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吴维西与毕节市金海湖新区梨树镇人民政府、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政府乡政府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0-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贵州省大方县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黔0521行初252号
原告吴维西,男,1968年1月25日生,汉族,住贵州省毕节市。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蔡建平,贵州黔信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执业证号:15201201210149856。
委托代理人黄雪微,贵州黔信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毕节市金海湖新区梨树镇人民政府,住所地:贵州省毕节市梨树镇梨树村。
法定代表人靳天玉,代理镇长。
出庭负责人周训斌,副镇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范贤玺,毕节市金海湖新区梨树镇司法所所长。
被告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政府,住所地: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开行路。
法定代表人胡敬斌,区长。
负责人喻祖常,金海湖新区管委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雷仲华,毕节市金海湖新区管委会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李海龙,贵州本芳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执业证号:15224201510886960。
第三人吴学孔,男,1954年2月9日生,汉族,住贵州省毕节市。
第三人吴学圣,男,1950年3月8日生,汉族,住贵州省毕节市。
第三人吴学孟,男,1955年12月12日生,汉族,住贵州省毕节市。
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吴江林,男,1983年8月8日生,汉族,住贵州省毕节市,系毕节市七星关区梨树镇堡河村村民委员会推荐。
原告吴维西不服被告毕节市金海湖新区梨树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梨树镇政府”)林地权属处理决定及被告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七星关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于2016年8月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8月2日立案后,于2016年8月4日向被告邮寄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9月13日公开开庭与原告吴学喜、詹少先诉被告梨树镇政府、被告七星关区政府林地行政管理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一案进行了合并审理。原告吴维西的委托代理人蔡建平、黄雪微,被告梨树镇政府委托代理人周训斌、范贤玺,被告七星关区政府委托代理人雷仲华、李海龙,第三人吴学孟、吴学孔、吴学圣及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吴江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梨树镇政府于2016年3月31日作出黔毕金梨镇决字2016第2号《梨树镇关于吴学圣等与詹少先、吴维西毛拜丫口林地权属纠纷的处理决定》(以下简称“处理决定”)。原告吴维西不服,向被告七星关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6年7月13日,被告七星关区政府作出毕市七星府行复决字[2016]第7号《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复议决定”),维持被告梨树镇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中的第一、二、三、四、七项,撤销第五、六项关于征地补偿款及地上附作物补偿款分配的部分,维持第五、六项其余部分。
原告吴维西诉称,1981年,吴学海、吴生明(已逝,系吴学喜之父)、吴光祥(已逝)、吴学圣、吴学孔、吴超(已逝,系吴学圣、吴学孔、吴学孟之父,吴学圣、吴学孔、吴学孟系同胞兄弟)6户按19人的标准以小组名义对位于梨树镇大湾子、毛拜丫口的山地进行分包。2014年4月,因成贵铁路修建弃渣场变道路,需对毛拜丫口的土地进行征收,原告与第三人因自留山地面积等产生争议。被告梨树镇政府就前述争议作出《处理决定》。2016年3月31日,被告七星关区政府作出《复议决定》。二被告的行政行为确有错误、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特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撤销被告梨树镇政府所作的《处理决定》、被告七星关区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
原告吴维西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社员自留山证》(毕县林自字第5020号),旨在证明原告吴学喜登记山林面积为肆亩,被告征收毛拜丫口时面积少算。经庭审质证,二被告及第三人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达不到原告证明目的,因争议地未被完全征收;
