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林某甲与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行政复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2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5)鲤行初字第17号
原告林某甲,男,住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
委托代理人邹东杜,福建高融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
法定代表人吴志明,局长。
委托代理人卢腾辉,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法制大队副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洪双进,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法制大队科员。
被告泉州市公安局,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
法定代表人卢炳椿,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惠绍,泉州市公安局法制支队副支队长。
委托代理人余锦霞,泉州市公安局民警。
第三人吴某甲,男,住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
第三人林某甲,男,住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
第三人林某乙,男,住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
原告林某甲不服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作出的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及被告泉州市公安局作出的泉公复决字(2015)12号行政复议决定,于2015年8月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于同月19日向被告及第三人送达了起诉书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吴某甲、林某甲、林某乙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三人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林某甲及其委托代理人邹东杜,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的委托代理人卢腾辉、洪双进,被告泉州市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余锦霞、第三人吴某甲、第三人林某乙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林某甲经本院依法通知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于2015年5月15日作出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该决定书认定,2014年11月13日16时许,原告林某甲在鲤城区某小区11幢三楼晒台因与302室业主林某甲就维修晒台纠纷,但无证据证实林某甲有殴打林某甲的行为,林某甲殴打他人违法事实不能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五条第(二)项之规定,决定对林某甲不予行政处罚。原告林某甲不服,向被告泉州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被告泉州市公安局于2015年7月21日作出泉公复决字(2015)12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作出的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
原告林某甲诉称,因其举报第三人某小区11幢302室业主林某甲、林某乙在其201室屋面违法搭建,林某甲、林某乙对其怀恨在心。2014年11月13日下午14时许,林某甲、林某乙组织他人砸毁惠东建筑公司为修复201室屋面而搭建的木梯及施工工具。当日下午16时许,原告林某甲到201室屋面拍照时,被林某甲殴打。林某甲、林某乙二人殴打举报人,砸毁工具,阻碍施工,扰乱社会秩序,其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三条、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应当受到治安处罚。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在处理该起治安案件中,超过法定办理期限。综上,被告作出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且程序违法。请求判决撤销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作出的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及被告泉州市公安局作出的泉公复决字(2015)12号维持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行政行为的行政复议决定。
原告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依据:
证据1、林某甲身份证,证明原告的主体身份信息。
证据2、吴某甲身份证,证明第三人吴某甲的主体身份信息。
证据3、拆迁补偿安置补充协议,证明原告选定的安置房屋址在某小区11幢201室。
证据4、契税完税证、选房细则、违章通知,证明302室业主林某甲、林某乙对晒台仅有使用权,无产权。
证据5、交房通知单,证明原告所有的201室在交房时,就存在屋面、墙体、裂缝漏水等情形。
证据6、城南片区指挥部、鲤城区执法局关于城南片区堤后路11号楼201室屋面施工维修的方案、泉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函件、《通知》、施工单位施工受阻事宜,证明经惠东建筑工程公司对201室屋面漏水进行技术检查,认为漏水系302室业主在晒台上建造花圃、养鱼池等构筑物,严重破坏原设计施工的防水层及排水设施造成。惠东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对201室屋面进行施工维修时,遭受302室业主阻挠并破坏施工工具。
证据7、照片,证明302室业主的违法搭建情况及破坏阻挠施工现场的情况。
证据8、病历资料、疾病证明书及发票,证明原告林某甲被林某甲殴打受伤的事实。
证据9、控告书、受理信访事项告知单、告知单的回复,证明原告林某甲在公安机关立案后曾向公安机关提出信访控告。
证据10、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对第三人林某甲作出不予行政处罚的行政行为。
证据11、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于2015年5月15日作出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告未收到上述决定书载明的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
证据12、申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原告不服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在法定的期限内提起行政复议。
