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梁小东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昌黎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9-2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昌黎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昌民初字第1947号原告梁小东,农民。委托代理人燕云龙,河北碣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昌黎支公司,所在地昌黎县城关北山路18号。负责人苗建林,该公司经理。委托代理人魏家军,该公司法律顾问。原告梁小东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昌黎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9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莉炜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0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梁小东及其委托代理人燕云龙、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委托代理人魏家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梁小东诉称,2010年9月30日,原告所有的冀C×××××号江淮货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乘客)等险种,且附加不计免赔率,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保额为50000元,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保额为100000元,保险期间为2010年9月30日零时起至2011年9月29日二十四时止。2010年12月9日17时35分许,梁小东驾驶冀C×××××号江淮货车(车上乘坐耿宝军、梁国富、李爱华)沿京哈高速公路由西向东行驶至97.1公里处时,车辆前部撞到由于志强驾驶的经检验不合格的冀B×××××、冀B×××××挂号大货车后尾部,造成原告梁小东、梁国富、李爱华、耿宝军受伤,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1)宝民初字第134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我方损失医疗费16257.55元,经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1)宝民初字第134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我方赔偿梁国富医疗费19262.42元,经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01)宝民初字第134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我方赔偿耿宝军医疗费64874.77元,经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1)宝民初字第134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我方赔偿李爱华医疗费6264.05元,总计106658.79元。经昌黎县人民法院(2011)昌民初字第142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保险公司给付原告及车上三个乘员理赔款总计75067.64元,其中乘员座险所得60267.49元。2012年3月,原告车辆上的两名乘员梁国富与耿宝军再次起诉,经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2)宝民初字第232号民事调解书调解,我方赔偿梁国富各项经济损失3583.92元,经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2)宝民初字第161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我方承担耿宝军各项经济损失111177.68元,2013年1月23日,原告已通过法院执行程序给付了乘员梁国富、耿宝军的赔偿款。由于原告车辆2乘员座险最高限额为10万元,扣除上次起诉已给付的60267.49元,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剩余限额内的保险金39732.51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辩称,梁小东驾驶的车辆在我公司投保车上人员责任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并约定每个座位最高赔偿限额为50000元。梁小东两次赔偿耿宝军的损失为176065.45元,赔偿梁国富的损失为22846.34元,赔偿李爱华的损失为6264.05元。因梁小东只投保了2份车上人员责任险,事故发生时却乘坐3个人,根据公平原则,应当将2个座位险平均分配,每个座位最高赔偿限额为33333.33元,其中耿宝军的损失我公司依据2011昌民初字第1428号判决已经满额赔偿。故本案中耿宝军的损失我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梁国富两次损失乘以2/3并未超过保险限额,我公司应当再赔偿2389.28元。原告梁小东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津公交认字(2010)第14041012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1份,内容“2010年12月9日17时35分,梁小东驾驶超载且超员的冀C×××××号货车沿京哈高速公路由西向东行驶至97.1公里处时,车辆前部撞到由于志强驾驶的经检验不合格的冀B×××××、冀B×××××挂号大货车后尾部,造成梁小东及其车内乘车人梁国富、李爱华、耿宝军受伤,两车损坏及梁车所载货物损坏的交通事故。……梁小东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于志强承担事故次要责任;梁国富、李爱华、耿宝军不承担事故责任。”加盖有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高速支队津蓟大队交通事故处理专用章。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保险单1份,主要记载了被保险人梁小东,号牌号码冀C×××××,保险期间自2010年10月1日0时起至2011年9月30日24时止。承保险种:……车上人员责任险(乘),责任限额为50000/座×2座,保险费336元;不计免赔率,保险费489.30元。加盖有被告承保业务专用章。梁小东机动车驾驶证、行驶证各1份,机动车驾驶证主要内容:姓名梁小东,准驾车型A2,有效起始日期2010年5月29日,有效期限6年;机动车行使证主要内容:号牌号码冀C×××××,所有人梁小东,检验有效期至2011年6月。4、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1)宝民初字第1346、1347、1348、1349号民事判决书各1份;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1)宝民初字第1974、1975号民事调解书各1份;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2)宝民初字第232号民事调解书1份;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2)宝民初字第1614号民事裁定书、民事判决书各1份;河北省昌黎县人民法院(2011)昌民初字第1428号民事判决书、民事裁定书各1份。用以证明原告梁小东赔偿梁国富、耿宝军、李爱华的数额及梁小东起诉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乘客)范围内的赔偿情况。5、梁国富2013年1月18日收条和耿宝军2013年1月22日收条各1份,内容分别为“今收到梁小东根据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2012)宝民初字第232号文件,对梁国富赔偿金额为3583元(叁仟伍佰捌拾叁元)一次性付清,收款人梁国富”;“今收到梁小东,根据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2)宝民初字第1614号文件对耿宝军付赔偿金额为111177元(大写为壹拾壹万壹仟壹佰柒拾柒元)整,一次付清,收款人耿宝军,证明人马志宾、马卫军”。