展期,但展期后借款利率降低,已减轻其担保责任,其应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对变更后的合同承担保证责任。保证期间方面,《保证担保函》中未就保证期间进行约定,则保证期间应为借款展期到期之日起六个月。原告于到期次日即向上述被告进行催收,上述被告应就案涉债务承担保证责任。在具体责任范围方面,被告德润公司对律师费无异议,属其自行处分其合法权利,本院予以照准,因罚息计收标准未超出法律规定范围,本院对其罚息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结合上文论述,本院对原告主张被告德润公司就复利部分承担保证责任不予支持,对原告主张被告星海公司就律师费、复利部分承担保证责任不予支持。
二、担保顺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本案中,原告与被告吉隆公司、锵泰隆公司、朱建辉、邹小琴对担保权利的实现顺位进行了约定,与被告德润公司、星海公司未就担保权利的实现顺位进行约定,故在被告朱国辉提供了物的担保的情况下,原告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上述保证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向债务人被告浩远公司追偿。
三、诉讼费的负担
《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本案中,原告部分诉讼请求未获支持,保证人应就部分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均应负担部分诉讼费用,但因被告浩远公司在调解协议中自愿负担本案诉讼费用,故本案判决部分不再处理原告与保证人应负担的诉讼费用。
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被告佛山市锵泰隆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吉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云南星海经贸有限公司、朱建辉、邹小琴就下述确定的被告佛山市浩远贸易有限公司的债务【即截至2017年10月17日,被告佛山市浩远贸易有限公司尚欠原告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澜石支行借款本金6361964.72元、罚息491042.56元(此后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罚息以拖欠借款本金余额为基数按年利率7.5%计收)】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佛山市三水区德润渔业科技有限公司就下述确定的被告佛山市浩远贸易有限公司的债务【即截至2017年10月17日,被告佛山市浩远贸易有限公司尚欠原告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澜石支行借款本金6361964.72元、罚息491042.56元(此后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罚息以拖欠借款本金余额为基数按年利率7.5%计收),以及律师费204542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佛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澜石支行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程明敏
审 判 员  王 思
人民陪审员  邵伟东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吴凤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