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被告人孔某甲失火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3-2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吉林省延吉市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延刑初字第865号
公诉机关延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孔某甲,出生于吉林省龙井市。因涉嫌失火,于2015年5月27日被延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2015年6月9日由延吉市公安局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宋延龙,系吉林达功伟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吉林省延吉市人民检察院以延市检刑检刑诉[2015]37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孔某甲犯失火罪,于2015年12月14日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延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洪毅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孔某甲及其辩护人宋延龙出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3月27日6时20分至8时期间,被告人孔某甲在延吉市朝阳川镇合成七队山上的自家耕地,带领妻子卜某某和徐某某等人将自家耕地里的玉米秸秆归拢成堆后予以焚烧。至8时许,被告人孔某甲见秸秆堆基本烧完,在未见明火和冒烟的情况下离开耕地。13时许,位于被告人孔某甲耕地东北方向的延吉市朝阳川镇德新村55林班1小班,67林班4、6、7、8、9、12小班(2014年林相图变更为278林班的4、5、6、7、8、9、10、13、14、15、16、17、18、24小班)的林地失火。经鉴定,被告人孔某甲承包的农地内留有烧荒形成的篝火堆,篝火堆烧灼的碳化痕迹与火势蔓延的碳化痕迹连成一体,烧荒余火(隐性火)作为火种散落在植被上引燃植被,并随风向蔓延是导致此次森林火灾的直接原因。本次火灾山地过火面积共计31.85公顷,后变更为28.1197公顷。
公诉机关就上述事实,向法庭出示了书证、视听资料、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现场勘验笔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认为被告人孔某甲在农地内烧荒,失火,造成大面积林木过火,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失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孔某甲的辩护人辩护称,1、根据本案目击证人孙某甲等的证实情况应当排除被告人孔某甲家农地引起火灾的事实。2、本案中,林司鉴字(2015)376号物证鉴定结论,因未全面、认真进行现场勘查,没经过科学实验,仅凭鉴定人的主观想象和推测进行鉴定、依据不足。要求重新进行司法鉴定。3、检察机关调取的”专家咨询意见”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采信。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孔某甲犯失火罪的证据不足,被告人孔某甲无罪。
