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虎门支行与卢柳婵、吴庆棠信用卡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1972民初9371号
原告: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虎门支行。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连升路金洲段龙泉大酒店一层C区。组织机构代码为797722915。
负责人:陈爱娟,该支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柱鹏,广东汉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龙海洋,广东汉章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卢柳婵,女,汉族,1966年8月7日出生,住广东省东莞市。
被告:吴庆棠,男,汉族,1967年10月6日出生,住广东省东莞市。
原告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虎门支行诉被告卢柳婵、吴庆棠信用卡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8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温建伟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并于2016年10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虎门支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柱鹏,被告卢柳婵、吴庆棠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卢柳婵、被告吴庆棠向原告共同偿还信用卡透支款本金103650元、利息以及费用(含滞纳金、手续费和短信费)[利息以及费用按《东莞银行贷记卡章程》、《东莞银行贷记卡(个人卡)领用合约》、《东莞银行贷记卡收费项目及标准》的规定计付,从2016年3月27日起计至全部款项清偿之日止,暂计至2016年8月16日止,利息为4883.7元、费用为30767.06元];2.判令被告卢柳婵、被告吴庆棠共同支付原告律师费4063元;3.确认原告对被告卢柳婵提供的位于东莞市虎门镇东方国际大厦一层街铺17、18、33A、35号商铺的使用权、位于东莞市虎门镇黄河商业城A层199号商铺的使用权享有质权,有权对该质押的权利在3000000元的最高余额内对上述债权优先受偿;4.两被告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被告卢柳婵在原告处办理了信用卡,卡号为62×××71。2012年5月4日,被告卢柳婵与原告签订了《东莞银行贷记(个人卡)领用合约》[合同编号为东银(08)2012年贷记卡字第195号],透支额度为1500000元。同日,为了保证上述债权得以顺利实现,被告卢柳婵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合同编号为东银(08)2012年最高权质字第195号],约定:由被告卢柳婵提供的位于东莞市虎门镇东方国际大厦一层街铺17、18、33A、35号商铺的使用权、位于东莞市虎门镇黄河商业城A层199号商铺的使用权作质押,为被告卢柳婵与原告在2012年5月4日至2017年5月4日期间签订的一系列融资文件所形成的债务在3000000元的最高余额内提供质押担保,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合同项下的主债权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赔偿金以及原告为实现债权而发生的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律师费、差旅费、执行费、拍卖费、评估费、公证费、送达费、公告费、财产保全费、过户费、查询费、鉴定费及其他费用)。截至2016年8月16日止,被告卢柳婵已多期没有按时偿还透支本息和费用,拖欠原告透支款本金为103650元,费用(含滞纳金、手续费、短信费)为30767.06元,利息为4883.7元。另,被告吴庆棠系被告卢柳婵的配偶,案涉债务发生于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夫妻共同债务,且被告吴庆棠知道并同意被告卢柳婵案涉债务,因此,被告吴庆棠应与被告卢柳婵共同偿还案涉债务。为实现案涉债权,原告与广东汉章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委托律师代为提起诉讼,支出律师费4063元。原告认为,被告卢柳婵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拖欠原告的信用卡透支本息实属无理,被告卢柳婵的行为已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遂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表示由于短信费没有实际产生,故删除诉讼请求以及事实和理由中关于短信费的内容,并明确两被告尚欠手续费为12138.75元以及计至2016年8月16日止的滞纳金为18628.31元。
被告卢柳婵、吴庆棠共同答辩称:第一,被告卢柳婵确认欠原告的款项,但原告没有给予被告卢柳婵还款宽限时间,即向法院起诉,且利息很高并一直在计算。第二,被告卢柳婵在办理信用卡时已经质押了几处商铺给原告,虽然没有办理质押登记,但被告卢柳婵已将商铺的合同原件交给原告保管,现原告已申请查封了上述商铺。第三,原告请求的律师费过高,极不合理。
