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常州市利群彩印厂与美格尔橄榄油业(苏州)有限公司加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2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苏中商终字第0162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美格尔橄榄油业(苏州)有限公司,住所地苏州市相城区黄埭镇长泰路1号。
法定代表人:司时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婷婷,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常州市利群彩印厂,住所地常州市新北区孟河镇石桥村南山庄34号。
主要负责人:李志群,该厂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鸥,江苏杨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至龙,江苏杨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美格尔橄榄油业(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格尔苏州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常州市利群彩印厂(以下简称利群厂)加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2015)相黄商初字第001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0月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美格尔苏州公司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未依法送达应诉通知书及开庭传票,缺席审理缺乏依据。二、双方当事人之间不存在合同关系,也没有签收货物。送货单上的收货人司坤是安徽美格尔保健油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美格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没有受美格尔苏州公司委托签署合同或收货,其行为与美格尔苏州公司无关。一审法院凭利群厂单方陈述、收货单上“美格尔”三字以及安徽美格尔公司是美格尔苏州公司股东,推论司坤代表美格尔苏州公司收货,没有事实基础。三、客观事实是,安徽美格尔公司与利群厂有包装纸箱的定作业务,该批货物由于质量问题,双方协商后暂存于美格尔苏州公司。
被上诉人利群厂辩称,1、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口头定做合同,利群厂的证据形成足以证明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2、双方之间确实发生定作业务;3、司坤是美格尔苏州公司员工,且其另一个身份是美格尔苏州公司股东的法定代表人,司坤与美格尔苏州公司的法人代表司贵永是亲属关系。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利群厂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美格尔苏州公司支付利群厂价款18350.80元;2、美格尔苏州公司赔偿利群厂利息损失2068.70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美格尔苏州公司承担。利群厂明确第二项利息诉讼请求为:以18350.8元为本金,自2013年10月2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止。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美格尔苏州公司向利群厂定作纸箱。2013年10月23日,利群厂将货物送至美格尔苏州公司,当天送货单显示:购货单位为美格尔,特级初榨金额5933.2元、初榨2620.8元、特级初榨配方5163.6元、特制1866.8元、白色特级初榨2506.4元、插蕊260元,金额总计为18350.80元。在白色特级初榨2506.4元、插蕊260元的备注栏写明“暂放本次货物待处理”,总金额及备注下方由司坤签名,购货单位处由刘静签名。该送货单下方写明:“纸片生产成品后不得退换,生产后果由订片方负全责,如双方没有另行签订书面合同,本单将视为合同书面形式。注:请时刻注意欠款数额,如有异议请及时沟通”。
2014年1月21日,利群厂以美格尔苏州公司为购货单位开具了编号为N0.02135753的江苏增值税专用发票一份,价税总计为15584.40元。
安徽美格尔保健油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美格尔公司)为美格尔苏州公司的股东,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司坤。美格尔苏州公司为司坤缴纳2011年2-3月的社保。
利群厂认为,司坤既是安徽美格尔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美格尔苏州公司单位负责人,有权代表美格尔苏州公司签字,刘静是美格尔苏州公司公司员工。备注栏中的“暂放本次货物待处理”是司坤写的,当时美格尔苏州公司对于白色特级初榨2506.4元、插蕊260元提出有质量问题,双方口头约定美格尔苏州公司如有质量异议一周内提出书面材料,并提供相应证据,但美格尔苏州公司至今未提出异议,也未退货,也未就货款金额与利群厂沟通,事实上所有货物美格尔苏州公司早已都用完了。至于增值税发票为何开具金额为15584.40元,是因为送货单上部分货物美格尔苏州公司待处理,美格尔苏州公司要求利群厂先开其他部分发票。利群厂并将该发票交给美格尔苏州公司负责人司坤。