经审理查明,失火现场整体描述为地势处于南低北高的山坡,由南向北系山岗的岗梁。被告人孔某甲家农地位于西南侧岗梁处的山包上,岗梁向东逐渐向低处走的山沟,山沟系南北走向。孔某甲家农地东北侧隔一长条曲折的草楞子是由某某家农地。孔某甲家地东侧隔一片荒草楞子和自然道路的东侧是殷某某家农地。殷某某家农地北侧是沟趟子(沟内长满草木,是由西向东方向延伸,一直到沟底,沟底与向北方向的大树林相连。该沟趟子约中间处,与向北的一片小树林相连,又叫臭松林)。孔某甲家地东北侧和汤国富家地相连(汤国富家地呈南北走向的长条形)。孔某甲、汤国富家地的东侧是南北走向的荒草塄子。汤国富家地隔着荒草塄子(南北走向,较长)的东侧是刘某甲家地。刘某甲家地西侧有汤国富家地东荒草楞子、南有沟趟子、东北侧有小树林(小树林是西北、东南方向)包围。刘某甲家农地隔小树林的东侧是李某甲家农地。李某甲家农地四周是树林。总体描述为孔某甲家农地东侧山包的荒草塄子向北延续不远,往东与沟趟相连,该沟趟向东方向的往沟底延续,向北逐渐连接到大片树林。同时汤国富与刘某甲家之间的荒草塄子向北走向不远处,荒草塄子相隔的东侧逐渐和北侧的小树林基本相连。故与失火树林相连的有孔某甲家农地、殷某某家农地、汤国富家农地、刘某甲家农地、李某甲家农地、由某某农地。
2015年3月27日6时20分至8时期间,被告人孔某甲在延吉市朝阳川镇合成七队山上的自家耕地,带领妻子卜某某和徐某某等人将自家耕地里的玉米秸秆归拢成堆后予以焚烧。至8时许,被告人孔某甲见秸秆堆基本烧完,在未见明火和冒烟的情况下离开耕地。13时许,位于被告人孔某甲耕地东北方向的延吉市朝阳川镇278林班(2014年林相图)的4、5、6、7、8、9、10、13、14、15、16、17、18、24小班内,过火面积为28.1197公顷林地失火。经鉴定,被告人孔某甲承包的农地内留有烧荒形成的篝火堆,篝火堆烧灼的碳化痕迹与火势蔓延的碳化痕迹连成一体,烧荒余火(隐性火)作为火种散落在植被上引燃植被,并随风向蔓延是导致此次森林火灾的直接原因。本次火灾山地过火面积共计28.1197公顷。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采信的下列证据证明:
一、公诉机关指控犯罪事实成立的证据有:
1、身份信息证明,被告人实施犯罪行为时系成年人的事实。
2、抓获及破案经过证明,孔某甲系经公安机关传唤到案,没有自首及立功情节。
3、林权证及集体林转让合同证明,过火林地林权为孔某乙、白某甲所有,金东燮的56林班2小班未过火。
4、失火现场照片证明,过火地、林木失火情况及失火走向为由西向东、过火痕迹等。
5、孙某甲向公安人员介绍失火情况视频证实,其发现着火情时,孔某甲家地的东北侧与孔某甲家地西侧荒草塄子,没有着火。先是小黑松林着火,后小山沟里才开始燃烧。
6、孙某甲向公安人员提供照片证明,该照片是由证人孙某甲手机拍摄的,时间是在起火之后的2015年3月27日约1点57分36秒和2点01分02秒火场的情况。其证明目的是,证明起火点与公安人员认定的起火点不同。但该照片可见烟雾延一个方向(东北方向)蔓延,另可见孔某甲家地的东北侧已经燃烧完毕,左侧有青烟。
7、受委托鉴定人员现场勘查视频证明,证明受委托的鉴定人到某某,现场已有青草冒出,过火痕迹淡化。
8、公安人员现场勘查视频(随案移送)证明,侦查机关到过火现场,录制了过火后的整体情况。