2、处理决定(黔毕金梨镇决字2016第2号、第2-1号)、复议决定,旨在证明处理决定和复议决定认定事实错误、证据不足。经庭审质证,被告及第三人对该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达不到原告证明目的;
3、信访答复意见书(梨府信复[2014]32号),旨在证明梨树镇政府对吴维西土地作出相互矛盾的处理决定,应予撤销。二被告及第三人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信访答复意见不是确定权属依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达不到原告证明目的。
被告梨树镇政府辩称,被告收到第三人的申请后,依法组织调查。涉案争议林地在土地承包到户后已分配到户。当时堡河村6组组长是吴学荣,6组内部分为两个小组,两个小组又分别分成两个分山小组,每个分山小组有19人的承包人口。吴学海户2人、吴生明(已逝)户2人、吴光祥(已逝)户3人、吴学圣户5人、吴学孔户3人、吴学孟户4人,共6户19人为一个分山小组,共分大湾子、营盘脚毛拜丫口、柏场林三处林地。有树子的少分,树子少的多分,山林的分配不是按人头平均分配。在处理原告及第三人争议林地纠纷过程中,原告詹少先提出争议地块应根据有山证的按山证登记的面积处理,没有山证的按当时的分地人口平均分配缺乏事实依据。分配顺序是先分大湾子后分毛拜丫口再分柏场林。另外,毛拜丫口的林地只是部分被征收,每户被征收的土地有多有少是正常的。
根据毕县林自字第5020号自留山证、第三人陈述,吴学喜、吴学海、吴学荣、王永芬的证言,现场勘测情况表明:毛拜丫的山为南北走向,山梁子上有两个壕沟,相距31米,北壕沟距离毛拜丫口的北面营盘顶20米;毛拜丫口山的北面为柏场林,吴学孔与吴生明、吴生明与吴学海山林之间的松树还存在,两棵松树间距28.1米;吴学荣的耕地现状为靠背面的9埂被便到路横穿而过,北线被征收的长度为13.6米,北线被征收意外的西段未征收部分为9米、3埂,东线未征收的部分靠南方4埂,北线被征收以外的西段未征收的部分为4米、1埂半,北线被征收意外的西段未征收的部分的4米末端点延长线与两两棵松树之间的距离为10米,西面距吴声明和吴学海的松树之间的距离为2米。吴学海在该片首先分得的山林(在大湾子未分得的2人份额)被征收部分的面积为119.35平方米,与其他户不存在争议,吴学喜在大湾子被征收的部分面积1045平方米(记在吴国庆的户头上),无人提出异议。上述情况均证实了涉案争议的毛拜丫口林地是分到各户的。具体分配情况是:吴学海2人份额,分得贰幅,第二幅位于便道路起点第一个拐,中段路左下方。第一幅位于便道路起点第二个拐,靠南方被征收的一段及相连的西面的一部分,北抵吴学荣耕地、吴声明的山林,以松树为界;吴生明的一幅东抵(靠南方向)吴学荣耕地、(靠北方向)吴光祥山林(以吴学荣耕地第三埂地为起点向北断开)为界,南抵吴学海山林以松树为界,西抵吴国青(现为吴学信耕种)耕地,北抵吴学孔山林以松树为起点向东至山梁子北段壕沟连线界;吴光祥的山林东抵吴加雍山林(山梁子断开,抵达南北两个壕沟),南抵(吴学德)陈文会山林(以东面山梁子靠近南端壕沟为起点向西至吴学海临界的大松树为界),西抵吴学荣耕地、吴生明山林,北抵吴学孔山林(以东面山梁子靠近北端后沟为起点向西至吴学孔临界的大松树连线为界)。吴光祥与吴生明之间的林地界,以吴学荣耕地从下往上数第三埂地为起点即原来的一条小路往北方向断开;第三人的山林相互之间不存在争议,内部可自行解决,不在该纠纷中作出处理。吴学圣、吴学孟、吴学孔三户的山林南抵吴生明、吴光祥山林(与吴生明相邻的松树为起点向东至山梁子北端壕沟连线为界断开),东抵山梁子北段壕沟往北至营盘顶,北抵柏场林以山梁子为界。因此,涉案争议林地已经分到各户,界线明确。为此,被告依照土地征收的顺序,明确出已被征收的部分争议的面积作出具体分配决定。
2015年8月,被告收到第三人的申请后,通知原告、第三人领取相关资料、答辩,展开调查。2016年3月30日,积极通知原告、第三人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情况下,向主要领导汇报,最后拟定处理意见,报主要领导批准,作出《处理决定》,并告知相关权利。发现处理决定有笔误,补正后及时予以送达。综上,被告梨树镇政府根据《森林法》第十七条、《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四条规定的程序,即受理——通知对方当事人答辩——调查——主持调解——拟定处理意见——报主要领导批准——作出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未损害原告合法权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梨树镇政府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组织机构代码证、说明,旨在证明主体适格。经庭审质证,原告、被告七星关区政府、第三人无异议;
2、荒山纠纷申请书、受理通知及送达回证、调解笔录(2016年3月30日)、处理意见、处理决定(黔毕金梨镇决字2016第2号、第2-1号)、处理决定送达回证,拟证明被告梨树镇作出处理决定程序合法。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该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处理决定仅根据第三人申请书、调解笔录作出,未依法调查取证,处理决定不合法,达不到被告证明目的。被告七星关区政府及第三人对该组证据无异议;
3、土地勘丈登记表,旨在证明涉案土地被征收的面积。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该证据的三性均有异议,达不到被告证明目的,涉案土地权属不清,被告据此作出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七星关区政府及第三人对该证据无异议,因勘丈时土地是吴学孟耕种,故登记在吴学孟名下;
