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叶大文虚开发票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111刑初646号
公诉机关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叶大文,男,1985年5月10日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初中文化,系福州夏酉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福州捷立达贸易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住福建省福州市马尾区。因本案于2015年12月8日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于2016年12月7日被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朱柏涛,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傅程,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晋检诉刑诉(2016)63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叶大文犯虚开发票罪,于2016年11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李玉芫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叶大文及其辩护人朱柏涛、傅程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叶大文通过“二哥”(另案处理)注册成立了福州夏酉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福州捷立达贸易有限公司两家公司。被告人叶大文在公司成立后便来到在建项目工地推销发票。在此期间,向福建六建集团公司、福建省二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福建建工集团总公司等多家企业联系了代开发票事宜。经协商,被告人叶大文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向上述企业开具发票,并按照开票金额的0.7%-1.7%收取手续费。2014年1月到2015年4月,被告人叶大文以福州夏酉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福州捷立达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一共向福建六建集团公司、福建省二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福建建工集团总公司、福州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福州三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10家公司开具了70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经福州市国家税务局鉴定均系大头小尾发票,开票总金额达45352049元,被告人叶大文共从中赚取约31万元的手续费。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的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叶大文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虚开金额累计45352049元,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之一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虚开发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叶大文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属自首,可以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请法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叶大文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不持异议,并自愿认罪。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叶大文具有自首情节,且其无其他前科劣迹,认罪态度好,其当庭表示愿意退缴全部非法所得并愿意主动缴纳罚金,请求对被告人叶大文从轻或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叶大文为牟利,通过“二哥”(另案处理)注册成立了福州夏酉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夏酉公司)、福州捷立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立达公司),专门从事对外代开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业务,并按照所开的票面金额从中赚取手续费。2014年1月至2015年4月,叶大文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夏酉公司、捷立达公司的名义向福建六建集团公司、福建省二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开具了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共计70份,并按照开票金额0.7%至1.7%不等的比例收取开票手续费共约310000元。经福州市国家税务局鉴定,涉案发票均系“大头小尾”类型发票;经专业审计,涉案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总金额达45352049元。2016年12月8日,被告人叶大文退出涉案赃款共310000元,暂扣在案。
诉讼中,福州市马尾区司法局通过审前调查评估,认为被告人叶大文符合社区矫正的条件。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情况说明、银行查询情况说明,证明公安机关经过对相关线索内的涉案银行账户进行查询,确认了涉案的福州夏酉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涉嫌以“大头小尾”等方式对外代开发票的事实。
2、到案经过及破案经过,证明本案由福州市国税稽查局将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叶大文于2015年9月25日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的事实。
3、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及工商注册申报材料等文书资料,证明福州夏酉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福州捷立达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基本信息。
4、户籍证明,证明叶大文的户籍信息。
5、银行交易明细,证明福州夏酉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夏酉公司)的对公账户、福州捷立达贸易有限公司的对公账户、叶大文等人的涉案银行账户的银行交易明细。
