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湖北大江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陈静、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12-3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鄂民申192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湖北大江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黄石大江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冶中路特*号。
法定代表人:谌宏海,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宏平,该公司人力资源部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颖,该公司法律事务部职员。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陈静,女,1963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黄石市。
原审被告: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原大冶有色金属公司)。住所地: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大道***号。
法定代表人:张麟,该公司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湖北大江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江公司)因与被申请人陈静、原审被告大冶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鄂02民终45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大江公司申请再审称:1、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陈静没有提供任何有效证据证明其1992年至2004年12月间在何单位何岗位工作,更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大江公司2004年接手管理冶炼加工厂。原判决认定“陈静自1992年到原大冶有色金属公司附属冶炼加工厂工作直至2015年1月”和“大江公司于2004年才接手管理该冶炼加工厂”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2、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大冶有色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冶有色实业公司)民营化改制职工安置和补偿名册中没有陈静,陈静改制前不是大冶有色实业公司的在册职工,与大冶有色实业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也不属于改制后的大江公司的安置人员。2004年陈静与大江公司首次签订合同,并不是劳动合同主体的变更,陈静不是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也不属于劳动者仍在原工作场所、工作岗位工作的情形。陈静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五条第二款第(一)项“劳动者仍在原工作场所、工作岗位工作,劳动合同主体由原用人单位变更为新用人单位。应当认定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的情形”规定的情形。原判决认定陈静属于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的情形适用法律错误。(2)陈静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无法办理退休手续,是因陈静缴费年限不够,与大江公司无关。原判决认定陈静与大江公司仍属劳动关系适用法律错误。(3)陈静2013年10月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双方劳动合同终止。2013年10月后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应属劳务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并未规定用人单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解除与被用工者劳动合同,终止劳动关系需支付经济补偿。原判决判令大江公司应支付陈静经济补偿适用法律错误。(4)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鄂民申字第747号民事裁定认定的“自1992年至2004年年底期间,大江公司与陈静并未签订劳动合同,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大江公司也不是陈静的用人单位”和(2015)鄂民申字第00476号民事裁定认定的“陈静的再审要求将其1992年参加工作至2004年的工龄计入到大冶有色金属公司的工作年限,大江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的相关事实证明1992年至2004年年底期间,大江公司与陈静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判决判令大江公司向陈静支付1992年至2004年底期间的经济补偿金适用法律错误。综上,大江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1、关于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是否缺乏证据证明的问题。陈静提供了证据证明其1992年至2004年12月在原大冶有色金属公司附属冶炼加工厂工作,2004年大江公司接手管理原大冶有色金属公司附属冶炼加工厂,而且大江公司申请再审时提供的本院(2011)鄂民申字第747号裁定中也作出了相关认定。故大江公司以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为由申请再审的理由不能成立。2、关于原判决适用法律是否确有错误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五条第二款第(一)项“劳动者仍在原工作场所、工作岗位工作,劳动合同主体由原用人单位变更为新用人单位。应当认定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的情形”的规定,并未要求新用人单位是由原用人单位改制或变更而来。陈静虽然不是大江公司改制前身大冶有色实业公司的职工,但是其在2004年12月1日与大江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前是原大冶有色金属公司附属冶炼加工厂的职工,2004年,陈静作为原大冶有色金属公司附属冶炼加工厂的职工划归大江公司统一管理。大江公司以陈静不是大江公司改制前身大冶有色实业公司的职工为由主张陈静不属于上述规定的情形,属于对法律错误的理解。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的规定,没有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双方就还是劳动关系。本案,陈静不管是因其本人原因,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在2013年10月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确实未能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因此,陈静与大江公司在大江公司2015年1月20日解除陈静劳动合同前仍是劳动关系。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但是,大江公司与陈静劳动合同并未自动终止。大江公司在陈静2013年10月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并未根据上述规定与陈静解除劳动合同,而是继续履行直至2015年1月20日,才作出《关于解除陈静劳动关系的决定》单方与陈静解除劳动合同。在此情形下,大江公司再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并未规定用人单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解除与被用工者劳动合同,需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为由主张不应当支付陈静经济补偿不符合立法本意,大江公司应当支付陈静经济补偿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五条第一款“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原用人单位未支付经济补偿,劳动者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与新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或者新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提出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在计算支付经济补偿或赔偿金的工作年限时,劳动者请求把在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新用人单位工作年限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陈静在解除劳动合同计算经济补偿时请求将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新用人单位工作年限符合上述规定。故大江公司以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为由申请再审的理由不能成立。综上,大江公司的再审申请事由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规定的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湖北大江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严浩
审判员  徐艺
审判员  兰飞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日
书记员  戈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