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倪邦国与高新福、蓝松辉、谢周、马彪租赁合同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2-2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青海省茫崖矿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茫民初字第141号
原告:倪邦国,男,1982年10月1日出生,现住新疆库尔勒市。
委托代理人:苏合群,青海彰杨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拥军,青海彰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高新福,男,1969年7月18日出生,现住茫崖行政委员会。
被告:蓝松辉,男,1974年4月6日出生,现住广东省汕头市。
委托代理人:黄国忠,男,1963年11月8日出生,现住广东省饶平县。系被告蓝松辉朋友。
被告:谢周,男,1964年5月8日出生,住青海省茫崖行政委员会。
被告:马彪,男,1969年5月20日出生,住青海省民和县大庄乡。
原告倪邦国与被告高新福、蓝松辉、谢周、马彪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2月2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第一次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苏合群、被告高新福及被告蓝松辉委托代理人黄国忠到庭参加诉讼。2016年6月21日,本院追加谢周、马彪为共同被告,于2016年9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第二次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苏合群、被告高新福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蓝松辉、谢周、马彪经本院依法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倪邦国诉称,2015年7月,经他人介绍与被告相识,后被告提出租用原告的挖掘机前往新疆若羌县阿尔金山一带采金,并表示各项采金手续齐全、合法,出于信任,双方签订了”工程机械租赁合同”,原告将自己的成工50E-3装载机二台租给被告使用,租金分别为每月每台40000元。合同签订后,原告连同机械在被告的带领下前往合同约定的地点,从出发地到终点,共行走了13天到达目的地,在该地工作仅8天,就被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公安局发现,将原告及其他被骗来的各种工程机械全部扣押,但被告全部躲避不见,原告等人去可可西里管理局要求返还机械,该局告知原告等人,因被告非法进入可可西里采金,不同意退还机械。被告租用原告机械,从事非法采金活动,导致机械被扣押,被告应承担全部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1.判令二被告连带支付租赁费320000元及食宿费10000元(2015年8月8日至12月8日);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原告当庭出示以下证据:
1.倪邦国与高新福、蓝松辉签订的《工程机械租赁合同》一份,拟证明倪邦国自2015年7月8日起开始向高新福、蓝松辉出租成工50E-3装载机二台,装载机工作地点为阿尔金山金鱼湖,约定租金分别为每月每台40000元。
2.装载机合格证、发票及收据,拟证明原告向被告出租的二台装载机系原告合法取得的财产。
3.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拟证明倪邦国出租给高新福、蓝松辉的机器设备,因被告的非法采金活动,被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扣押。
对于上述证据1、2、3的真实性,被告高新福均不持异议,但其认为证据1的合同实际是倪邦国与马彪、谢周洽谈的,高新福、蓝松辉只是签订了合同而已;对于证据3中扣押物品清单中的设备持有人登记为高新福,高新福认为其并未去过可可西里,扣押物品清单也不是他签的字。
对于上述证据1、2、3的真实性,被告蓝松辉委托代理人亦不持异议,但其表示对于机器设备被扣押之事并不知情。
被告高新福辩称,1.原告主张的租赁费不能支付那么多,应当按实际干活天数支付租赁费,而且被告已支付了一个月的租金,原告所主张的320000元租金不应支持;2.被告有在阿尔金山金鱼湖采金的合法手续,至于车队是如何进入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被告并不知情,是合伙人马彪、谢周带的路;3.租赁合同实际是马彪与原告洽谈的,谈成后,应原告的要求,由高新福、蓝松辉二人签署该合同。