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经对上述证据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上述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但根据原告提供的保险单及河北省昌黎县人民法院(2011)昌民初字第1428号民事判决书均可以看出原告投保的座位险每座限额为5万元,投保了2个座位,对河北省昌黎县人民法院(2011)昌民初字第1428号民事判决书合法性有异议,因为原告只投保每座限额为5万元,投保了2个座位,应当分为3份,每座限额为3.333万元,该判决有误。对梁国富和耿宝军的损失,原告除提交该判决书以外应当提供其他相关的证据,如医疗费发票。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为支持其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保险条款1份。原告梁小东经对上述证据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保险条款中的相关条款不能证明对投保人作出了明确的释明义务。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确认:被告对原告证据4中昌黎县人民法院(2011)昌民初字第1428号民事判决书虽有异议,但在法定期限内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本院予以采纳。被告对梁国富和耿宝军的损失虽有异议,但上述损失已经生效的调解、判决予以确认,故本院予以采纳。被告对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无异议,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上述证据具有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综合以上诉讼证据的认证情况和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对本案的事实认定如下:原告梁小东所有的冀C×××××号江淮货车在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投保了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乘客)、不计免赔率等商业保险,其中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保险金额为50000元×1座,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保险金额为50000元×2座,保险期间自2010年10月1日0时起至2011年9月30日24时止。2010年12月9日17时35分,原告梁小东驾驶超载且超员的冀C×××××号货车沿京哈高速公路由西向东行驶至97.1公里处时,车辆前部撞到由于志强驾驶的经检验不合格的冀B×××××、冀B×××××挂号大货车后尾部,造成梁小东及其车内乘车人梁国富、李爱华、耿宝军受伤,两车损坏及梁车所载货物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高速支队津蓟大队勘查,作出津公交认字(2010)第14041012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梁小东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于志强承担事故次要责任,梁国富、李爱华、耿宝军不承担事故责任。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1)宝民初字第1346号民事判决书确定了第三人于志强及其交强险投保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市新城支公司对梁小东损失的赔偿责任。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1)宝民初字第1347号、1348号、1349号民事判决书中判定,在第三人于志强及其交强险投保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市新城支公司承担对梁小东车上人员梁国富、耿宝军、李爱华相应赔偿责任外(交强险外的损失民事赔偿责任比例被确认为2:8),梁小东赔偿梁国富各项损失19262.42元,赔偿耿宝军各项损失64874.77元,赔偿李爱华各项损失6264.05元。经昌黎县人民法院(2011)昌民初字第142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给付原告梁小东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损失14800.15元及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损失60267.49元[(64874.77元+6264.05元+19262.42元)×2/3],以上共计75067.64元。2012年,梁国富与耿宝军再次起诉第三人于志强及其交强险投保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市新城支公司和梁小东,经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2)宝民初字第232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在第三人及其保险公司赔偿数额外,梁小东赔偿梁国富各项损失3583.92元;经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2)宝民初字第1614号民事判决书判定,在第三方及其保险公司赔偿数额外,梁小东赔偿耿宝军各项损失111177.68元。2013年1月,原告梁小东给付梁国富赔偿款3583元、耿宝军赔偿款111177元。本院认为,原告梁小东与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所签订的机动车保险单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为有效合同。原告梁小东已经按照约定支付了保险费,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梁小东及其乘车人梁国富、李爱华、耿宝军受伤,原告及第三人分别负此次事故主、次责任的事实清楚,被告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对保险车辆车上人员损失(乘客)承担相应的理赔责任。经昌黎县人民法院(2011)昌民初字第142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给付原告梁小东车上人员(司机、乘客)理赔款总计75067.64元,其中乘员座险所得60267.49元。后梁小东再次赔偿梁国富损失3583元、耿宝军损失111177元,两项合计114760元。鉴于原告的车辆在被告处投保的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保险限额为100000元(50000元×2座),且约定为不计免赔率,故被告人保财险昌黎支公司应当在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梁小东在扣除已得车上乘客理赔款60267.49元后的损失39732.51元(100000元-60267.49元)。关于被告抗辩称每个座位最高赔偿限额为50000元,3个人坐2座,每个座位最高赔偿限额为33333.33元的主张,因已生效的昌黎县人民法院(2011)昌民初字第1428号民事判决书确认的是按三人损失的总和乘以2/3计算的车上人员(乘客)的损失,而非按每座50000元的限额计算,且被告亦未提交其已对该免责条款向原告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的相关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对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及法律后果已充分知晓和理解,故本院对被告的抗辩主张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昌黎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梁小东保险理赔款39732.51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793元,减半收取397元,由被告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李莉炜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书记员李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