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朱生礼与浙江东宇建设有限公司、琚甸洋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1-2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金华市金东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金东商初字第272号
原告朱生礼。
委托代理人贾立新、张振霄。
被告浙江东宇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倪跃俊。
委托代理人傅晓云、朱挺。
被告琚甸洋,
原告朱生礼诉被告浙江东宇建设有限公司、琚甸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原告于2013年3月28日起诉来院,本院于同日审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虞宣义独任审判,于2013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生礼及其委托代理人贾立新、张振霄、被告浙江东宇建设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傅晓云、朱挺及被告琚甸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1年4月,原告向第一被告承建的位于金华市金东区澧浦镇澧兴路93号金华金年火腿有限公司新建3#厂房工地提供石渣,至2012年7月18日止原告与被告结算,尚欠原告石渣款53000元,并由第二被告琚甸洋和工地经办人严丰出具结算单一份。另查明,第二被告与第一被告系内部承包关系。现向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二被告支付原告石渣款53000元及利息2838.15元,共计55838.15元(利息从2012年7月18日开始计算,按利息万分之二点一已算至2013年3月31日止,要求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止)。2.由二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原告与第二被告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原被告主体资格的事实。
2、第二被告出具的结算单一份,证明被告欠原告石渣款53000元及石渣用于金年火腿公司工地的事实。
3、第一被告与第二被告签订的工程项目承包合同,安全生产、文明施工目标管理责任书各一份,证明第二被告的行为系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
4、第一被告与金华市理通宏发砖瓦厂签订的购销合同一份,上面的签名(严丰)与我们结算单上的签名一致,证明另一当事人与被告公司直接签订合同,经办人也是第二被告及严丰的事实。
5、农行交易明细两份,证明第二被告是第一被告公司的项目负责人,第一被告才会直接转账的事实。
被告浙江东宇建设有限公司辩称:1、第一被告没有向原告购买石渣,第二被告不是第一被告公司代表,无权代表第一被告与原告签订协议和结算2、第二被告不是第一被告的代理人、负责人,没有权力与原告交易,第二被告系个人行为,与第一被告无关;3、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所供石渣是用于金年火腿公司工地,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告只能向缔约方即第二被告主张权利。因此请求驳回原告对第一被告的诉请。
被告为证明自己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第二被告出具的承诺书一份,证明关于金年火腿公司第三号厂房的所有欠款都由第二被告自己承担的事实。
被告琚甸洋辩称:数字是对的,我签过字的。
被告琚甸洋无证据提供。
经当庭质证,对双方提供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两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2,第一被告质证:对真实性有异议,该证据没有第一被告盖章或者项目部盖章,我们对于是否用于工地及金额无法确认。第二被告无异议。本院认证:该证据是琚甸洋和严丰签字确认的结算单,其真实性应予认定,但该证据对第一被告无约束力。对证据3,第一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第二被告的行为是个人行为,第二被告不是该工程项目经理,无权代表公司签订协议及结算,对于管理责任书,是原告今天提供的证据,已经过举证期限,被告不予质证。第二被告无异议。本院认证:该证据能证明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之间存在工程承包合同关系,该合同证明两被告的对外关系是相互独立的,不是内部承包关系。对证据4,第一被告质证认为,购销合同已经过举证期限,我们不予质证。而且上面的章与项目部章不是同一枚,像是一枚电子章。第二被告无异议。本院认证:该购销合同是原告据以证明经办人身份的证据,原告提供的是复印件,未说明出处,不符合证据要件,对其证明力本院不予认定。对证据5,第一被告质证: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与本案不是同一个买卖关系,不能证明待证事实。第二被告无异议。本院认证:该证据也是据以间接证明第一被告向第三人付款,从而证明第二被告与第一被告是内部关系的事实。本院认证:该证据也是复印件,也未说明出处,不符合证据要件;且即使该证据真实,也应视是否得到第一被告追认为前提,第一被告对第二被告的行为追认的,自然约束第一被告,但不能据此推定第二被告的行为都代表第一被告。对原告的该证据不予采信。对第一被告出具的证据,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该承诺书只是公司内部对承包人的约束,对外仍应该由公司承担。第二被告无异议。本院认证:第一被告与第二被告的对外关系及责任方式不仅要依双方的约定而定,更要依法律规定而定,该证据不能据以证明第一被告的举证目的。
经审理,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2011年7月22日,第一被告浙江东宇建设有限公司与第二被告琚甸洋签订了一份《工程项目承包合同》,约定将第一被告中标的金华金年火腿有限公司新建3#厂房工程承包给第二被告施工。双方约定承包方式为:风险承包,由第二被告自负盈亏。第二被告对所承包项目在承包期间的全部债务独立对外承担无限责任。同时还签订了《安全生产、文明施工目标管理责任书》。在第二被告承包期间,向原告购买石渣。2012年7月18日,经原告与第二被告、严丰结算,确认尚欠原告石渣款53000元,由第二被告琚甸洋及严丰签字确认并出具《结算单》。该款至今未付。
本院认为,原告主张第一被告与第二被告系内部承包关系,要求二被告共同承担付款责任。对此本院认为,从第一被告与第二被告签订的承包合同的内容看,这是一个转包合同,是第一被告将自己中标的工程转包给第二被告施工,在对外经济责任上是独立的,第二被告也不是第一被告的内部职工,不是内部承包关系。原告主张自己是与第一被告建立的合同关系,或是第二被告是以第一被告的名义与原告建立的合同关系,则在订立合同时或是出具《结算单》时原告应要求第二被告提供第一被告的委托书或是要求加盖第一被告的单位公章或是项目部公章,但双方无书面合同,《结算单》上也未加盖第一被告或项目部公章,原告未能提供本案买卖关系与第一被告相关联的证明。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理,与原告联系洽谈业务的是第二被告琚甸洋,在《结算单》上签字的也是琚甸洋和严丰,原告自认严丰为工地经办人,故本院确认本案买卖合同的相对人为原告和琚甸洋。原告提供了第一被告与案外第三人签订的合同及付款单据以证明第二被告是能代表第一被告的。首先,该两份证据不符合证据要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其次,即使该证据真实,还存在第一被告是否追认的问题,第一被告在他处追认的行为不能当然推及本案;第三,在与原告的业务往来中,原告未能举证证明第二被告存在构成表见代理的事实。综上,本案的买卖关系发生在原告与琚甸洋之间,琚甸洋应按《结算单》确定的金额向原告付款,逾期未付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的其他请求应予驳回。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琚甸洋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朱生礼货款53000元及逾期付款利息(逾期付款利息自2012年7月18日起按每日万分之二点一计算至生效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98元(已减半收取),由被告琚甸洋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费1196元,至迟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交至金华市财政局,开户行:农行金华市分行营业中心,帐号:19699901040008737。逾期未预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虞宣义

二〇一三年六月五日

申请执行时效两年
书记员  夏 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