6、接受证据材料清单,证明公安机关接收福州市鼓楼区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福州建工集团总公司、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提供的涉案的福建省增值税普通发票、进账单等文书材料。
7、证人赵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她是福州市鼓楼区第二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鼓楼二建)的出纳。2014年1月左右,鼓楼二建急需现金套现用于支付工人工资,她当时通过朋友联系到叶大文,通过电话沟通谈好开票的票点(约为1.3%)以及发票金额、品名、数量等具体开票事宜之后,叶大文于2014年2月初将开好的发票鼓楼二建的单位楼下。她将发票取到后网上验证后是真票后,交给项目施工工头,由鼓楼二建公司的老总叶某某签字后入账。一般来说,鼓楼二建公司会把材料款转到叶大文提供的夏酉公司的银行帐户,夏酉公司在扣掉双方谈妥的手续费后,再将剩余的材料款打到她的个人帐户上,她再汇给工头用于支付工人工资,还有一些是工头之前欠鼓楼二建公司的钱,她会提现出来存入公司的账户,她个人没有从中获利。叶大文以夏酉公司的名义向鼓楼二建开具的福建省增值税普通发票共6份,发票的金额总计为308万元。
8、证人林某甲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4年9月,她到福州建工负责的工地项目上推销油漆,当时她有告诉工地的采购人员小吴到她这里买油漆可以开具正规发票。后来小吴找到她开具转账所需要的发票,她就帮忙小吴从夏酉公司开具正规发票。2014年9月,小吴打电话称福州建工集团总公司需要开具发票进行转账套现,并将开票的金额通过短息发给她,她再转发给叶老板,之后叶老板就把开具好的发票送到小吴那边。她不知道叶老板以夏酉公司的名义向福州建工集团总公司代开了多少份发票,这些发票的总金额小吴曾经说过,但是她忘记了。当时她推销油漆的时候小吴也在场,所以小吴认为上述开票业务都是她来做的,但实际上都是由叶老板去具体操作开票的事情,她本人不清楚具体情况,她只是为了多认识一些工地项目的人好推销自己的油漆生意,她也是经人介绍认识了叶老板。
9、证人吴某甲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他是福州建工集团总公司承建金山“新榕·金城湾”第一期的建筑项目的采购员。2014年,林某甲来到他负责的工地上推销油漆,她当时称其可以代开正规发票并保证是真票、票点是1.7%,还留下了一张名片。他们若采购正规品牌的油漆的票点是4%,所以他之后就联系了林某甲单独开票,开好票后送到他们的工地上,再由他交给工地项目的财务负责人黄某某,黄某某将发票交给福州建工财务部验证是真发票后,福州建工将材料款转到夏酉公司的账户,林某甲在扣除他们之前谈妥的手续费后将余款打回黄某某的个人账户上。夏酉公司一共为他们开具了2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票面总金额为185万元。
10、证人黄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她是福州建工(集团)总公司承建金山“新榕·金城湾”第一期的建筑项目会计。2014年9月左右,吴某甲问她能否向夏酉公司买1.7%票点的发票,由于当时工地上购买其他油漆的票点很贵,她就同意吴某甲的建议,用于套现支付材料款。她将从吴某甲处拿到的发票拿到福州建工财务部验证是真票后,由福州建工汇材料款到夏酉公司的银行账户,夏酉公司在扣除手续费之后将余款打到她的个人账户上。夏酉公司共为福州建工开具2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金额总计185万元,她个人没有获利。
11、证人石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他是福州三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桥公司)的员工且系该公司所承建的福隆山水湾项目的负责人。2014年6月,他经人介绍认识了叶大文,之后为了套现支付工人的工资,他曾联系叶大文开具正规票,后叶大文以夏酉公司的名义为三桥公司出具1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金额是509250元,夏酉公司在收取三桥公司汇入的款项并扣除之前谈好的票点即0.7%(约3500元)之后,夏酉公司将余款汇回。此外,叶大文还以捷立达公司的名义为其开具了2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总金额是1475165元,他为此支付了开票金额0.7%的手续费约10000元。他们之间没有真实的货物交易,就是纯粹的开票。
12、证人吴某乙的证言,证明她是个体户,由于其没有办法开具正规发票给省二建公司,就找了叶姓男子开具发票,她将需要开票的品名、数量和金额告诉叶姓男子,该叶姓男子开好发票之后通过快递送给她。她要求叶姓男子开具了一张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开票金额是170167元,票点为1.5%,她为此支付了手续费2500元给叶姓男子。
13、证人林某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他是名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工头,负责接桩的项目。2014年10月,他认识一个自称能开具发票的叶大文。他为了能买发票报账套现支付工人工资,就和叶大文谈好开票的手续费以0.7%至0.8%的开票金额计。叶大文以夏酉公司的名义为名筑公司开具了2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总金额为972475元,经名筑公司财物核验系真票,他为此支付了手续费约7000元。
14、证人林某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他是名筑实业项目部的负责人。名筑公司承建闽侯上街阳光理想城相关项目时,为了将施工的货款从名筑公司套现出来周转使用,他联系了之前在工地上认识的自称可以开发票的叶大文。叶大文以夏酉公司的名义为他开具了1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金额是547691元,他为此支付给叶大文手续费约3800元,发票手续费是之前谈好的月0.7%的票点来计算的。
15、证人林某丁的证人及辨认笔录,证明他是挂靠在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下面承建中庚大酒店项目部的主管。2014年6月,叶大文到他的工地上自称可以开具发票且票点比较便宜,为了持正规发票去省六建领款,他就联系叶大文开具发票。他将需要开具的发票内容告诉叶大文后,叶大文按照要求出票,他再拿着发票到省六建财务部、由省六建财务部将款项汇到叶大文的捷立达公司的账户,叶大文在扣除开票手续费后将余款打回中庚大酒店项目部的个人账户。叶大文以捷立达公司的名义为他开具了14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票面金额总计为7521542元,他共向叶大文支付了约5万元的手续费。他们之间没有真实的货物交易,就是单纯的开票。
16、证人唐某某的证言,证明他在福建盛宁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所承建的长乐体育中心BT代建项目工作,经人介绍认识了叶大文。叶大文以捷立达公司的名义为其开具了25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金额共计1700余万元,他们谈好开票点是1.2%,他没有见过叶大文本人,都是电话联系的。
17、证人林某戊的证言,证明他在福州三桥建筑公司的员工。叶大文以捷立达公司的名义为三桥公司开具了2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金额为1143648元,开票点为0.7%。