4、《社员自留山证》(毕县林自字第5020号)、调查笔录共10份、实地勘测图、山林示意图,旨在证明涉案林地产生争议前的具体情况,分到各户时界线清楚。经庭审质证,原告认为调查笔录不合法,不能作为确认争议地面积及四至的依据。实地勘测图不能体现争议林地权属及四至界限,山林示意图是根据吴学孟的陈述及证言综合绘制,与土地勘丈登记表相互矛盾,达不到被告证明目的,其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七星关区政府及第三人对该组证据无异议;
5、成贵铁路毕节段征地征收补偿资金兑付清册(2014年8月19日)、成贵快铁项目征地补偿情况三榜公示表(三),旨在证明吴学喜(吴国庆)的大湾子被征收部分款项已领取,无人提出异议。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该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联,达不到被告证明目的。被告七星关区政府及第三人无异议。
被告七星关区政府辩称,原告不服梨树镇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于2016年4月20日向七星关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经审查,七星关区政府于2016年4月25日受理后将受理通知送达原告。因情况复杂,于2016年6月24日向原告说明案件延期审理,并下达延期审理通知书。2016年7月13日,七星关区政府作出《复议决定》。2016年7月15日,送达原告。七星关区政府依法受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送达相关文书,认真审查了梨树镇政府提供的全部证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项的规定,作出的《复议决定》合法,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七星关区政府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荒山纠纷申请书、送达回证、调解笔录(2016年3月30日)、处理意见、送达回证,土地勘丈登记表、《社员自留山证》(毕县林自字第5020号)、调查笔录共10份、毛拜丫口实地勘测图及山林示意图,征地补偿资金兑付清册(2014年8月19日)、征地补偿情况三榜公示表(三)。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该组证据的质证意见与梨树镇政府提交的相同证据的质证意见一致。梨树镇政府及第三人无异议;
2、处理决定(黔毕金梨政决字2016第2号、第2-1号)、行政复议申请书、受理通知书、行政复议答辩状、延期审理通知书、行政复议决定书(毕市七星府行复决字[2016]7号、送达回执、发文处理笺、送审笺,旨在证明行政复议程序合法。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七星关区政府未举证证明案情复杂为由延期的事实,其延期作出复议决定程序违法,达不到被告证明目的。梨树镇政府及第三人对该组证据无异议。
第三人吴学圣、吴学孟、吴学孔述称,1981年,梨树镇堡河村6组将组内的林地分配到各户,组长吴学荣健在。当时堡河村6组分为两个小组,两个小组又分别分成两个分山小组,每个分山小组有19人的承包人口。吴学海户2人、吴生明(已逝,詹少先之公公、吴学喜之父)户2人、吴光祥(已逝,吴维西之父、李其秀之公公,)户3人、吴学圣户5人、吴学孔户3人、吴学孟户4人共6户19人为一个分山小组,共同分配毛稗丫口荒山,大家一致约定树木多的地方少分面积,树木少的地方多分面积,有树的以树为界,没有树的地方用锄头挖地为界。该事实吴学海可以证明。此为修建成贵高铁二堡梨树中学后的隧道时,征用吴学喜《自留山证》记载的大湾子全部2人份额,征用吴学孔的全部3人份额,但吴学喜的被征用面积是1100多平方米,而吴学孔被征用面积却只有800多个平方米的原因。原告吴学喜持有的社员自留山证记载:户主吴生明,地名毛拜丫口的自留山四至为上抵吴学信地,下抵吴国青饲料地,左抵吴学海际,右抵吴学孔际符合当时分山的实际情况,对此没有争议。《处理决定》确认吴学孟占用吴生明的林地,吴学孟必须要让出来的决定,吴学孟是接受的,故处理决定未损害原告合法权益。从分山至今,无任何人对此片山林组织过丈量。现因年代久远,分山时锄头挖坑为界已无从辨认,但作为界限的松树还在,故梨树镇政府根据作为界限的大松树和吴学喜持有的《自留山证》确认原告被征用范围和面积符合客观事实。第三人对处理决定中确认原告吴学喜、詹少先所持的吴生明的《毕节县社员自留山证》记载的四至范围内的林地权属没有异议。为解决原告《自留山证》记载的第一幅地与第三人间的纠纷,被告梨树镇政府多次实地调查、测量、照相、多方询问取证,以确凿之事实为依据,按照合理程序作出的《处理决定》。综上,二被告作出的行政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第三人吴学圣、吴学孟、吴学孔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照片2张,旨在证明政府曾现场处理、留下照片的事实。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该证据的三性及证明目的均有异议,二被告对该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对本案诉讼当事人提交的上述证据认证如下:
土地勘丈登记表符合法定形式,客观真实,来源合法,本院依法予以确认。调查笔录(10份)上调查人员没有签字,形式上存在一定瑕疵,但调查笔录对调查人员姓名已作记录,且经被调查人签字认可,本院依法予以认定。第三人提交的照片,因其模糊不清,又无原件或其他原始载体予以核对,本院依法不予采信。对本案其余证据,因案件各方当事人对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其真实性。
