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姜效宾与尚明利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8-1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任商初字第1254号
原告姜效宾。
委托代理人徐飞(特别授权),山东纵横统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志勇(一般代理),济宁市中金德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尚明利。
委托代理人李旭(特别授权),山东暖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姜效宾与被告尚明利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姜效宾及委托代理人徐飞、朱志勇,被告尚明利的委托代理人李旭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姜效宾诉称,2013年1月17日,原、被告签订《石油制品买卖合同》。合同签订后,因被告经济困难,原告向被告名下帐户陆续汇款300万元。但时至今日,被告除支付给原告5万元外,拒绝履行其他义务。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判令解除原、被告2013年1月17日签订的《石油制品买卖合同》,并判令被告尚明利支付原告本金295万元。
被告尚明利辩称,从原告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看,本案是石油制品买卖合同,是一个买卖合同纠纷。但事实上,原被告之间签订的《石油制品买卖合同》是虚假的、无效的,双方并不存在真实的商事交易。因石油制品买卖合同是不真实的,那么随后签订的补充协议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依据,该补充协议也是无效的。故原告向被告账户汇款的行为应认定为借贷行为,原被告之间的纠纷应认定为民间借贷纠纷。被告已通过银行转账和承兑汇票的方式向原告支付借款124万元。
经审理查明,2013年1月17日,原告姜效宾与被告尚明利签订《石油制品买卖合作合同》,约定:1、双方合作购买石油制品,由原告姜效宾投资人民币300万元,被告尚明利负责组建(租赁)石油制品储备库,并负责一切对外经营与采购业务、事务。2、原告姜效宾享有100%优先股股权,其作为股东会员,有权监督有关油品的一切往来帐目,并安排专人负责石油制品储备的出入库管理事务。3、在被告尚明利采购价值超过300万元的油品,交予原告姜效宾指定的专人接管后,姜效宾方开始出资,并将款打入被告尚明利在济宁农行明珠支行开户的帐号为×××××××号的帐户。4、关于盈利与风险的分配,被告尚明利享有运营所带来的一切利润与风险,但应于每月18日前向原告姜效宾支付佣金62000元。如被告尚明利不能按时将佣金打入原告姜效宾指定的帐户,即为违约。原告姜效宾有权将剩余库房内的油品低价卖出,如卖出剩余油品不足原告出资的总额,被告尚明利应负责赔偿一切经济损失,以保障原告出资及佣金的安全。5、关于合同的解除,如有一方合伙人有违反本合作协议的,另一方有权解除合作协议。6、本合同有效期为一年。合同签订后,原告姜效宾分别于2014年1月17日、1月18日、1月19日、1月20日、1月22日、1月24日、1月27日、3月6日向被告尚明利在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济宁任城支行转款共计300万元。按照合同约定,被告尚明利将购买的油品存放于任城区唐口镇范李庄村附近工业园内的嘉润德润滑油有限公司。2014年8月1日,原告姜效宾得知被告尚明利将该润滑油转移至位于嘉祥县马集乡于桥村的圣嘉科技有限公司内。原告姜效宾向被告尚明利追讨润滑油,原告姜效宾、被告尚明利与第三人张建中于2014年8月1日又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原协议中合作人由原两人改为三人,增加王建中一人;原协议中油品归属权不变,由姜效宾一人所有;如油品所剩价值不足或油库在一个月以上不进入新油价值达300万元整时,可由姜效宾变卖油品以保障姜效宾的出资安全;如因违反上述协议给原告造成损失,由尚明利、王建中以所有资产做抵押,赔偿一切损失。
庭审中,原告为支持其主张的事实,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被告尚明利出具的收据一份和中国农业银行转账回单凭证8份,证明姜效宾通过银行转账借款300万元的事实;2、《石油制品买卖合作合同》1份,证明:⑴合同明确约定由原告出资300万元,由被告尚明利购买油品,被告尚明利保证存放的油品价值不低于300万元;⑵涉案油品由原告指定专人管理;⑶合同履行期限为1年,即2013年至2014年1月16日。3、补充协议一份,证明:⑴《石油制品买卖合作合同》继续有效;⑵被告尚明利及案外人王建中认可所购买的300万元的油品归属权属于原告姜效宾;⑶如一个月内不进油品,达不到价值300万元时,原告有权处置所剩油品。4、2014年8月12日济宁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对史红涛的询问笔录一份及2014年8月11日济宁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对李鲁南的询问笔录一份。证明被告尚明利违反协议约定,将原告方保管的油品私自转移至嘉祥县嘉圣石化公司院内的事实。5、2014年8月21日原被告签订的协议一份,该协议与以上证据3、4相互印证,证明油品的所有权归原告支配,且证明原被告双方债权债务的真实性。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被告尚明质证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没异议,被告尚明利确实收到了原告转账300万元;对证据2《石油制品买卖合作合同》的真实性没异议,但对原告证明的内容有异议。原告认为该合同为买卖合同是错误的。从该合同的名称看,该合同为《石油制品买卖合作合同》,所谓合作,就是双方或者几方的一种经济活动,是一种合伙的经营行为,这种协议的性质,完全不同于商品的买卖合同,也不是标题所标明的合作合同。理由是买卖合同中要有标的、标的的价格、商品的质量要求、规格、商品的交付、货款的支付等,但是整个合同中没有任何一个法定的必定条款,所以说这份合同不是买卖合同,也不是合作合同。在合同的第一条载明原告投资三百万,享有股权与股东的会员的权利。所谓股权与股东要有一个股份公司的依托,该合同为两个自然人之间的合同,关于股东身份和股权的确定不符合公司法相关规定。该合同第四条约定取得营利与风险的分配,营利和风险是单方来承担的,甲方不承担风险,这一点完全不符合合伙的合作或者公司法规定的股东的义务。第四条还约定了佣金,每月18日前乙方要支付甲方佣金。如果是一个买卖合同,不存在佣金的问题,一切的管理是属于乙方,一切的风险也属于乙方,所以说佣金是不存在的。我方支付原告62000元,实际上是利息。综上所述,证据2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买卖关系,也不能说明存在合作关系;对证据3补充协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基于上述阐明的原因,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合作关系,该补充协议也为无效协议;对证据4真实性没有异议,笔录中调查的两个人为嘉润德的员工,说明油是嘉润德公司的油。史红涛的证言中谈到他是管理员,他负责的是嘉润德公司的油,他有嘉润德的钥匙,在证言中没有谈到原告的名字,只谈到了姜守德,此笔录为治安案件所作笔录,与本案借贷关系没有关联性;对证据5真实性没异议,但对该协议产生的背景说明一下:该协议是在被告资金链出现问题以后有了很多的诉讼,被告就跑了,后来被告被劝回来了,当时被告有巨大的思想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在派出所签的这份协议。协议中载明“以上协议以法院的调解书为准”,说明被告对这份协议的条款与内容是不认可的,被告到底欠了原告多少钱,并不仅仅是这三个当事人的。所以,对于协议的效力有异议,应以法院的调解书为准。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的事实,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2014年6月16日补打的付款方为王景云收款方为姜守得的电子银行实时转帐交易回单2份,价额为106万元;2、银行承兑汇票4张,票面金额为20万元。证据1、2证实被告向原告偿还欠款124万元。