证据13、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被告泉州市公安局维持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及被告泉州市公安局辩称,2014年11月13日下午,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临江派出所接到辖区内某小区11幢302室业主林某甲报警。林某甲称201室业主林某甲带工具私自从201室阳台爬到302室晒台,私闯民宅并破坏其三楼晒台。因双方涉及相邻权纠纷,公安民警处警后通知林某甲、林某甲到临江派出所化解。在化解过程中,原告林某甲提出其在三楼晒台被第三人林某甲殴打,第三人林某甲也诉称被林某甲殴打。根据双方陈述,临江派出所对该案进行受理并调查取证。经查,案发现场无监控视频,周边居民均称未看到原告林某甲与第三人林某甲的纠纷过程。结合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物证鉴定室于2015年4月12日对原告林某甲作出的不构成轻微伤的鉴定意见,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认定该案没有违法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五条第(二)项之规定,对第三人林某甲作出不予行政处罚的决定。2014年11月13日,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对该案立案受理,因案件复杂,经报批,于同年12月13日延长办理期限一个月。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在受案当日即通知林某甲进行伤情鉴定,直到2015年4月12日,关于林某甲的伤情鉴定意见才得以作出,上述鉴定期间,不计入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于2015年5月15日作出相关处理决定并未超出法定办案期限。综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对第三人林某甲作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及被告泉州市公安局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
证据1、泉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据2、行政复议申请书。
证据3、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据4、送达回执,证明案件处理结果,且该结果依法送达。
证据5、受案登记表,证据6、现场处警情况登记表、受案回执,证据7、呈请延长治安案件办理期限报告书,证明案件来源及受理情况。
证据8、被传唤人家属通知书,证据9、人身安全检查记录,证据10、林某甲陈述,证据11、林某甲陈述,证据12、证人证言(6份),证据13、伤情鉴定通知书、鉴定意见,证据14、鉴定结论告知书,证据15、现场照片,证明案件的调查情况。上述案件调查情况的相关文书材料还可证明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在办理该案过程中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
证据16、有关的书证。
证据17、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证据18、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证明行政处罚已履行告知程序。
证据19、当事人基本情况的相关文书材料及工作说明。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五条第(二)项、第九十九条。
被告泉州市公安局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
证据1、林某甲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书、身份证复印件、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行政复议申请书所列附件证据材料3份,复议期间林某甲补充提交的证据3份,证明林某甲行政复议的申请事项。
证据2、泉公复答字(2015)12号行政复议提交答复通知书,证明其依法受理林某甲的行政复议申请并通知被申请人答辩。
证据3、泉公复决字(2015)1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其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的具体内容。
证据4、送达回执,证明相关复议决定已依法送达。
依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依据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五条,证明其复议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及其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权利来源。
第三人吴某甲认可原告林某甲的意见。吴某甲未提供任何证据。
第三人林某乙认可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及被告泉州市公安局的意见。林某乙未提供任何证据。
依原告林某甲申请,本院依法调取泉州市公安局110接警单3份:当天12时53分许,林某乙报警称家里阳台被邻居恶意损坏。14时01分许,林某甲报称邻里纠纷。16时14分许,林某甲报称有人闹事。上述报警记录证实案发情况。
本院经现场勘验调取现场照片8张。
经庭审,原告对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提供的证据质证如下:对证据1、证据2、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无异议;对证据3,该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有误;对证据5、证据6,其不清楚;对证据7,其认为公安机关延长办案期限,应当告知其,但其并未收到;对证据8、证据9的真实性有异议,上述书证并没原告签名;对证据10的真实性有异议,第三页没有原告签名;对证据11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内容不清楚;对证据12的真实性有异议,吴某甲为文盲,不懂得看笔录,对其他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无异议,内容不清楚;对证据13有异议,原告没有签收,也不知情,该鉴定意见其直到诉讼阶段才看到;对证据14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告知已经超过法定期限;对证据15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16的真实性无异议,内容有异议;对证据17的真实性有异议,原告没有签字。对证据18、证据19的真实性无异议。
原告对被告泉州市公安局提供的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但认为被告泉州市公安局不应当维持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的行政决定,故泉州市公安局的法律依据错误。
第三人吴某甲同意原告林某甲的质证意见。
第三人林某乙对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及泉州市公安局提供的证据、依据均无意见。
