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田浩、涞水县华大核桃农民专业合作社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冀06民终185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田浩,男,1985年5月20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来,定兴县法律援助中心法律援助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涞水县华大核桃农民专业合作社,住所地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永阳镇周家庄村。
法定代表人:丁永,系该合作社社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丁启,该合作社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振生,河北精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田浩因与被上诉人涞水县华大核桃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华大合作社)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人民法院(2017)冀0623民初11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2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田浩上诉请求:1.撤销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人民法院(2017)冀0623民初1121号民事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2.上诉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1.一审法院采信的被上诉人提交的农业局调查报告和种子质量认定书不能作为合法、有效证据使用,认可该证据是不恰当的。根据《农作物种子质量纠纷田间现场鉴定办法》有关规定,现场鉴定由田间现场所在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所属的种子管理机构组织专家鉴定组进行,专家鉴定组鉴定时,应通知申请人和当事人到场。而农业局的调查、鉴定行为完全违背以上规定。根据《民诉法》的相关规定,鉴定申请应向法院提出,由法院委托专业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对种子真假的鉴定应由省级以上种子管理机构鉴定。农业局做鉴定时未告知上诉人,亦未通知上诉人到场,事后未给上诉人报告。上诉人认为出苗不好是因被上诉人种植管理不善造成的;2.一审法院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产品质量法》不恰当。因种子未做鉴定前不能认定为缺陷产品,且种子质量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六项所指内容,不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3.一审法院认定各项赔偿数额过高。工人工资不可能达到61636元,被上诉人未提供有效证据证实浇地投入和农药费。土地承包费亦判定过高。
被上诉人华大合作社辩称,1.涞水县农业局依据上诉人无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出售的种子无标签和使用说明的事实,依据《种子法》认定为假种子。涞水县农业局作为农业行政主管机关,依法调查相关事实,并依据调查结果对上诉人出售的种子质量作出认定,属于行政确认,为合法有效证据。且就种子质量问题,行政主管部门已作出处理,无需田间鉴定。而法院委托鉴定与田间鉴定属于不同程序,不能同时适用。上诉人主张种子无问题,负有举证义务;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种子属于产品质量法所称的产品,受该法约束。上诉人所售种子无标签和使用说明,无生产经营档案,属于缺陷产品。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上诉人应承担其所售种子合格的举证义务;3.被上诉人主张的赔偿项目和数额是最基本的损失,且被上诉人起诉的数额远低于实际损失。
华大合作社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田浩退还华大合作社药材种子货款51750元;2.判决田浩赔偿华大合作社经济损失358105元;3.本案诉讼费由田浩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4月3日,华大合作社经营负责人丁启与田浩商谈药材种植合作事宜。双方口头约定:田浩负责提供各种药材种子、苗木,提供技术指导。按照约定,田浩为华大合作社提供了射干种子1100斤,黄芪种子300斤,防风种子100斤,板蓝根种子700斤,金银花苗2000棵。华大合作社共支付给田浩药材种子货款48350元。华大合作社将购买的药材种子播种,经一审法院现场勘查,华大合作社种植的药材的地上杂草丛生,未见活体植株。经河北省涞水县农业局认定,田浩销售给华大合作社的种子为假种子。一审法院认为,关于华大合作社主体是否适格。华大合作社提交的田浩为其出具的收款条,证明华大合作社从田浩处购买的药材种子。华大合作社提交的其与锦绣花园绿化工程服务有限公司土地经营权流转协议书,证明华大合作社从锦绣花园绿化工程服务有限公司租赁的土地。结合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本案中涉及的种植药材的土地系华大合作社从锦绣花园绿化工程服务有限公司处租赁的土地,所以华大合作社为本案的适格主体。关于播种的药材出苗率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管理不合格还是种子本身质量不合格。