经审理查明,吴光祥系原告吴维西之父。第三人吴学孟、吴学圣、吴学孔系同胞兄弟。1981年,吴学海户2人、吴生明户2人、吴光祥户3人、吴学圣户5人、吴学孔户3人、吴学孟户4人6户为一个分山小组,按19人的标准共同分配涉案争议地毛拜丫口荒山。约定树木多的地方少分面积,树木少的地方多分面积,有树的以树为界,没有树的地方用锄头挖地为界。为界的树木现在仍存在,锄头挖的地界已无法辨认。吴学孟开挖了吴声明毛拜丫口的部分林地。2014年,因成贵铁路修建弃渣场便道路,征用原告、第三人在毛拜丫口的部分林地。原告与第三人对涉案林地面积产生争议。2015年8月12日,第三人吴学孟、吴学孔、吴学圣向被告梨树镇政府申请解决毛拜丫口荒山纠纷,解决给付征地补偿款问题。被告梨树镇政府依法受理第三人的申请,进行调查,主持调解,调解不成后拟定处理意见,报主要领导批准,以原告吴学喜持有的《社员自留山证》、调查笔录、实地勘测图、山林示意图等为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林地林木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作出处理决定。处理决定中对原告与第三人毛拜丫口的林地的四至,以及被征收部分的面积及征地补偿款、地上附着物补偿款的权属归属进行了明确,并要求吴学孟退出开挖吴声明的部分林地。原告不服,申请被告七星关区政府行政复议,被告七星关区政府2016年4月25日受理后进行审查。2016年6月24日,因案情复杂,七星关区政府延期20日。2016年7月13日,七星关区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被告梨树镇政府处理决定中第一、二、三、四、七条,第五、六条关于被征收的林地面积权属归属,撤销第五、六条被征收的林地对应的征地补偿款及地上附作物补偿款的部分。原告不服,以二被告的行政决定确有错误,侵害其合法权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判如前述诉请。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经复议的案件,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和复议机关是共同被告;复议机关改变原行政行为的,复议机关是被告。”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二款规定:“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复议机关改变原行政行为’,是指复议机关改变原行政行为的处理结果。”本案中,被告七星关区政府2016年7月13日作出的毕市七星府行复决字[2016]第7号《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梨树镇政府于2016年3月31日作出的黔毕金梨镇决字2016第2号《处理决定》中的第一、二、三、四、七项,撤销第五、六项关于征地补偿款及地上附作物补偿款分配的部分,维持第五、六项其余部分。由此,复议机关七星关区政府已经对作出原行政行为的机关,即梨树镇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的处理结果进行了改变。因此,原告将梨树镇政府和七星关区政府列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属于错列被告,原告应单独以七星关区政府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对此,本院依照行政诉讼法及司法解释的规定于2016年11月23日向原告的特别授权代理律师蔡建平进行释明,征求是否撤回对被告梨树镇政府的起诉,但原告代理人不同意撤回,也不同意更改。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三)项“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之规定,本案原告不能就作出原行政行为的梨树镇政府提起诉讼,其针对梨树镇政府的起诉依法应予以驳回。
被告七星关区政府2016年4月25日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经审查查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二款“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所有权和林地使用权争议,由当地县级或者乡级人民政府处理。”的规定,被告梨树镇政府有权对其辖区范围内个人之间发生的林地使用权争议进行确权处理。梨树镇政府受理第三人申请后进行调查,主持调解,调解不成后拟定处理意见,报主要领导批准,作出处理决定,符合《林地林木权属争议处理办法》关于处理林地争议处理程序的规定。被告梨树镇政府经调查后,根据本案的有效证据,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七星关区政府因案情复杂于2016年6月24日决定延期20日。2016年7月13日,七星关区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在行政复议过程中,履行送达等程序性义务。但被告梨树镇政府不宜对土地补偿款的分配进行明确。综上,被告七星关区政府的行政复议行为符合行政复议法的规定。原告关于被告七星关区政府的行政行为确有错误,侵害了原告合法权益的诉讼理由,依法不能成立,其请求撤销毕市七星府行复决字[2016]第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也不予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吴维西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00元,由原告吴维西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杨世琴
审 判 员  胡国彬
人民陪审员  蒙 丽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刘 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