9、证人卜某某(孔某甲妻子)证实,家住合成六队,2015年3月27日5时30分许,与丈夫孔某甲和邻居徐某某夫妻到位于德新山包北面的自家农地烧荒,其与邻居搂玉米杆,搂完后徐某某帮孔某甲烧荒,8时许烧完后离开农地,离开时没有看到明火,有牛粪的地方冒烟的事实。
10、证人徐某某证实,家住合成六队,2015年3月27日早6时许,其与妻子侯金玉帮孔某甲家烧荒。孔某甲把没有烧净的玉米杆搂在一起点燃,继续向孔某甲家北侧农地烧,搂堆的地方有烟,以及当日天气晴朗,风往东吹的事实。
11、刘某乙证实,其住合成七队,2015年3月27日德新一队着山火时,其到现场后走到德新一队农地和孔某甲家农地交接处。用手一摸,发现孔某甲家地烧过但是不热,与他交接处德新一队的农地是热的,地旁有两棵死榆树还着火,怀疑火是从德新一队烧过来,并告诉老文头,老文头说他碰见小刘,小刘说是从合成七队着的事实。
12、由某某证实,其是合成七队人,2015年3月27日,其在果园剪树时,看见冒烟知道着火了。后给小广子(姓孙,名子忘了)打电话,上山救火,上山后,看到有人在救火,火已经着到玉米地了,林子已经着没了,火是顺风烧到大树林的事实。
13、证人孙某乙证实,其是合成村七队村民,2015年3月27日6时许,看到孔某甲在烧荒。回家后,由某某给其打电话说南山冒烟,让带上锹看看,到山岗上,看到火已经进林子,并看到有二人在灭火(白某乙、于某某),以及当天风很大,有七级风,火是顺风进树林的事实。
14、证人孔某乙的证实,其住德新一队,2015年3月27日接村长白雪圆的电话西山着火,其开着拖拉机到山上看到山的西南侧小沟(即沟趟子)着火了,山岗梁上的小山包(孔某甲家地附近的小山包)已经烧完了还冒烟,当时火刚到小臭松林(又称小松林)下面玉米地头,小臭松林子还没有着,小臭松林子下面的玉米地没有着(即李某甲家地),后来火从沟里往东北玉米地和小树林里着,火势越来越太,进东北的大树林子里的事实。
15、证人杨某某证实,其住朝阳川镇,2015年3月27日,得知西山着火后,其开着四轮拖拉机到山上后。看见姓于的、白某乙、丁某某在救火,以及火是从最上面的小松树林向下着的火,烧到农地后,又向下方的大松树林里烧去的事实。
16、杨某某证实,其是德新村村民,2015年3月27日,丁某某告诉其说西山着火了,便与丁某某开着拖拉机上山救火,到火场最北侧树林附近救火的事实。
17、证人于某某证实,其住朝阳川镇东风村,2015年3月27日得知西山着火,13时40分许,其与白某乙第一个到山上救火,之后又通知村长白雪园,以及火是从地西面的山沟(即孔某甲家东侧的沟趟子)着过来的,顺着沟一直往北然后又向东侧直烧到最上方的松树林子里了,然后火顺树头被风吹到下方最大的松树林里的事实。其与白某乙到山上后,其在刘某甲农地北侧地头的荒塄子救火,当时刘某甲家玉米地还没着火,火是顺着沟趟子着火着到了小松树林,然后烧到了刘某甲家的地,沟趟子的火是从哪里着过来的没有看到,不清楚的事实。
18、证人芦某某证实,其住合成六队,2015年3月27日13时20分许,其发现西山着火了,并且在13点30分有个人从西方向出现,他站在山包顶上,又下到山包东面后,开着四轮车从东面往西上到山包后,经过孔某甲的玉米地,然后从农道向南面走,由于距离1000米左右,只看到是不认识男的,开的四轮车是红色的事实。
19、证人丁某某证实,其住德新一队,2015年3月27日,得知西山起火后,其坐着杨某某的四轮子上山救火,到山上后看到火是从合成七队西面的山包沿着荒草塄子烧到了沟里(即沟趟子),顺着沟烧到了一片小树林(小松林),之后风太大,顺着树刮到了大树林子里,点燃了大树林,以及在得知着火后,到白某乙家通知了白某乙的事实。