18、证人陈某甲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他在福建建工集团总公司担任武夷花园二期的项目经理。2015年初,他认识了推销开具发票业务的叶大文。后来他由于需要发票去建工公司冲抵开支,就和叶大文联系开票事宜,约定了开票手续费为票面金额的1.6%。叶大文以捷立达公司的名义为他开具了一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开票金额为975351元,他支付给叶大文约15000元的手续费,他和叶大文之间没有货物交易。
19、证人林某己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他是福建胜奇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的经理。胜奇公司在承建福建物构所纳米研究平台工程项目时,叶大文到工地自称可以开具正规发票,他为了及时获得承建工程的拨款,就找了叶大文开具发票。叶大文以捷立达公司的名义为他开具了5份发票,开票金额共计5000000元。之后他也按照之前约好的0.7%的票点支付给叶大文手续费,具体的金额以银行交易资金为准。
20、证人温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他系福州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承建的三江城项目部的水电负责人。2014年4月左右,叶大文到三江城的项目工地上自称可以对外开具发票。之后叶大文以捷立达的名义向他开具了6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并按照0.7%的票点向他收取了开票手续费共27222元,票面金额共计3888879元。他和叶大文之间没有真实的货物交易,三建财务部门在核对发票真伪后会将相应钱款汇到叶大文提供的账户下,叶大文自己扣除开票手续费后将余款汇到三江城项目部负责人林某庚指定的陈某乙的账户内。
21、证人林某辛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他是挂靠在福建省六建集团有限公司所承建的融信又一城项目的会计经理。2014年7月,省六建有一笔款项要转给他且需要他提供正规发票,他就找了他们的项目部财务经理林某壬处理,后来林某壬提供了叶大文的联系方式,他随后就和叶大文联系开票事宜。他向叶大文提供需要开票的品种等信息,叶大文开好票后交给他,他将票拿到六建的财务部门核实,最后再由省六建汇款至叶大文提供的账户内,叶大文扣除开票手续费(事先约定票点为0.7%)后将余款汇给他们的项目部财务的个人账户内。叶大文以捷立达公司名义向他开具2份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并收取了开票手续费共13650元,开票的金额合计为1950000元。他和叶大文之间没有实际的货物往来交易。
22、被告人叶大文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他于2014年通过“二哥”注册成立了福州夏酉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并以这家公司的名义对外出售发票。因为在那之前他一直都没正经事情做,在打工的时候听说福州的建筑企业需要很多的发票,可以成立一个公司专门对外代开发票赚钱,所以他就成立公司为别人代开发票并从中盈利。夏酉公司实际是一个空壳公司,没有实际经营,他成立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对外代开发票从中赚取手续费,公司的发票都是他从福州市鼓楼区国税局领购的,都是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他记不清楚具体另够了多少本发票,以公安机关查证的为准。他对外开具的发票联与存根联不相符,均是以“大头小尾”的形式开具发票。一般来说,需票的客户会将需要开票的金额、开票单位及品名等开票信息告知他,他把这些开票内容按照客户的要求输入电脑,有时候是客户打电话约地方拿票,有时候是他按照客户要求送到指定地点。当客户将款转到公司帐户后,他在扣除开票手续费(一般票点为0.7%)后会将余款转款到客户指定的账户内。经过对统计表格的辨认,他以夏酉公司的名义为名筑建工公司等企业开具了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共13份,开票金额合计7129583元,开票点数即手续费为0.7%至1.7%不等,共赚取开票手续费约是49000元。另外,他还在2014年春节后通过“二哥”又注册成立了福州捷立达贸易有限公司,也是为了从事对外开票并从中赚取开票手续费。之后,他以捷立达公司的名义为福建六建集团公司、福建省二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开具福建增值税普通发票共计57份,开票总金额为38222466元,一般开票点均是0.7%,他共从中获取开票手续费约是26万元。
23、(2015)榕国税货函080号、070、103号函,证明福建省福州市国家税务局对公安机关送交的70份增值税普通发票进行鉴定,均系“大头小尾”发票,即票面信息与防伪税控系统信息不一致。
24、闽海财审字(2016)第434号审计报告,证明经专业机关审计,涉案的70份发票的总金额为45352049元。
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各证据间能够相互印证,并经庭审举证、质证,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叶大文违反国家发票管理制度,虚开普通发票达70份,涉案金额达人民币45352049元,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发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被告人叶大文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其归案后能主动退出违法所得并积极缴纳罚金,有悔罪表现,且其具备监管和帮教条件,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被告人叶大文在缓刑考验期内,必须依法接受社区矫正。辩护人关于叶大文系投案自首且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积极退赃及主动缴纳罚金,建议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于法有据,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之一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七十六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叶大文犯虚开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二、被告人叶大文退缴的非法所得人民币三十一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颜哲晖
人民陪审员  黄燕玲
人民陪审员  傅春声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吴江前
附:本案适用的相关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零五条之一虚开本法第二百零五条规定以外的其他发票,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第七十六条对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如果没有本法第七十七条规定的情形,缓刑考验期满,原判的刑罚就不再执行,并公开予以宣告。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