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秦皇岛市海港区驻操营镇张庄村村民委员会与张建伟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6-1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冀0302民初11085号
原告:秦皇岛市海港区驻操营镇张庄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王占国,村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向军,河北德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建伟,男,1967年6月3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秦皇岛市。
原告秦皇岛市海港区驻操营镇张庄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张庄村民委员会)与被告张建伟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9月1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庄村民委员会主任王占国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向军、被告张建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庄村民委员会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河滩承包合同》无效;2、被告承担诉讼费。事实和理由:1998年3月12日。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未经法定程序,也未经相关部门审批,擅自将村东河滩地发包给被告进行植树绿化。承包期限30年,承包费共计1500元。但《河滩承包合同》涉及的河滩地均在国家河道管理部门设置的河道界桩以内。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十六条、《河北省河道管理范围内建设项目管理办法》第五条、国家土地管理局《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原告对村东的河滩地不具有所有权和处分权。因此,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河滩地承包合同应属无效。特请求确认合同效力无效。
被告张建伟辩称,我承包时没有经过村委会,是和当时的村主任杨秀林说的我要承包河滩地,签订合同时村委会盖章了。对于合同是否有效我说不好,希望法院依法判决。
原告张庄村民委员会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证据一、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河滩承包合同一份,证明合同涉及的河滩承包地位于村南小河两股河道中间位置,是河水冲击泥沙自然沉积形成,不属于原告所有的耕地;证据二、张庄村133户每户的家庭代表联名出具的证明三份,证明原被告双方所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未经法定程序,发包河滩地不是村民的意思表示,同时证明绝大部分村委会成员要求村委会追回违法发包出去的土地。
被告张建伟对原告张庄村民委员会出示证据质证意见为:对两份证据没有意见。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1998年3月12日,原告张庄村民委员会(甲方)与被告张建伟(乙方)签订河滩承包合同一份,合同第一条约定了河滩范围,特别约定河道不包括在内;第二条约定承包期限30年,承包费共计1500元及交付期限;第三条约定双方权利与义务,其中第一项约定河滩承包只限栽植树木,第六项约定乙方有转包和继承的权利。现原告以与被告签订的承包合同及补充规定没有经过民主议定程序,且原告对河滩地没有处分权及被告对外转包损害村民利益为由,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双方签订的《河滩承包合同》及《补充规定》无效。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及双方所举的相关证据为证。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河滩承包合同》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主要看双方签订的合同是否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时虽然没有经过民主议定程序,但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原告以此为由主张与被告签订的《河滩承包合同》无效,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以对河滩没有处分权为由,主张与被告签订的《河滩承包合同》无效,没有证据佐证。
综上所述,原、被告签订的《河滩承包合同》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秦皇岛市海港区驻操营镇张庄村村民委员会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计40元,由原告秦皇岛市海港区驻操营镇张庄村村民委员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李宝锋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陈 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