20、证人李某乙证实,其住德新一队,2015年3月27日,其和晋某甲、刘某甲帮李某甲安耙子。后在回家时发现西山林子冒烟,向村长报告后,上山救火了。其看到火是从西山林子的东北面顺着荒塄子烧下来的,烧到了沟里(即沟趟子),还没有烧到林子(小松林),当时刮西北风,塄子里面有草,后来风一吹就把点燃的草吹到小树林和大树林子里,点燃了林子,以及小林子附近的农地李某甲、刘某甲的地,他们都没有烧荒,大林子附近的农地在几天前就已经烧完荒的事实
21、证人晋某甲的证言证明,住朝阳川镇,到西山救火时,发现山包上有烧完的痕迹,山包东侧下面有个小榆树在冒烟,榆树下有个小荒塄子已经着完了,燃烧方向是从南到北,一直烧到小树林。
22、证人白某乙证实,其住德新一队,丁某某告诉其西山着火了。后和于某某到山上救火,当走到刘某甲家地时发现山火已经从山上快烧到刘某甲家地西南侧的小树林,其在刘某甲和李某甲两家地中间的荒草隔上打防火带,于某某在刘某甲家地里救火,以及火是从刘某甲家地西南面的山包(孔某甲家地的山包)着下来的事实。
23、证人支某某证实,其住朝阳川镇,2015年3月27日12时48分,接到德新村村长白雪园的电话得知西山林地失火后,向森林公安大队报案的事实。
24、证人刘某甲证实,其住德新一队,在得知西山着火后,其与李某乙、晋某甲上山救火,到山后看到山火已经烧到其家农地西侧的沟趟子,顺着沟塘往山下的小树林着,我们三个就在沟塘西侧下方救火,后风大火进入我家农地西南侧的树林,火上树后又进入东侧的大树林。以及当天上午给父亲刘才搬家,午饭后又帮李某甲的拖拉机按耙子,没有到山上烧荒的事实。
25、证人王某甲证实,其住德新三队,2015年3月27日7时30分许,其帮刘某甲的父亲刘才搬家,刘某甲也在搬东西的事实。
26、证人刘某丙证实,其是刘某甲的妹妹,2015年3月27日刘某甲经帮父亲搬家,未离开的事实。
27、证人孙某丙证实,2015年3月27日上午,刘某甲在给其父亲搬家的事实。
28、证人王某乙证实,2015年3月27日上午,刘某甲在搬家的事实。
29、证人刘某丁证实,2015年3月27日上午,刘某甲在搬家的事实。
30、证人李某甲证实,其住德新一队,2015年3月27日,其与儿子李某丙一起到朝阳川镇买拖拉机没有到山上烧荒的事实。
31、证人李某丙证实,其住德新一队,2015年3月27日,其随父亲李某甲一起到朝阳川镇买拖拉机。之后,刘某甲、晋某甲、李某乙帮忙安装耙子,以及其家人未烧荒的事实。
32、证人殷某某证实,其住德新一队,这次山火之前的2015年3月25日,其与白某乙、白广智、沙宝龙先去白某乙家的农地烧荒,又将其租种的农地烧荒的事实。
33、证人白某乙证实,其住德新一队,2015年3月25日,与殷某某、白广志、沙宝龙先烧其的地,又烧了殷某某的农地的事实。
34、孙秋莲证实,住合成七队,2015年3月27日,其在合成七队南山梯田塄子烧荒,以及看见孔某甲、徐某某在合成七队南山上烧荒的事实。
35、姜某某(刘某甲妻子)证实,其住德新一队,其家与文东燮是邻居,2015年4月中旬某日,有个开拖拉机的和文东燮说话,并用手指我家方向,其就质问文东燮往我家指什么,文也骂骂咧咧的,我把给他骂了。另证实,3月27日山上着火那天,丈夫刘某甲给父亲搬家、卸化肥去了。
36、失火现场照片证明,孙秋莲家农地距失火山岗梁600米(位于孔某甲家地西北侧约600米),结合现场勘查,发现孙秋莲的农地烧荒痕迹与林地失火没有可燃物相连之处,可排除其家失火的可能。
37、由某某证实,其住合成七队,2015年3月27日,其在合成七队南山沙包地烧荒,其农地西侧为孔某甲家地,当日孙秋莲家也在烧荒,以及发现失火后,告诉了孙路吉并与孙路吉一起到南山岗,此时火着到大树林并顶风着到山岗玉米地头的事实。
38、由某某家农地环境照片证明,由某某的农地虽然烧荒,但未失火,农地边界上枯草与着火点没有相连的痕迹。经综合分析,排除其农地失火的可能。
39、被害人文东燮证实,其住德新一队,3月27日12时以后发现其林地被烧,以及现场看救火的人在说是德新的人干的,其说不是你们队(合成村)人烧荒就是我队(德新村)人烧荒造成的。
