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赵风兰与蔡国中、蔡小文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9-0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平民初字第05123号
原告赵风兰,女,1939年10月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梁秀稳,北京市柴傅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艳红(原告之女),1963年9月7日出生。
被告蔡国中,男,1940年3月2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闫海霞,北京市时雨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蔡小文,男,1974年12月19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付学军,北京市时雨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赵风兰与被告蔡国中、第三人蔡小文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风兰及其委托代理人梁秀稳、蔡艳红,被告蔡国中的委托代理人闫海霞,第三人蔡小文及其委托代理人付学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赵风兰诉称,我与蔡×4系夫妻关系,被告蔡国中系蔡×4之弟。1957年,我与蔡×4结婚时,蔡×4的父母将位于北京市平谷区×镇×村×号宅院的前院分给我与蔡×4,我们因工作原因定居于山西省长治市城区,后被告借用我与蔡×4分得的房屋居住。2006年10月20日,蔡×4去世。2010年10月6日,我与被告达成协议,被告确认争议宅院的拆迁权益归我所有。现诉争宅院涉及拆迁,被告却妨碍村委会丈量,导致争议宅院不能评估。故我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我与被告签订的协议合法有效,且位于北京市平谷区×镇×村×号宅院(以下简称×号宅院)的前院旧房及房院的拆迁权益归我所有。
被告蔡国中辩称,原告所述的书面协议上确有我签名,但协议内容我并不知情。另,签协议当日有多人在场,原告等人对我进行言语性威胁。另外,协议中所涉及的房屋并非我所有,故该协议应为无效。综上,我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蔡小文辩称:第一,原、被告所签订的协议中涉及房屋及宅基地使用权均系我所有。第二,原告在诉争的宅院内不享有宅基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第三,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协议,处分了我的财产及宅基地使用权,且我并未追认,故该协议无效。综上,我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蔡×1共生育四子,长子蔡×2、次子蔡×3、三子蔡×4、四子蔡国中。原告与蔡×4结婚后共生育五女,长女蔡×5、次女蔡×6、三女蔡艳红、四女蔡×7、五女蔡×8。蔡国中结婚后生育二子,长子蔡×9(蔡×10)、次子蔡小文(蔡晓文)。上世纪50年代,蔡×1主持分家,将位于北京市平谷区×村宅院一处分给四个儿子,并在1951年分别办理了土地房产所有证,其中原告之夫所分得的地基亩数为捌厘壹毫,场的面积为柒厘贰。后原告与蔡×4结婚,二人于1958年开始在外地长期居住。此后,蔡×2、蔡×3在本村申请了宅基地。蔡×2、蔡×3、蔡×4陆续搬出,仅有被告在诉争宅院长期居住。1987年,蔡国中(蔡国忠)以家庭居住困难,且有两子为由,向村委会书面申请宅基地一处,该申请表中写明蔡国中当时有正方5间。2006年,蔡×4去世。2010年10月6日,原、被告签订了一份协议,该协议约定×号宅院的前院房屋属原告所有(以房屋后墙为准往前计),后院房屋及院落归被告所有,将来×(村)新农村改造赔偿时,各自按自己所有份额分得拆迁赔偿款,因前院房屋为旧房,被告重新翻盖过,所以在新房所得补偿款中原告按旧房标准取得,其余归被告。土地赔偿款各自按前后院面积计算取得,院落东边及屋后过道面积归被告所属份额。
双方就该协议效力存有争议,原告提供证人丁×(证人与原、被告均有亲属关系)的证言,用以证明原、被告签订协议的情况。另,原告提供了1951年时蔡×1四个儿子分得房屋的土地房产所有证,用以证明原告之夫在当时已分得蔡×1部分房屋,故享有相应的权利。被告及第三人对证人证言不予认可,认为证人与原告陈述签订协议的经过有出入。被告认可在协议上签字,但表示不知晓协议内容,且在签订协议时原告等人有威胁性言语。第三人表示协议内容涉及其财产权利,诉争宅院系第三人出资翻建,且被告已将该宅院赠与给第三人,故该协议无效。被告及第三人均表示原告仅依照1951年的土地房产所有证确定现有房屋与事实不符,随着长时间的变迁原有房屋应属于灭失状态,且1951年的土地房产所有证已经失效,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现原告主张,蔡×4之父蔡×1于1957年再次进行了分家,且当时蔡×2、蔡×3已经搬出,故蔡×4与被告各分得诉争宅院的前院与后院。被告及第三人对此不予认可,且表示诉争×号宅院并不能区分前院与后院,本身应为一整体,同时该宅院由被告分给了第三人,第三人对诉争房屋进行了翻建。原告认可自1957年以后对房屋的翻建并未出资。
庭审中,被告提供证人蔡×11、蔡×12的证言,用以证明×号宅院的历史变革及房屋翻建情况。原告对于证人证言不予认可,认为证人证言均前后矛盾,且与被告签订协议的内容严重不符。第三人提供证人郭×、周×、蔡×13的证言,用以证明被告为其两子分家的事实。第三人提供证人张×,用以证明1998年第三人翻建诉争房屋的情况。原告对上述证人证言均不予认可,认为证人与第三人均系亲属或朋友关系,同时证人证言前后所述不一致。
另查,原告放弃在本次诉讼中主张地上物的权利。原告所生之女均放弃继承蔡×4对诉争房屋的权利。
经本院现场勘查,×号宅院经过多次改建、翻建,最终形成了现有格局。×号宅院已没有前院与后院的明显界限,现×号宅院走南门,被告及第三人不认可前院与后院之分,仅认可前半部及后半部均有房屋。
经本院向北京市平谷区×镇×村民委员会调查,现就该村的拆迁补偿方案,村委会表示按照每户(门牌号)补偿15万元,同时奖励9万至10万元,每户(门牌号)可以分得两套楼房。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陈述,1951年土地房产所有权证,原告与被告签订的书面协议,拆迁宣传册,本院现场勘查图及现场照片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双方签订的合同系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认定合同合法有效。被告及第三人均主张诉争房屋系第三人出资建造,且被告已将诉争房屋赠与给第三人,但原告已明确表示诉争房屋的翻建工作其并未出资,且在本次诉讼中放弃诉争房屋翻建前的残存价值。同时,1951年诉争房屋土地房产所有权证虽自然失去效力,但其仍能确定原告对诉争房屋所占土地享有使用权。现诉争房产已进入拆迁程序,按照相应的拆迁办法,房屋及其所占用的土地均有补偿政策。综上,被告及第三人不能以原告不享有诉争房屋的所有权为由而认定原告不享有房屋所占用土地的使用权。至于第三人所述原、被告签订的协议中约定前院属于原告,但与原告提供的1951年土地房产所有权证的位置相互矛盾问题,亦属于双方当事人对×号宅院的合理约定,且该约定亦不会影响第三人所述的地上建筑物的权属问题。被告虽表示与原告签订协议时受到胁迫,但对此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原告亦不予认可,故本院对此辩解不予采信。被告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与原告签订协议,该协议明确表示了诉争宅院的归属问题,且对日后的拆迁补偿问题亦达成了一致意见,现原告要求确认该协议合法有效,并要求按照该协议确定双方拆迁权益,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赵风兰与被告蔡国中于二○一○年十月六日签订的协议合法有效;
二、位于北京市平谷区×镇×村×号宅院前院(以房屋后墙为准往前计)所占土地的拆迁权益归原告赵风兰所有;
三、驳回第三人蔡小文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七十元,由被告蔡国中负担(限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朱 政
代理审判员  王富菊
人民陪审员  吴福顺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马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