根据华大合作社、田浩提交的证据,田浩承诺提供技术指导,田浩没有相关证据证明是管理不合格造成的出苗率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对于因产品质量引发的纠纷,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即应由田浩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其向华大合作社出售的种子质量合格,但田浩向法庭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其向华大合作社销售的种子质量合格,同时也没有提供种子经营档案。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的相关规定,种子经营实行许可证制度,种子经营者必须先取得种子经营许可证后,方可凭种子经营许可证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申请办理或变更营业执照。种子经营者应当建立种子经营档案,载明种子来源、加工、储藏、运输和质量检测各环节的简要说明及责任人、销售去向等内容。一年农作物种子的经营档案应当保存至种子销售第二年。据此规定,田浩未取得种子经营许可证,从事种子经营,属违法经营。田浩应提供证据证明其向华大合作社出售的种子质量合格,其未能提供证据,应负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认定,田浩向华大合作社销售的种子质量不合格导致出苗率低。关于华大合作社有何损失,损失数额为多少。田浩向华大合作社销售的药材种子,种子出苗率低,经一审法院现场勘查,杂草丛生,未见药材活体植株。一审法院认为,华大合作社种植的药材出苗率低,无法成活导致华大合作社无法销售,没有收成,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依据民事侵权案件处理的基本原则中的补偿原则为宜进行计算。华大合作社请求田浩赔偿种子损失51750元,因华大合作社当庭承认其只给付田浩48350元,尚欠3400元,故一审法院认定田浩应赔偿华大合作社种子货款48350元。华大合作社种植药材的土地系租赁他人的土地,每亩地每年租金1000元,结合华大合作社提交的书面证据,可以证明是400多亩,田浩在定兴县消费者协会投诉调解时表示按照播种机测算种植药材的亩数为408亩,结合本案其他证据,一审法院认定种植药材的亩数为408亩,华大合作社请求按照每亩地500元计算,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认定田浩应赔偿华大合作社土地租金204000元。华大合作社请求田浩赔偿人工工资92455元、浇地投入13742.4元,一审法院认为华大合作社种植药材共计408亩,华大合作社共承包土地600多亩,华大合作社雇佣工人工资系按天发放,一审法院酌情支持工人工资的2/3、浇地投入的2/3,即工人工资61636元、浇地投入9162元。华大合作社请求田浩赔偿的播种费12240元、耕地费20650元,一审法院认为有相关证据证明药材播种的亩数为408亩,播种每亩30元,耕地每亩50元,所以支持田浩赔偿华大合作社播种费12240元、耕地费20400元。华大合作社请求田浩赔偿华大合作社农药费20814元,有相关证据予以证明,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田浩赔偿华大合作社共计376602元。综上所述,田浩未提供证据证明其销售给华大合作社的种子质量合格,应负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田浩的抗辩理由依法不予成立。华大合作社种植的药材出苗率低,无法成活,无法销售,导致华大合作社无收成,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依据民事侵权案件处理的基本原则中的补偿原则为宜进行计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的规定,判决:“一、田浩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15日内赔偿涞水县华大核桃农民专业合作社药材货款48350元、土地租金204000元、工人工资61636元、浇地投入9162元、播种费12240元、耕地费20400元、农药费20814元,共计376602元。二、驳回涞水县华大核桃农民专业合作社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450元,由田浩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所查明的事实、采信的证据与一审无异。
本院认为,关于涞水县农业局出具的种子质量认定书及调查报告,涞水县农业局作为农业行政主管机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的有关规定对涉案种子作出的认定具有证明力,田浩虽不予认可,但未提出相关反证,故一审法院予以采信并无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禁止生产经营假、劣种子,田浩的行为违反了国家强制性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田浩与华大合作社之间形成的买卖合同应属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因田浩销售假种子存在严重过错,故其应赔偿华大合作社的损失。田浩主张赔偿金额过高,但未提供相应反证,故对其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田浩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448元,由田浩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郭菡
审判员  祁峰
审判员  曲刚

二〇一八年五月三日
书记员  刘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