补侦时,其称着火那天没有遇见过小刘(刘某甲),没有和刘某乙说过是我村的人点的。但确实有一个女的骂过我。
40、被害人白某甲的陈述证实,3月27日其的林地有27余公顷被烧的事实。
41、被害人孔某乙的陈述证实,3月27日其的林地有15公顷左右被烧的事实。
42、现场勘查笔录,证明勘察时间为2015年3月27日14时26分。公安人员到达火场山包后(孔某甲家地),发现火势已经进入山包下的大片树林里。发现山包上有明显过火痕迹,山包皆为玉米地垄,地表上有多处碳化的玉米秸秆,在山包东侧有三推牛粪,牛粪有过火痕迹。据观察发现山包东北侧地与荒草楞子相连,荒草楞子上的荒草已被烧毁,此荒草楞子一直延至北侧农地,是各家明显的分界线(该荒楞子为南北走向的分界线,东侧为刘某甲家地,西侧为汤国富家地)。荒草楞子上还有两株榆树在冒烟,顺着荒草楞子向北侧走发现荒草楞子东侧有一个沟塘子,沟塘子的林木皆已失火。过火树木根部东侧有大量烟熏痕迹。在沟趟子北侧有一大块玉米地(刘某甲家地),玉米地上有四条玉米秸秆垄,皆已过火。该玉米地的荒楞子已经过火,颜色为黑色,是荒草楞子燃烧后的碳化剩余物,因现场风速极大,火势已经蔓延至山上的大片林的下方(东北方向),紧邻的德新村一队的民房。
43、延边朝鲜自治州森林调查规划院作出的延林涉字(2016)第148号鉴定报告,在延吉市森林公安大队高军、韩景荟的指认、见证人袁某某的见证下,委派高强、安万石进行现场测量结论是,涉案地块位于延吉市朝阳川镇278林班(2014年林相图)的4、5、6、7、8、9、10、13、14、15、16、17、18、24小班内,过火面积为28.1197公顷。
44、证人支某某证实,其是延吉市朝阳川镇的工作人员。自2015年3月27日发生的火灾后,该地段没有发生火灾。
45、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物证鉴定书证明,孔某甲承包的农地内留有烧荒形成的篝火堆,篝火堆烧灼的碳化痕迹与火势蔓延的碳化痕迹连成一体,烧荒余火(隐性火)作为火种散落在植被上引燃植被,并随风向蔓延是导致此次森林火灾的直接原因。
46、上述鉴定部门出具专家咨询意见证明,同时鉴定人黄某某出庭作证,鉴定结论是根据现场碳化痕迹的勘察,当时的风向的气象资料,综合证明总体火的燃烧方向是由东南向北的方向。且解释由于火灾现场地势相对平坦,从大方向上不可能形成逆风而上的火势。
47、犯罪嫌疑人孔某甲的供述和辩解证实,其承认2015年3月27日6时20分至8时许,在合成七队的山包上,其与妻子、和徐某某及妻子四人一同在其家农地烧荒的事实,烧荒时将玉米秸搂成了堆,离开时没有明火、冒烟等情形。
二、被告人孔某甲提供如下反证
1、证人孙某甲证实,其住合成村,2015年3月27日12时40分许,其到农地干活时看到老黑山北侧农地有四趟玉米秸子在燃烧,但没有看到人,之后看到小片黑松林子(又称小松树林)燃烧,第二次再看时小林子南侧已经着火,并看到有两个人在救火,以及其用手机将失火现场拍照的事实。着火初期,与孔某甲农地相连的荒草楞子及沟趟子没有燃烧,是后期火顶风引燃的事实。
孙某甲当庭又证实,其约在当日12点40-50分开拖拉机往山上走,发现火在刘某甲家地的玉米秸处着火,后来火着到树林里去了,当时地里有两个人,上边还有一台拖拉机。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其站在山包上看,南边沟趟子没着火,荒塄子着了一半,是沿着荒草塄子逆风向西南边着火的。
2、王某丙当庭证实,当日约12点10分左右,因有事需要到大马的亲属家去,其开四轮子路过孔某甲家地时未发现着火。
3、侯某乙证实,当日12点10分左右,因为要起风了,和丈夫开车路过孔某甲家地时,没有着火,途中还遇到了王某丙。
