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钱建芳与张家港市杨舍镇人民政府行政确认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7-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5)苏中行终字第0031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钱建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家港市杨舍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杨舍镇政府),住所地张家港市杨舍镇。
法定代表人葛晓明,镇长。
上诉人钱建芳因要求确认拆迁补偿协议违法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张家港市人民法院(2015)张行初字第00146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9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5年张家港市修建市区东二环路涉及钱建芳所在区域农村房屋拆迁。1995年5月12日,钱建芳与原张家港市乘航镇人民政府村镇办(现已并入杨舍镇政府)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书》,就补偿、安置达成一致意见。钱建芳认为存在未征先拆、违法审批等行为,于2015年5月提起本案诉讼,要求确认该协议违法并赔偿损失。
原审法院认为,钱建芳的起诉已超过2年。据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驳回钱建芳的起诉。
上诉人钱建芳上诉称,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与吴永义等22人于1995年5月12日左右分别与原张家港市乘航镇人民政府(现被上诉人)村镇办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书》,从该补偿协议书的内容看,既未告知上诉人有诉权,也未告知起诉期限,因此本案的起诉期限应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拆迁补偿协议书中并未提到征用土地,因此上诉人并不知道该协议是可诉的行政行为。且在2015年之前,拆迁补偿协议系民事协议,不具有行政合同的性质,因此即便上诉人签订了涉案协议,也并不知道该协议作为具体行政行为的可诉性。2015年5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将拆迁补偿协议纳入了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因此,涉案拆迁补偿协议具有行政可诉性,上诉人知道涉案拆迁补偿协议的时间应从2015年5月1日起计算。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应适用20年的起诉期限。涉案拆迁补偿协议系因征用土地而产生的行政合同纠纷,系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应适用上述规定。涉案拆迁补偿协议签订的时间是1995年5月12日左右,至一审起诉之日(上诉人邮寄起诉材料时间为2015年4月22日)止并未超过20年,人民法院应予受理该起诉。故请求依法撤销原审裁定,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杨舍镇政府答辩称,上诉人的起诉已经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依法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双方于1995年5月签订的拆迁补偿协议不存在违法情形且已全部履行完毕,不能用今天的标准去衡量20年前的事情,特别是具体的补偿标准更应当客观地放在当时的环境中去作出分析判断。综上,请求维持原审裁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1995年因东二环路项目,原张家港市乘航镇人民政府(现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在内的被拆迁人协商进行拆迁。上诉人钱建芳向原审法院起诉时没有提交其与原张家港市乘航镇人民政府村镇办(现已并入杨舍镇政府)签订的拆迁补偿协议,但被上诉人对该事实予以认可,并表示双方签订协议的时间在1995年5月。
以上事实由信访材料、当事人陈述等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的规定,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应当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本案中,被上诉人因东二环路项目以拆迁人的身份与上诉人进行协商,并于1995年5月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该协议并不具有行政法上的权利义务内容,不属于行政协议,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综上,上诉人提起本案诉讼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原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陈芝颖
代理审判员  赵 芬
代理审判员  林 磊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丁韵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