原告质证认为,对2014年6月16日王景云打给姜守得的两张回单共计106万元无异议,但该款与本案无关。该106万元是被告公司借的姜守得的100万元及支付的6万元利息。对于4张承兑汇票与本案无关,收款人李鲁南不是本案当事人。
根据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双方的质证意见,对于双方签订《石油制品买卖合作合同》、《补充协议》以及原告姜效宾给付被告尚明利人民币300万元的事实,本院认可其真实性。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一是原告姜效宾与被告尚明利之间是买卖合同关系还是借贷关系?二是被告尚明利的实际还款数额是多少?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原告姜效宾与被告尚明利之间是买卖合同关系还是借贷关系?原告主张双方为买卖合同关系,但缺乏双方买卖合同关系成立的有效证据。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买卖合同是指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在买卖合同中,出卖人最主要的义务就是交付标的物,并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也就是说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是买受人的主要交易目的。而从原被签订的合同内容以及本院查明的事实看,原被告签订的买卖合同缺乏合同成立的一般性条款,同时也不符合买卖合同的双务性特征,即买卖合同的权利义务的对应关系。故,结合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探究合同签订时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本院对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作出综合判定。本院认为:1、从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石油制品买卖合作合同》内容分析,与一般买卖合同内容不同,双方当事人没有在合同中对有关合同的标的、数量、价款或报酬进行约定,而是约定由姜效宾投资,被告购买、销售油品,由被告享有经营利益并承担风险。此种约定内容与一般的商品买卖交易习惯不符。2、对《石油制品买卖合作合同》中“合作”的理解。原被告约定双方合作购买石油,原告投资300万元,被告负责一切对外经营与采购业务,从表象上看,符合个人合伙的一般特征。但根据法律规定,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订立书面协议;合伙人投入的财产,由合伙人统一管理和使用;合伙经营积累的财产,归合伙人共有。而原、被告之间虽约定由原告出资,被告经营,但原告不享有经营利益,不承担经营风险,无论盈亏均按期收回“佣金”,应认定为名为合伙实为借贷关系。3、关于原、被告双方签订《石油制品买卖合作合同》真实意思。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原告姜效宾将300万元转入被告尚明利的帐户,在被告尚明利采购价值超过人民币300万元的油品交其指定的专人接管后,方开始将300万元陆续打入被告尚明利的帐户。被告尚明利销售油品价值达到原告相应出资时,被告应及时采购相应价值超过人民币300万的油品,原告收到油品入库后,原告再出资。结合以上一、二项可判定,原被告之间并非买卖合同关系,也非合伙关系,其真实意思是假借买卖合同的形式发生借贷关系。案中所涉300万元油品应认定为被告向原告借款提供的抵押担保。4、关于被告向原告每月支付62000元“佣金”的性质问题。原告向被告出资300万元,由被告购买油品并销售,交由被告单独享有经营所带来的一切利润和风险,但被告应于每月18日前向原告支付62000元“佣金”,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应认定为此为民间借贷支付利息的一种方式。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被告尚明利的实际还款数额是多少?庭审中,被告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已向原告还款共计124万元,原告质证认为被告所付款项为王景云支付给姜守得的另一笔借款及利息,与本案无关;对4张承兑汇票也与本案无关。经本院查明,王景云系被告尚明利之妻,姜守得系原告姜效宾之父,王景云支付姜守得106万元是事实,但不是本案所涉借款。对4张承兑汇票,该汇票与本案也不具有关联性。原告主张被告尚明利已实际向其还款5万元,予以认定。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只要确认双方当事人就借贷问题达成了合意且出借方已经实际将款项交付给借款方,即可认定借贷关系成立。原告姜效宾向被告尚明利支付300万元并收取利息的行为,足以认定双方形成借贷关系。原被告签订《买卖合作合同》的目的,是为了担保债务的履行。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借款本金295万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百八十条、第一百八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二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六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三十一条、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一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尚明利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姜效宾借款295万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0400元,由被告尚明利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谭培峰
审判员  李亚东
审判员  田同庆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日
书记员  田本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