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及被告泉州市公安局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如下:对证据1、证据2、证据12、证据13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无异议。对证据3至证据7,证据9、证据10,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不予质证;对证据8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份证据无法证明其要证明的对象;对证据11的真实性无异议,法医学鉴定已经依法送达,而并非原告所讲的没有送达。
第三人吴某甲对原告林某甲提供的证据均无意见。
第三人林某乙同意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及被告泉州市公安局的质证意见。
原告林某甲、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被告泉州市公安局、第三人吴某甲、第三人林某乙对本院调取的证据及勘验形成的照片均无意见。
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确认: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及被告泉州市公安局向法庭提交的证据均系在办案过程中依法形成,内容真实,来源合法,本院全部予以确定。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提交的呈请延长治安案件办理期限报告书系公安机关内部报批文书,无法律规定应当送达当事人;吴某甲虽为文盲,但公安机关有将询问笔录等念与其听,且询问笔录有吴某甲本人签名,真实可信;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虽没有原告林某甲签名,但办案人员对林某甲拒签的情形均记录在案;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的鉴定意见有林某甲的签名,符合送达的法定形式,原告林某甲未在规定时间内向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视为认可该鉴定意见。综上,对原告林某甲及第三人吴某甲的质证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证据2、证据11、证据12、证据13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3至证据7,证据9至证据10,因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对原告提供的证据8,上述病例及医院收据仅证实原告林某甲受伤医治的事实,无法证明林某甲的伤系第三人林某甲造成,原告林某甲关于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能成立。
经审理查明,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于2015年5月12日作出泉公鲤(临)不罚决字(2015)001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依法对第三人林某甲不予行政处罚。原告林某甲对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作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不服,于2015年5月27日向被告泉州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被告泉州市公安局于2015年7月21日作出泉公复决字(2015)12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所作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
另查明,原告林某甲系鲤城区某小区11幢201室业主,第三人林某甲系同幢302室业主。201室的屋面即为302室的晒台。2014年11月13日下午16时许,双方因屋面维修及晒台违建问题发生纠纷,后林某甲先行报警。公安机关处警后将原告林某甲,第三人林某甲带至临江派出所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原告林某甲及第三人林某甲均称被对方殴打,泉州市公安局临江派出所当日对该案立案侦查。经民警调查走访,案发现场无监控录像,相关证人也不清楚案发现场情况。2014年11月13日、2014年11月14日,原告林某甲两次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就诊,2014年11月19日该院出具疾病诊断证明书载明:1、右胸壁软组织挫伤;2、右手软组织挫伤。经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法医鉴定书于2015年4月12日鉴定,原告林某甲的损伤程度不构成轻微伤。
本院认为,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具有作出不予行政处罚的职权;被告泉州市公安局作为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的上级机关,具有办理林某甲行政复议案件的职权。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受案后,及时调查取证,并对林某甲作出伤情鉴定;在作出不予行政处罚决定前已履行告知义务,且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法送达;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已按规定报延办案期限,扣除对林某甲进行伤情鉴定的期间,该治安案件的办理并未超出法定期限。综上,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作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原告林某甲虽指控被第三人林某甲殴打,但经公安机关调查查明,案发现场仅有林某甲、林某甲二人,双方均称被对方殴打,但均否认殴打对方。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疾病诊断证明书虽能证明林某甲有受伤就诊,但因该伤情为软组织挫伤,不构成轻微伤,且无其他证据可印证该伤情由第三人林某甲造成,故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根据林某甲、林某甲的陈述、证人证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等证据,认定林某甲、林某甲双方存在纠纷,但无证据证实林某甲有殴打林某甲的行为,违法事实不能成立,因而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五条第二项之规定,对第三人林某甲不予行政处罚,属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告泉州市公安局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维持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行政行为的复议决定,程序合法,内容适当。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林某甲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林某甲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江农
审 判 员  杨 芳
人民陪审员  吴景阳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陈 曦
附注: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