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原告中山市三色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深圳市安澜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4-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州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广海法初字第871号
原告:中山市三色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坦洲镇。
法定代表人:陈炳真,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廖超凤,该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蔡虎,广东众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圳市安澜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
法定代表人:周婉君。
委托代理人:张小峰,广东信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余春圃,广东信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中山市三色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为与被告深圳市安澜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于2014年8月22日向本院起诉,2014年9月25日补正起诉材料,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23日召集双方当事人庭前交换证据。因被告在答辩期内提出管辖权异议,本院于2014年11月11日作出裁定驳回被告的管辖权异议。被告不服上诉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2月11日裁定驳回被告的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廖超凤、蔡虎,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张小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因一批货物(15”彩色电视机共1350台,货值34425美元)需从泰国林查班港运至南非约翰内斯堡,通过QQ聊天方式联系上被告。2013年9月23日,被告向船公司MAERSK订舱,订舱单号为866516691,集装箱号为GESU5920768。原告与被告已发生多次交易,双方约定被告须凭原告电放指令放货。具体交易方式为在原告有货物需通过海上运输方式进行托运时,便通过QQ聊天方式联系被告,由被告向船公司订舱。在货物到达指定目的地,且原告收到买家全部货款后,便向被告发出明确电放指令,由被告向指定买家交货。交货完成后,被告向原告收取相应报酬(含文件费、码头作业费、电放费、操作费、换单费)。经查,该批货物于2013年11月20日放货,11月21日还空柜。在无原告电放指令的情况下,被告擅自将该批货物放货。综上,请求判令(一)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4425美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起诉之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二)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1.QQ聊天记录,以证明原、被告之间交易流程和约定被告接原告电放指令后才能放货;2.订舱单,以证明被告就原告托运货物向船公司MAERSK订舱,订舱单号为866516691;3.商业发票和装箱单,以证明订舱单号为866516691的该批次货物型号、数量和价值;4.部分付款通知书,5.银行转账明细单,6.情况说明及说明人身份;上述三份证据以证明被告在按原告放货指令向指定买家交货后,原告向被告指定帐户支付相应报酬费用;7.电子邮件,以证明该批次货物于2013年11月20日提柜。
被告辩称:原、被告之间不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也不存在其他合同关系,应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被告是受翁章第的公司(国外的公司WandYBrotherTrading)办理货运代理事宜,具体的合作模式是该公司联系国内的卖家,与国内的卖家达成货运买卖合同后,通知被告委托被告与其选定的卖家联系确定具体备货时间,订舱将货物委托船运公司运输至目的地,其中运费由该国外公司付给被告,由被告再转付给船运公司,另外由该国外公司向被告支付代理费用,本案中原告是其中的一个国内卖家,交易方式是相同的,因此被告是该国外公司的代理人,与原告没有合同关系。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未提交证据材料。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证据1之QQ聊天记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认可,但在庭审中确认上述聊天记录中的“周麟”是被告法定代表人“周婉君”;对证据2订舱单的真实性认可,但对其关联性不认可,同时认为翻译应由专业翻译人员翻译,质疑该证据翻译件的翻译内容;对证据3商业发票、装箱单和证据7电子邮件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认可;对证据4付款通知单、证据5转帐明细单、证据6情况说明的真实性认可,但关联性不认可。
关于证据1之聊天记录所载内容,原告认为可作为电子数据,并非只有经过公证才能成为证据,被告对该聊天记录不认可,但其在庭审中对聊天记录中的“周麟”的身份确认是被告法定代表人“周婉君”。本院认为,对QQ聊天记录,应当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审查确定能否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且当事人对自己的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被告不认可上述记录,但对记录中“周麟”身份的确认属于其对相关事实的自认,同时被告对其答辩所述的办理货运代理事宜的具体合作模式等主张没有提供证据。故对上述记录中所涉及的订舱、航程、班次、装柜、报关、发货、结费、发票和放货等内容及相关附件,与其他证据相印证的部分,以及被告自认的部分,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订舱单的翻译问题,被告仅认为翻译应由专业翻译人员翻译,对原告提供翻译件的翻译形式存疑,但未具体指出翻译中哪些部分与原件不符。本院认为,翻译是当事人提供外文证据材料时应该附加提供的,被告不能仅以无专业翻译人员翻译来质疑原告提供的证据本身,故应对该份订舱单所证明的内容,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加以认定。
