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上诉人张某某与被上诉人陈某、广州市白云区某某贸易商行、林州市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07-0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湘04民辖终6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市白云区某某贸易商行。
投资人:陈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林州市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卢爱廷,该公司董事长。
上诉人张某某因与被上诉人陈某、广州市白云区某某贸易商行(以下简称某某商行)、林州市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衡东县人民法院(2017)湘0424民初515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
张某某上诉称,本案中,上诉人作为被告,住所地为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金马街道办事处金马寺金苑住宅区x幢x单元x号,同时本案实体方面也与上诉人具有直接的联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之规定,本案应当移送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审理。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被上诉人某某商行与被上诉人某某公司2015年4月1日签订的《钢材购销合同》没有约定合同履行地点,约定“由供货商身份证所在辖区法院”管辖属表述不准确约定不明确应认定为无效。上诉人张某某于2015年9月2日在被上诉人某某商行向其送达的《催款联系函》上,对已到期的710692元钢材货款进行确认,对付款时间及利息的计算进行约定,但对支付货款及利息的履行地点及管辖法院没有约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合同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之规定,本案被上诉人陈某、被上诉人某某商行诉请判令被上诉人某某公司与上诉人张某某共同偿还货款本金710692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被上诉人某某商行作为接受货币的一方,其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石门街鸦岗南便街x巷x号之x为本案合同履行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被上诉人陈某不是本案所涉《钢材购销合同》当事人,其是否具有原告诉讼主体资格需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予以评判,其住所地衡东县人民法院对本案是否具有管辖权,有待于对其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的评判结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对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之规定,上诉人张某某住所地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被上诉人某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林州市人民法院亦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原审法院从保护作为债权人的被上诉人某某商行合法权益出发,裁定将本案移送被上诉人某某商行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管辖并无不当。上诉人主张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裁定正确,应予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贺清生
审判员  周永洲
审判员  龙 飞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翟梦雅
打印责任人:翟梦雅校对责任人:贺清生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人民法院裁定的上诉案件的处理,一律使用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