被告蓝松辉辩称,1.合同并非原告倪邦国亲自签署,而是由一名姓陈的司机代签的,该司机是否获得了倪邦国的授权,被告并不清楚;2.进入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采金本就是非法行为,被告方并未胁迫原告工作人员进入该区域,因此被扣押的责任不应当由被告承担;3.马彪、高新福等人向蓝松辉承诺了采金是合法的,因此蓝松辉对于非法采金行为并不知情;4.采金机械的租赁不属于蓝松辉管理的事项,因此租赁费用不应当由蓝松辉承担。
为支持其答辩主张,被告高新福、蓝松辉委托代理人当庭出示以下证据:
1.2015年7月1日,高新福、蓝松辉、谢周、马彪签订的合作协议,拟证明机器设备并非蓝松辉投资的,蓝松辉是以现金投资。
2.马彪房产证及高新福茫崖宾馆合伙协议、股权抵押协议以及打款账单,拟证明马彪和高新福向蓝松辉承诺采金行为属合法开采,为表示其开采的合法性,马彪、高新福二人分别用房产及股权向蓝松辉做出了保证。
对于上述证据1、2的真实性,原告不持异议,但认为上述协议或担保行为系二被告与他人之间的内部协议,作为车辆出租方的原告,对上述事项并不知情,且上述合作协议也与本案无关。
经审理查明,2015年7月1日,高新福、蓝松辉、谢周、马彪等四人签订了《合作协议》,约定四人共同投资开采金矿。合同签订后,高新福、蓝松辉向倪邦国称其拥有采金许可证,并与倪邦国协商租赁装载机事宜。经双方协商,高新福、蓝松辉于同年7月8日与倪邦国签订了《工程机械租赁合同》二份,约定倪邦国将其所有的成工50E-3装载机二台出租给高新福、蓝松辉,工程项目地点为新疆若羌阿尔金山金鱼湖。双方同时约定租金为每台每月40000元,租赁期间,高新福、蓝松辉为倪邦国的机手(司机)提供食宿。合同签订后,倪邦国依约向高新福、蓝松辉提供了相应挖掘机及驾驶人员,高新福、蓝松辉亦向倪邦国支付了一个月的租金。然而高新福、蓝松辉等人并未将租赁设备投入约定的阿尔金山金鱼湖,而是由其合伙人谢周将采金队伍连同租赁设备开入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进行采金。同年8月9日,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公安分局因非法采金将谢周带领的采金队伍抓获,并将倪邦国出租给高新福、蓝松辉的装载机作为采金工具予以扣押,截止本院第一次开庭之日,挖掘机尚未退还。
本院认为,被告高新福、蓝松辉与倪邦国签订租赁合同后,在承租期间擅自改变租赁物约定的使用地点及用途,进行非法采金活动,导致原告倪邦国所有的租赁物被扣押,并造成相应租金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九条”承租人未按照约定的方法或者租赁物的性质使用租赁物,致使租赁物受到损失的,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并要求赔偿损失”之规定,被告应当就其擅自改变租赁物使用地点,造成原告损失的行为进行赔偿。因租赁物截止第一次庭审之日,一直处于被扣押状态,故原告请求被告按照租赁合同约定金额支付4个月租金(自2015年8月8日至12月8日)的意见,在其合理损失范围内,予以支持。原告关于被告支付食宿费的意见,虽合同约定食宿费应由被告承担,但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出工人数、天数及伙食标准等事项,故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因该租赁物系用于高新福、蓝松辉、谢周、马彪等四人的合伙事务,故租赁费用应属合伙债务,四合伙人应对该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高新福关于只应支持装载机实际施工期间的租金的意见,因其个人合伙组织擅自改变租赁物约定用途进行非法活动导致被扣押,始终未能返还原告,租金损失已实际发生,故其意见不予采纳。被告蓝松辉关于其并非实际承租人,不应承担履约及赔偿责任的意见,因其作为与原告签订合同的相对方之一,其与被告高新福等人之间的内部约定及纠纷不得对抗本案原告,故其答辩意见,不予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高新福、蓝松辉、谢周、马彪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支付原告倪邦国租金320000元;
二、驳回原告倪邦国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250元,由被告高新福、蓝松辉、谢周、马彪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廖 海 峰
代理审判员 彭毛扎西
人民陪审员 马 剑 芳

二〇一六年十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张 运 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