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重庆市雅怡物流有限公司与重庆一弘模具设计有限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文书内容
重庆铁路运输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渝8601民初240号
原告:重庆市雅怡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北区。
法定代表人:唐建立,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康扬会,重庆鼎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一弘模具设计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北区。
法定代表人:邓成忠,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宇翔,男,公司员工。
原告重庆市雅怡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怡公司)与被告重庆一弘模具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弘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2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分别于2018年6月28日、10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雅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康杨会,被告一弘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宇翔到庭参加本案第一次法庭审理;原告雅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康杨会到庭参加本案第二次法庭审理,被告一弘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雅怡公司诉称,诉讼请求:1、一弘公司向雅怡公司支付运输费93075元及资金占用损失(从2017年4月30日开始计算至支付完毕时止,以9307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计算);2、一弘公司支付雅怡公司因本案产生的律师代理费5000元;3、一弘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与理由:雅怡公司和一弘公司有多年的运输合作关系,雅怡公司受一弘公司委托,采用公路运输的方式将一弘公司指定的货物运送到指定的地点,双方没有书面的运输合同,但是有输运单据和计算依据。雅怡公司和一弘公司基本是采用定期对账结算的方式确认应当支付而未支付的运费的金额。2017年4月6日双方对截止2017年3月30日的应支付运费予以了确认,截止2017年3月30日,应支付运费为133075元。对账后一弘公司仅支付合计40000元运费,剩余93075元一直拖欠未付。双方虽没有书面合同约定运费支付时间,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对于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权人可以随时要求履行,实际上从2017年4月开始,雅怡公司就一直催促一弘公司支付运输费用,但是一弘公司并没有足额支付。现雅怡公司要求从2017年4月30日开始起算资金占用利息,实际上给一弘公司留足了一个月支付期限。雅怡公司为维护其合法权益,特诉来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一弘公司辩称,对账单是2017年3月30日,我方现在财务账上显示不欠雅怡公司运费。据了解,前面我方有付过承兑支付,最后核实的费用金额是有误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没有参与财务,他不知道财务的事情,作出了错误承诺。对账单上的章不是我方现在正在使用的公章,大小、编号都对不上。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雅怡公司接受一弘公司的委托,采用公路运输的方式将一弘公司指定的货物运输到指定的地点,双方并未签订书面运输合同。运输业务发生后,一弘公司向雅怡公司支付了部分运输费用。2017年4月6日,雅怡公司与一弘公司签订了《重庆一弘模具与雅怡物流对账单》,该对账单上载明:2017年3月30日期末余额133075元。雅怡公司在对账单上加盖其公章,一弘公司在对账单上加盖了编号为“500112000025165”的公章。雅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当庭陈述,双方对账后,一弘公司向其支付了40000元运输费用,尚有93075元运输费用至今未支付。
2018年4月3日,一弘公司向雅怡公司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付款计划》一份。该付款计划上载明:一弘公司承诺,1、2018年4月30日前支付项目货款金额为38725元;2、2018年5月21日前支付项目款金额为54350元。该付款计划上一弘公司加盖了编号为“5001127094829”的公章。雅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当庭陈述,该付款计划仅证实运费欠付情况,而非证明雅怡公司和一弘公司之间已就所欠运费达成的付款协议,该付款协议可以证实雅怡公司一直在向一弘公司催收运输费用。
一弘公司于2017年3月31日到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将编号为“500112000025165”的公章更换为编号为“5001127094829”的公章。
上述事实有《重庆一弘模具与雅怡物流对账单》、《付款计划》及电子邮件截图、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公章管理登记材料以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载卷为凭,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雅怡公司接受一弘公司的委托,采用公路运输的方式将一弘公司指定的货物运输到指定的地点,虽然双方并未签订书面合同,但已形成运输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合同关系双方均具有约束力。
