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时秀文与沈玉珍、任丘市华社科技有限公司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1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冀09民终538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沈玉珍,女,1966年3月16日出生,汉族,沧州市十三化建下岗职工,现住任丘市。
委托代理人:王天军、张琳,河北傲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时秀文,女,1953年3月2日出生,汉族,华油随矿家属,住任丘市。
委托代理人:王会才,男,1950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华油设计院退休职工,住任丘市。
原审被告:任丘市华社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任丘市建设东路华油设计院院内。
法定代表人:刘志勇,该公司经理。
上诉人沈玉珍因与被上诉人时秀文、原审被告任丘市华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社公司”)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任丘市人民法院(2016)冀0982民初19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沈玉珍上诉请求: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被上诉人无任何证据证明存在狗撞人的事实,一审法院仅凭被上诉人的描述就认定上诉人沈玉珍是本案的侵权责任人,属主观臆断,证据不足。通过被上诉人提供的病例可以看出,被上诉人在住院期间并非仅对摔伤情况进行治疗,其自行增加了骨质疏松和高血压的治疗,该治疗与本案伤情无关,属被上诉人自行扩大损失,不应由上诉人承担。护理器的具体情况应当由有资质的鉴定机构予以鉴定,不能仅凭医院的诊断证明认定,故一审法院认定护理器为90天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时秀文辩称,被上诉人在医院根据医生的安排进行治疗,并没有加大损失。上诉人的狗伤了人,其应赔偿我的损失。
原审被告任丘市华社科技有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也未提交任何答辩意见。
被上诉人时秀文向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依法判令沈玉珍、任丘市华社科技有限公司共同赔偿医疗费、交通费、护理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共计27348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2月12日7时许,时秀文在华北石油科研小区西侧公共花园活动时,被沈玉珍饲养的黑色豺狗撞倒,时秀文受伤后被送至华北石油总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腰1椎体压缩骨折;骨质疏松症;××2级。时秀文2016年2月20日出院,住院8天,支付医疗费9299元,其中沈玉珍垫付医疗费1495.4元。该院医嘱记载:卧床3个月,陪护1人。时秀文住院期间及出院后由其女儿王美荣护理。王美荣系城镇户口,没有稳定工作。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身份证、建安派出所询问笔录、急诊病历记录、出院记录、诊断诊断证明书、收费收据、费用明细单等证据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78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由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减轻责任”。沈玉珍饲养的黑色豺狗撞倒时秀文,致使时秀文受伤,事实清楚,沈玉珍辩称其饲养的狗没有造成时秀文受伤,猜测时秀文自己摔倒或不排除几条狗打闹吓倒时秀文摔倒等理由,没有证据证实,故对其抗辩不予采信;沈玉珍没有证据证实时秀文有故意或重大过失行为,且未对饲养动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时秀文受伤,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时秀文支付医疗费9299元,有相关收费票据证实且双方当事人确认,予以支持。时秀文主张营养费3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均没有证据证实,不予支持。时秀文住院和出院应需护理,但其主张护理费12000元过高,按照河北省2016年度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时秀文住院期间参照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计算为8*52409/365=1149元,时秀文出院后参照城镇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计算为90*26152/365=6448元,时秀文护理费共计7597元。综上,时秀文损失共计16896元,该损失由沈玉珍赔付时秀文,扣除沈玉珍垫付医疗费1495.4元,沈玉珍再赔付时秀文15400.6元。华社公司不是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一、沈玉珍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时秀文医疗费、护理费共计15400.6元。二、驳回时秀文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40元,由时秀文负担105元,沈玉珍负担135元。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证据。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本案中,建安派出所询问笔录足以证实上诉人饲养的狗将被上诉人撞伤,上诉人主张其饲养的狗未撞伤被上诉人,但其未提供证据支持,故对上诉人的该项主张不予认可。被上诉人虽经诊断存在骨质疏松症和高血压,但上诉人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支付的医疗费中存在治疗高血压和骨质疏松症的费用,故对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过分治疗的主张不予支持。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由医院的诊断证明可知,被上诉人需要卧床三个月,故一审法院支持90天的护理期并无不妥,另外,被上诉人的护理人员其女儿无固定收入,一审法院支持时秀文住院期间参照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计算,出院后参照城镇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计算为并无不妥。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85元,由上诉人沈玉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冉 旭
代理审判员  温丽梅
代理审判员  孙雅静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冯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