一审法院认为,债务应当清偿。双方当事人之间建立的加工合同关系,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当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根据苏州市相城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出具的个人参保证明,结合司坤系安徽美格尔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该公司系美格尔苏州公司股东的事实,认定司坤在送货单上签字时系美格尔苏州公司的员工。根据利群厂提供的送货单、增值税发票等证据并结合当事人陈述,美格尔苏州公司结欠利群厂加工价款人民币18350.80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认定。虽送货单上显示有部分货物暂放并待处理,但送货单上同时明确如对欠款数额有异议应及时沟通,现利群厂明确美格尔苏州公司收到货物后至今未提出异议也未退货,美格尔苏州公司未到庭参加应诉,亦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就产品存有质量问题或货款总金额18350.8元向利群厂提出过异议,故美格尔苏州公司应向利群厂支付加工价款18350.80元。美格尔苏州公司至今未付,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现利群厂要求美格尔苏州公司支付该款自2013年10月24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止的逾期付款利息,合法有据,予以支持。美格尔苏州公司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自动放弃答辩、举证、质证等诉讼权利,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五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美格尔橄榄油业(苏州)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常州市利群彩印厂加工价款人民币18350.80元,支付该款自2013年10月24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止的逾期付款利息(如采用转账方式支付,请汇入利群厂指定账户或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开户行:建设银行苏州市相城支行营业部,账号:32×××22)。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155元,由美格尔苏州公司(此款利群厂已自愿垫付,法院不再退还,美格尔苏州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利群厂)。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美格尔苏州公司二审中提供了以下证据:1、与安徽美格尔公司的代加工协议;2、由安徽美格尔公司出具的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司坤是该公司的董事长及总经理;3、安徽美格尔公司的出库单9份。用以证明安徽美格尔公司向利群厂定做的纸箱用于安徽美格尔公司在美格尔苏州公司代加工的产品,美格尔苏州公司的仓库只是暂存,和利群厂没有定做合同。
利群厂质证意见是:对证据1不予认可,要求对形成时间进行鉴定;对证据2安徽美格尔公司的公章由法院依法审查;对证据3以无原件为由不予认可。
利群厂二审中提供了以下证据:署名为利群厂业务员冷益民的“事情详情经过”,并加盖利群厂公章。
美格尔苏州公司的质证意见:不予认可,冷益民不知道是谁,是对方当事人制作的。
本院认证意见:美格尔苏州公司提供的证据1、2均系原始书证,其真实性予以确认。美格尔苏州公司提供的证据3无原件,利群厂的证据属于证人证言,因证人未到庭,故本院均不予认定。
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安徽美格尔公司(甲方)与美格尔苏州公司(乙方)于2013年7月15日签订代加工协议一份,就乙方常年为甲方代工橄榄油系列产品进行了约定,协议主要内容有,原料、辅料、包装材料(含标签、挂牌以及其他)均有甲方提供,乙方免费提供原油和包装物中转仓库,乙方代管的原料或包装物允许正常的损耗,物料交接必须由甲方法人代表司坤或持有司坤委托书的委托人。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因此利群厂对于与美格尔苏州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利群厂在一审中提供了案涉货物的送货单,送货单中的购货单位记载为“美格尔”,而且利群厂的送货地址为美格尔苏州公司,并无证据反映利群厂在案涉合同的订立及履行过程中,明知存在美格尔苏州公司和安徽美格尔公司两个公司,因此,利群厂以美格尔苏州公司为合同相对方具有相应的理由。而货物的签收人司坤明知其本人系安徽美格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却在美格尔苏州公司处签收货物,对购货单位却未予以区分和告知。从美格尔苏州公司和安徽美格尔公司之间存在的股东关系以及加工合同关系看,司坤显然存在不加区分的情形。而对于利群厂而言,其主观上系善意无过失,其有理由相信司坤有权代表美格尔苏州公司与其订立合同并签收货物。因此,利群厂主张美格尔苏州公司为买卖合同相对方,并主张相应货款,应当予以支持。一审法院向美格尔苏州公司住所地以邮寄方式送达开庭传票等应诉材料,并不存在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
综上,美格尔苏州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10元,由上诉人美格尔苏州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柏宏忠
审 判 员  蒋毅颖
代理审判员  韩小安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姚 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