本院经审理查明:被告卢柳婵向原告申请办理东莞银行信用卡一张,并填写了《东莞银行恒通卡柜面服务申请表》。该申请表背面有《东莞银行贷记卡收费项目及标准》,上面载明了透支款利息为每日万分之五、滞纳金按最低还款额未还部分5%收取(最低10元)。其后,原告作为甲方(发卡机构)与被告卢柳婵作为乙方(申领人)共同签订《东莞银行贷记卡(个人卡)领用合约》[编号为东银(08)2012年贷记卡字第195号],原告于2012年5月4日批准该合同。该领用合约主要约定:1.甲方根据乙方的资信状况给予乙方1500000元的额度。2.本合约项下的贷记卡透支本金、透支利息、贷记卡费用(年费、预借现金手续费、超限费、滞纳金、违约金等)等的担保按《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合同编号为东银(08)2012年最高权质字第195号]执行。3.贷记卡透支额度有效期间自2012年5月4日至2014年5月4日。4.乙方非现金交易从交易记账日起至甲方规定的到期还款日(含本日)止为免息还款期。乙方在免息还款期内偿还贷记卡账户内所有欠款的,则无须支付透支利息。否则不适用免息还款规定,乙方应按甲方相关规定支付透支利息,利息由交易日起以实际欠款金额计算至还清全部欠款为止。5.贷记卡透支按月计收复利,日利率为万分之五,如有变动按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执行。起息日以透支交易记账日为准,甲方对贷记卡账户内的存款(含还款溢缴款)不计付利息。6.若乙方在到期还款日前未能还清当期最低还款额,甲方有权按最低还款额未还部分的5%计收滞纳金。7.乙方使用额度支取现金或者转账的(预借现金),不适用免息还款期和最低还款额规定,同时乙方不但应按甲方规定缴纳预借现金手续费,而且需自交易记账日起按规定利率向甲方支付透支利息。8.贷记卡涉及的所有收费项目、具体收费标准、利率等,详见《东莞银行贷记卡收费项目及标准》的约定。9.乙方超过到期还款日,没有归还透支款等款项,甲方有权进行催收,依法追索并停止持卡人卡片之使用,甲方因此而支付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催收费用、律师费、诉讼费均由乙方承担。10.乙方同意承担主卡及其附属卡所发生的全部债务,包括但不限于:费用(年费、预借现金手续费、超限费、滞纳金、违约金等)、透支款本金、透支利息。随后原告核发给被告卢柳婵一张卡号为62×××71的信用卡。2014年6月11日,被告卢柳婵向原告申请对金额为829999.99元的账单分24期还款,手续费率为每期0.525%,每期手续费为34583.33元,24期共为97109.99883元。现原告主张被告卢柳婵尚欠原告透支款本金103650元、手续费12138.75元以及至2016年8月16日止的利息4883.7元、滞纳金18628.31元。
另查,2012年5月4日当天,被告卢柳婵作为甲方(出质人)与原告作为乙方(质权人)签订了《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合同编号为东银(08)2012年最高权质字第195号],主要约定:1.鉴于甲方愿意为乙方与吴庆棠、卢柳婵(主合同债务人)签订的一系列融资文件(以下统称“主合同”)所形成的债务提供最高额质押担保,双方签订本合同。2.甲方所担保的债权期限为2012年5月4日至2017年5月4日,最高余额为3000000元,质押担保范围包括主合同项下的主债权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赔偿金、实现债权和质权的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律师费等)和其他所有应付费用,还包括但不限于主合同项下主债权贷记卡透支款本金、透支利息、贷记卡费用。3.质押权利:(1)质押标的物(同《质押权利清单》):被告卢柳婵名下位于东莞市虎门镇东方国际大厦一层街铺17、18、33A、35号商铺的使用权、位于东莞市虎门镇黄河商业城A层199号商铺的使用权;(2)乙方质权的效力及于《质押权利清单》所列质押权利的孳息。4.质押权利登记:依法需要办理质押登记的,甲方应在本合同签订后立即到有关登记机关办理质押登记手续。5.主债权到期(包括提前到期)债务人未予清偿的,乙方有权实现质权。该质押合同的最后“补充条款确认签章”、“甲方(签字或公章)”处除有“卢柳婵”样式的签名和指纹捺印外,还有“吴庆棠”样式的签名和指纹捺印。庭审中,原告与被告卢柳婵均确认,上述作为质押物的商铺相应的租赁合同书和销售合同书的原件已交由原告保管,上述商铺并没有移交原告实际管理,亦没有办理出质登记。
再查,原告为实现本案债权,委托广东汉章律师事务所提起本案诉讼,支出律师费4063元。另,被告吴庆棠与被告卢柳婵是夫妻关系,两人于1990年2月15日登记结婚。
在诉讼过程中,原告向本院申请对两被告的财产进行保全,本院依法作出裁定并交付实施。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东莞银行恒通卡柜面服务申请表》、《东莞银行贷记卡(个人卡)领用合约》、《东莞银行贷记卡章程》、《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贷记卡账户逾期1期(含)以上透支清单、客户信息交易流水清单、通话记录、《民事委托代理合同》、存款账户回单、律师费发票、结婚登记申请书、婚姻状况证明以及本院庭审笔录等证据附卷为证。