关于商业发票、装箱单和电子邮件,上述证据均为原告出具或提供,被告虽对上述证据不认可,但没有举出相应的反驳证据。故应对其中涉及订舱单号为866516691货物的相关记载内容与其他证据相印证的部分,进行综合审查认定。关于放货的事实,被告在庭审亦予以确认。本院对涉案货物的型号、数量及放货的相关事实,予以确认。
关于付款通知单、转帐明细单和情况说明,上述证据的真实性被告予以确认,但对关联性不认可。本院认为,付款通知书系被告抬头出具给原告,其中所涉提单号及船名航次与其他证据相符,要求付至“马军”的账号与转帐明细单上“陈坚炼”付到的“马军”账号均为中国农业银行62XXXX13,情况说明中陈坚炼确认相关费用是受原告委托付给被告指定的上述“马军”的账号,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中证明的相关支付内容,与其他证据相印证的部分予以确认。
本院查明:
原告就一批货物15”彩色电视机共1350台,通过QQ聊天方式联系被告代为订舱出口,由被告以编号为866516691的订舱单向马士基航运公司订舱,订舱单载明交接方式为集装箱/集装箱,发货地泰国林查班,交货地南非约翰内斯堡,货物装于一个40尺集装箱,从林查班码头B1出发至最终到达内陆铁路码头的预期运输计划如下:船名VULKAN,航次1321,预计出发日期2013年10月10日,预计到达日期2013年10月13日;航次1310,预计出发日期2013年10月19日,预计到达日期2013年11月1日;船名MAERSKSELETAR,预计出发日期2013年11月6日,预计到达日期2013年11月10日。货物发票记载,单价25.50美元,数量1350台,离岸价总金额34425美元。装箱单记载货物为450台SUNG**牌子ST150型号的15”彩色电视机、450台SUNG**牌子ST151型号的15”彩色电视机和450台SUNG**牌子ST152型号的15”彩色电视机,编号为GESU5920768/ML-TH2339421。发件人为CGDGSCWWWGEN落款LisaYin的电子邮件记载,866516691柜号GESU5920768从火车卸下的时间是2013年11月15日,客人提柜的时间是2013年11月20日,还空柜的时间是2013年11月21日。在原告未指示放货的情况下,被告将货物交付给收货人。原告称未收到相应的货款。
本院认为:
本案是一宗海上货运代理纠纷案件。涉案货运代理业务具有涉外因素,原告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被告未作出选择,由法院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的规定,合同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与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国家的法律。本案所涉货运代理业务双方当事人住所地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因此本案应适用最密切联系地中国人民共和国的法律。
关于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合同关系及何种合同关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上货运代理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货代规定》)第二条的规定,认定货运代理企业因处理海上货运代理事务与委托人之间形成代理、运输、仓储等不同法律关系的,应分别适用相关的法律规定。原告通过QQ聊天方式与被告之间就海上货物的订舱、航程、班次、装柜、报关、发货、结费、发票和放货等内容进行了约定,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所约定内容不仅涉及订舱、报关和代理出口,还涉及货物的交付等运输事务,且被告以其本人的名义为原告订舱,故应认定被告与原告之间形成了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应适用相关的法律规定。原告是托运人,被告作为货运代理企业是承运人。被告认为原、被告之间不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也不存在其他合同关系,被告认为其是受翁章第的公司委托办理货运代理事宜,均未举证,没有事实依据,依法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是否对原告所主张的货物损失有过错及应否赔偿。在QQ聊天记录中双方约定被告需凭原告的指示放货,在原告未指示放货的情况下被告已将货物交付给收货人,故被告对放货行为存在过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被告作为承运人,其放货行为对托运人而言可视为货物已灭失,被告未对该损失存在免责的原因进行举证,故被告应对原告的相应损失进行赔偿。
关于原告所主张的货物损失数额是否合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货物灭失的赔偿额,按照货物的实际价值计算;而货物的实际价值,按照货物装船时的价值加保险费加运费计算。本院认为,原告仅提供自己出具的商业发票,不能证明原告所诉称的货物实际价值,故原告主张经济损失34425美元,缺乏事实根据,不予支持。对此,审判员田昌琦认为,综合全案证据,原告已举证证明其货物价值,被告虽提出异议,但未举证,应对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予以支持。根据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本院以审判员黄耀新、代理审判员张乐的意见对此问题作出认定。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中山市三色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4466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田昌琦
审 判 员  黄耀新
代理审判员  张 乐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蔡锡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