4、马宝臣当庭证实,着火的次日听刘某乙说,刘某乙听文东燮说是他们队里的人点的,当时还有个女的(姜某某)骂了文东燮。
综上,根据被告人孔某甲和其妻卜某某、证人徐某某的陈述,及相关现场勘查,能某某认定,2015年3月27日8时左右孔某甲家烧过玉米杆,且当时将玉米杆搂堆燃烧,离开时有牛粪冒烟的事实。根据鉴定机构中气象资料的证明,当日是四级风,孙某乙证实着火当时风很大,有七级风,证人侯某乙证实,大概12点10分左右,要起风了。
证人刘某乙证实:”火是从南面的树林烧过来的,…”,证人由某某证实:”其和孙某乙差不多同时到南山岗,到南山岗时,火已着到大树林,火烧到到山岗的玉米地头的事实”;证人由某某证实:”和孙某乙到山上后,火已经进玉米地了,林子已经着没了,火是顺风着的,当时风很大…”;证人孔某乙证实,”开拖拉机到山上,看到山的西南侧小沟着火了,山岗上的小山包(孔某甲地所在的山包)已经烧完了,还冒烟,当时火刚到小臭松林下面的玉米地头,小臭松林还没有着,小臭松林下面的玉米地没有着,后来火从沟里往东北玉米地和臭松林(小树林)着,…,进东北大树林子里的事实。”;证人杨某某证实:”火是从最上面高处的小松树林向下着的火,烧到农地后又向下方的大松林里烧去了。”;证人于某某证实:”火是从西面的沟里(沟趟子)过来的,顺着沟一直往北又向东侧直烧到最上方的松树林里了,然后火顺着树头被风吹到最下方的大松树林里,同时证实其与白某乙到山上后,自己在刘某甲农地北侧地头的荒塄子救火,当时刘某甲家农地没着火,后来烧到地里,火是顺着沟趟子着到了小松树林,然后烧到了刘某甲家的地,沟趟子的火是从哪里着过的没有看到,”;证人丁某某证实:”其坐杨某某车上山,到山上后看到火是从合成七队(孔某甲的地位置)西面的山包沿着荒塄子烧到了沟里,顺着沟烧到了小树林,之后风太大,顺着树刮到了大树林子里,点燃了大树林”;证人李某乙证实:”…看到火是从西山林子的东北面顺着荒草塄子烧下来的,烧到了沟里(指沟趟子),还没有烧到林子,当时刮西北风,塄子里面有草,后来风一吹就把点燃的草吹到小树林和大树林子里,点燃了林子”;证人晋某乙证实:”发现山包(指孔某甲地附近)上有烧完的痕迹,山包东侧下面有棵小榆树在冒烟,榆树下有个小荒塄子已经着完了,燃烧方向是从南到北,一直烧到小树林。”;证人白某乙证实:”和于某某到山上后,走到刘某甲家地时发现山火已经从山上快烧到刘某甲家地的小树林,自己在刘某甲和李某甲两家地中间的荒草隔上打防火带,于某某在刘某甲家地里救火,以及火是从刘某甲家地西南面的山包着下来的事实”,以上证人的证言互相印证,能某某证实,火是从位于西南侧的孔某甲家地的山包处,荒草塄子顺着沟趟子向下(向即东),燃烧到刘某甲家地里的,燃烧了小树林,再往北连接进大树林的。同时沟趟子往下(东),再往北也能烧进大树林的。同时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根据证人证实的基本情况,现场勘查的风向、碳化痕迹等勘察结论作出:”孔某甲农地的农地内留有烧荒形成的篝火堆,篝火堆烧灼的碳化痕迹与火势蔓延的碳化痕迹连成一片,烧荒余火(隐性化)作为火种散落到植被上引燃植被,并随风向蔓延是导致此次森林火灾的直接原因”。以上,孔某甲家地烧结杆时搂堆,离开时隐性火未彻底熄灭是引发火灾的基础,隐性火借中午风力突然加强的天气条件,导致了本次火灾的发生。
根据尹丙夫、白某乙的证言,能某某认定殷某某家地在此次失火前的3月25日已烧秸秆完毕。孙秋莲的证言及现场照片,能某某认定孙秋莲在3月27日也烧过秸秆,但其家农地离孔某甲家地的东北侧有约600米距离,同时无与燃烧处相连的痕迹。故排除孙秋莲家地引发火灾的可能。领查明,汤国富家地在2014年秋天早已烧秸秆结束。根据证人刘某甲、王某甲、刘某丙、孙某丙、王某乙、刘某丁的证言证实,能某某认定火灾当日的同年3月27日,刘某甲家未到自家地里烧过秸秆。李某甲家亦未到其农地烧秸秆。故排除了与起火点相连的除被告人孔家发家外,所有人员焚烧秸秆的可能。故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成立。