关于《重庆一弘模具与雅怡物流对账单》的效力问题,一弘公司在答辩意见中表示,该对账单上一弘公司加盖的公章非一弘公司现在使用的公章。本案中,根据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公章管理登记材料显示,一弘公司在2017年3月31日更换公章,之前编号为“500112000025165”的公章应当注销。由于一弘公司并未以公开方式声明编号为“500112000025165”的旧公章已经作废,雅怡公司只承担形式审查责任,在此情况下其有理由相信一弘公司在对账单上加盖公章的行为是真实意思表示。况且,未收回旧公章属于该公司的内部管理行为,不能以此对抗作为善意第三人的雅怡公司。综上,虽然《重庆一弘模具与雅怡物流对账单》上一弘公司加盖的公章非一弘公司现在使用的公章,但是该对账单的内容合法,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无效情形,该对账单应当在雅怡公司和一弘公司之间发生相应的法律效力。
关于支付运输费用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条规定:“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本案中,一弘公司与雅怡公司建立运输合同关系后均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履行各自的义务。一弘公司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并未提到雅怡公司有任何违约情形这一事实,说明雅怡公司已将货物安全送达到一弘公司指定的地点,完成了运输合同关系中的法定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应当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因此,一弘公司作为托运人,在承运人雅怡公司已将货物安全送达到指定地点后,应当向承运人雅怡公司支付相应的运费。另外,一弘公司与雅怡公司签订的对账单上载明尚欠雅怡公司133075元运输费用,雅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当庭陈述一弘公司在对账之后已经支付了40000元运输费用,尚欠93075元运输费用未支付;且一弘公司向雅怡公司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发送的付款计划中也载明了准备共计还款93075元运输费用给雅怡公司的内容。综上,雅怡公司要求一弘公司向其支付运输费用93075元的主张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一弘公司是否应当向雅怡公司支付资金占用损失及其计算标准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本案中,2018年4月3日,一弘公司向雅怡公司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发送的付款计划中已经确认尚有93075元运输费用未向雅怡公司支付。由于上述款项至今尚未支付,一弘公司已经构成违约,应当赔偿雅怡公司因其违约行为带来的损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一弘公司与雅怡公司签订的对账单上未就付款时间作出约定,雅怡公司也并未当庭提交双方已经约定付款时间的证据。一弘公司向雅怡公司发送的付款计划中有相应的准备还款时间,但并未得到雅怡公司的认可,双方并未就付款时间达成一致意见。所以,上述资金占用损失的计算时间应当自雅怡公司主张权利时开始计算。在无其他证据可以证实雅怡公司已向一弘公司主张权利的情况下,雅怡公司向本院提起诉讼的时间即为其主张权利之时。因此,雅怡公司要求自2017年4月30日起计算资金占用损失的主张,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另外,雅怡公司并未当庭提交证据证明一弘公司已经与雅怡公司就资金占用损失的比例达成一致的证据,且雅怡公司亦未当庭提交证据证明其损失大小。因此,雅怡公司要求一弘公司以年利率24%的标准计算资金占用损失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鉴于一弘公司的违约行为,确为雅怡公司造成损失,本院可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持雅怡公司主张的资金占用损失。综上,雅怡公司要求一弘公司支付的资金占用损失的计算标准应为:以运输费用93075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为标准,从2018年5月24日开始计算至付清本金时为止。
关于律师费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雅怡公司并未当庭提交证据证明当事人双方对律师费的承担已有约定,亦未当庭提交证据证明律师费的具体金额,故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综上,雅怡公司要求一弘公司承担律师费5000元的主张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百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一弘模具设计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重庆市雅怡物流有限公司支付运输费用93075元及资金占用损失(以运输费用93075元为基数,从2018年5月2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本清时为止);
二、驳回原告重庆市雅怡物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2252元,减半收取计1126元,由原告重庆市雅怡物流有限公司负担56元,由被告重庆一弘模具设计有限公司负担107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朱 峰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刘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