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祝有福、宾素云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7
  • 案    号: (2018)川01刑终1157号
  • 审理法院: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 文书类型: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文书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8)川01刑终1157号
原公诉机关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祝有福,男,1971年4月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户籍地四川省石棉县。2017年12月14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分局刑事拘留,2018年1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双流区看守所。
辩护人夏莎,四川棠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黄加彬,四川棠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宾素云,女,1981年7月1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户籍地四川省简阳市。2017年12月26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分局刑事拘留,2018年1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双流区看守所。
辩护人王先平,四川善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李英福,男,1972年4月14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户籍地四川省三台县。2017年10月24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双流区看守所。
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审理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祝有福、李英福、宾素云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于二○一八年九月十日作出(2018)川0116刑初74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祝有福、宾素云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阅卷,提讯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烟台颐中苑养老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12日,注册资本人民币2500万(以下币种相同),注册地点山东烟台,法定代表人赵某(已判)。该公司在全国多地设立办事处及服务中心,对外宣传颐中苑公司总部设在山东烟台东部金山港,占地面积1800亩,计划在全国招募10万会员,会员1万元可预定一张养老床位或制定养老计划,会员缴纳1万元(或3万、5万、10万不等)床位费与公司签订合同成为会员,公司次月返回缴费10%作为会员福利,7%可提现,3%养老金预存在公司进行养老消费不能提现。2013年9月至2015年6月期间,被告人祝有福、李英福、宾素云先后加入烟台颐中苑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成为养老会员,三人利用预售养老床位或养老计划在互联网上积极宣传发展会员,利用该公司传销平台,采用左右分区双轨模式发展会员。祝有福于2014年12月12日成立烟台颐中苑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西南办事处,在该办事处设立烟台颐中苑养老服务有限公司项目沙盘,积极为各个服务中心发展会员提供便利,祝有福担任烟台颐中苑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西南办事处负责人,管理着成都金牛区服务中心负责人李英福、双流区服务中心宾素云、雅安服务中心、资阳服务中心、重庆服务中心、湖南服务中心等十余个服务中心,直接或间接发展会员4385人,层级13层,吸收传销资金162410101.50元。李英福于2015年1月5日成立金牛区颐中苑健康信息咨询服务部宣传并发展会员,直接或间接发展会员2107人,吸收传销资金91690291元。宾素云于2015年6月成立双流区服务中心,直接或间接发展会员126人,吸收传销资金3475973.5元。
被告人祝有福于2017年12月14日向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投案。
上述事实,有公安机关出具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被告人祝有福、李英福、宾素云的供述、同案犯赵新玲、宗月、刘欣欣等人的供述、证人赵某某、林某、江某、李某、杨某、刘某1等人的证言、三被告人相互辨认的辨认笔录及照片、证人对被告人的辨认笔录及照片、工商登记资料、租房协议、股权代持协议书、颐中苑养老服务合同书、银行卡交易明细、层级图、提现统计表、颐中苑服务中心代理合同书、公安机关制作的远程勘验工作记录、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法院出具的(2016)鲁0403刑初116号刑事判决书、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2016)鲁04刑终163号刑事判决书、四川神州升泰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川神州升鉴字(2017)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三被告人的常住人口信息表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祝有福、李英福、宾素云伙同他人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商品、服务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情节严重,三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祝有福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李英福、宾素云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祝有福在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祝有福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二、被告人李英福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三、被告人宾素云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祝有福、宾素云不服,提出上诉。
上诉人祝有福的上诉意见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祝有福在传销活动中作用较小,属于从犯,应当从轻处罚。2.祝有福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性小,可酌情从轻处罚。3.原判决对祝有福的量刑过重。
上诉人宾素云的上诉意见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原判决认为宾素云的犯罪行为属于“情节严重”,但认定证据不足。2.宾素云系从犯,应从轻或减轻处罚;3.宾素云如实供述,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4.原判决对宾素云的罚金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二审审理查明的主要事实、证据与一审相同,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祝有福、原审被告人李英福、上诉人宾素云伙同他人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及购买商品、服务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三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祝有福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李英福、宾素云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祝有福在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李英福、宾素云到案后,均如实供述其罪行,依法可从轻处罚。
对于上诉人祝有福及其辩护人所提,祝有福在传销活动中作用较小,属于从犯,应当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认为,祝有福在犯罪活动中,负责领导西南地区的传销活动,其行为积极,作用大,系主犯。故上诉人祝有福及其辩护人的该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祝有福及其辩护人所提,祝有福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性小,可酌情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认为,祝有福主观上明知其传销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且实际组织、领导发展会员4000余人,吸收传销资金1.6亿余元,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而并非社会危害性小。故上诉人祝有福及其辩护人的该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祝有福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决对祝有福的量刑过重的意见,以及上诉人宾素云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决对宾素云的罚金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领导、组织传销的行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120人以上的,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25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情节严重”。本案中,祝有福直接或间接发展会员共计4000余人,吸收传销资金累计1.6亿余元。宾素云直接或间接发展会员共计126人,吸收传销资金累计347余万元,均符合“情节严重”的情形,应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原判决综合两人的犯罪情节,对两人减轻处罚,其中祝有福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宾素云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该判决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故上诉人祝有福及其辩护人,上诉人宾素云及其辩护人的该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宾素云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决认为宾素云的犯罪行为属于“情节严重”的证据不足的意见。经查,被害人报案材料、《颐中苑养老服务合同书》、传销组织结构图、宾素云的供述等证据证实其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会员数量超过120人,收取的传销数额超过250万元,达到“情节严重”的标准。故上诉人宾素云及其辩护人的该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宾素云的上诉意见及其辩护人所提,宾素云系从犯,应从轻或减轻处罚;宾素云如实供述,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的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原审审判程序合法,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徐尔旻
审判员  徐 飏
审判员  程哲渊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书记员  章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