对于被告人的辩护人提供的反证,其中证人王某丙和侯某甲的证实的真实性,与其他证据并不矛盾,但该证据无法证明,其后的时间点是否发生了火灾。马宝臣证实着火当日德新一队文东燮说过:”知道是他们屯的人点的,…”,但经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后,文东燮否认了该传来证据的真实性,且有证人姜某某的证言佐证,故该证据的真实性不能采信。证人孙某丁,”当日12点40-50分之间,其从南侧的家里出来,开车回头,发现火时,火是在刘某甲家地第一趟玉米桔开始着,以为是烧秸秆,没有在意。又过了20分钟,发现黑烟特别大,知道着火了,即站在高处看火情,看见刘志清家东侧的小树林着火了,并且看到两个人在树林东边,黑松林处停着挂着耙子的拖拉机(与杨某某和于某某的陈述相同)。当时没有看到沟趟子着火,汤国富和刘某甲家中间的荒草塄子已经逆风着了一半了”。可见,证人孙某甲证实其准确看到,第一次看到着火时,火在刘某甲家四趟玉米秸燃烧。第二次看时,小树林子已在小树林着火。该部分内容和其它证人证实的内容并不矛盾。但此时是火从孔某甲家地,燃烧到该处的阶段,孙某甲亦称第一次看时开拖拉机上山时,之前其并没有看见。孙某甲在检查阶段和当庭作证时,称看见火顺着刘某甲家地的荒草塄子逆向烧的,且该内容是孙某甲在后来补充证实的,非为原始的证言,其真实性相对较小。被告人孔某甲和辩护人认为在一定条件下,火可以因地势、气流等原因逆风燃烧。根据自然规律,火虽可以缓慢向四周蔓延性燃烧,但火势的总体方向和风向总体是一致的。其他多位证人能某某证实,孙某甲发现火在刘某甲家地里时,刘某甲家西南侧,即孔某甲家往东、往北的部分的燃烧物(山包、沟趟子)已经燃烧完毕,故排出了孙某甲所证实火沿着刘某甲家地西侧荒草塄子往回烧的事实。且该辩解没有相关证据支持。相反,各种证据均证明系由西南(孔某甲家地的山包),向东北方向燃烧的。被告人和辩护人对证据的质证意见不符合客观规律,缺乏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根据公诉机关举出的证据能某某证实,火灾系由被告人孔某甲家在承包的农用地上燃烧秸秆,未能尽注意义务,隐火未完全熄灭,在天气变化、起风后,隐性火散落在植被上,引发了火灾。被告人孔某甲因过失行为引起火灾,其行为已构成失火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孔某甲的辩护人提出的对事实的辩护意见,无证据支持,不予采纳。鉴于被告人孔某甲犯罪情节较轻,本院根据被告人孔某甲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后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孔某甲犯失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具体起止时间以执行通知书为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邓永富
审 判 员  金光日
人民陪审员  张恩慧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卢天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