本院认为:本案是信用卡纠纷。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真实性,两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被告签订的《东莞银行恒通卡柜面服务申请表》、《东莞银行贷记卡(个人卡)领用合约》和《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各方均应遵照执行。被告卢柳婵答辩认为利息过高,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卢柳婵在案涉《东莞银行恒通卡柜面服务申请表》和《东莞银行贷记卡(个人卡)领用合约》已明确约定利息的计算标准,且该计算标准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对被告卢柳婵的上述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卢柳婵欠原告透支款本金103650元、手续费12138.75元以及至2016年8月16日止的利息4883.7元、滞纳金18628.31元没有归还,有《东莞银行恒通卡柜面服务申请表》、《东莞银行贷记卡(个人卡)领用合约》、贷记卡账户逾期1期(含)以上透支清单、客户信息交易流水清单和通话记录为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院予以确认。被告卢柳婵没有按《东莞银行贷记卡(个人卡)领用合约》[编号为东银(08)2012年贷记卡字第195号]和双方的约定按时还款,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除归还透支款本金外,还应按上述领用合约和双方的约定支付相应的手续费、利息和滞纳金。现原告请求被告卢柳婵归还透支款本金103650元、手续费12138.75元以及计至2016年8月16日止的利息4883.7元、滞纳金18628.31元,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此外,从2016年8月17日起的利息、滞纳金,原告请求被告卢柳婵按《东莞银行贷记卡(个人卡)领用合约》[编号为东银(08)2012年贷记卡字第195号]、《东莞银行贷记卡收费项目及标准》的约定计算支付至清偿之日止,也符合双方的约定,本院亦予以支持。
关于律师费的请求。根据案涉领用合约的约定,律师费应由被告卢柳婵承担,现已实际产生律师费4063元,原告请求被告卢柳婵支付,符合双方约定,也没有违反广东省律师服务收费的标准,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吴庆棠的责任问题。本院认为,案涉借款虽然是以被告卢柳婵的名义举债,但发生于被告吴庆棠与被告卢柳婵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在没有证据显示被告吴庆棠和被告卢柳婵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被告吴庆棠与被告卢柳婵就夫妻财产有特别约定且为原告所知的情况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本院推定案涉债务属于被告吴庆棠与被告卢柳婵的夫妻共同债务。据此,原告请求被告吴庆棠对案涉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优先受偿权的问题。原告与被告卢柳婵虽然在案涉《最高额权利质押合同》中约定被告卢柳婵提供其名下的商铺的使用权作为质押物,但上述商铺并没有实际移交原告管理,亦没有办理出质登记,质权设立的条件尚未成就。现原告请求对上述商铺的使用权享有质权并享有优先受偿权,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五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卢柳婵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虎门支行归还信用卡透支款本金103650元;
二、限被告卢柳婵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虎门支行支付手续费12138.75元;
三、限被告卢柳婵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虎门支行支付利息和滞纳金{其中,至2016年8月16日止的利息为4883.7元、滞纳金为18628.31元,从2016年8月17日起的利息、滞纳金按《东莞银行贷记卡(个人卡)领用合约》[编号为东银(08)2012年贷记卡字第195号]、《东莞银行贷记卡收费项目及标准》的约定计算至透支款本金清偿之日止};
四、限被告卢柳婵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虎门支行支付律师费4063元;
五、被告吴庆棠对被告卢柳婵上述第一至四判项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六、驳回原告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虎门支行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卢柳婵、吴庆棠没有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受理费为1584元、保全费为1237元,共2821元,由被告卢柳婵、吴庆棠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温建伟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记员  黄胤华
李敏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