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卫某2与刘某1、刘某2等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2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晋08民终306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1,女,1986年12月19日出生,汉族,夏县村民,现住。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2,男,1964年3月7日出生,汉族,夏县人,现住夏县,系刘某1之父。
上诉人(原审被告):卫某1,女,1967年4月1日出生,汉族,夏县村民,现住,系刘某1之母。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卫某2,男,1985年4月26出生,汉族,夏县村民,现住。
上诉人刘某1、刘某2、卫某1因与被上诉人卫某2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山西省夏县人民法院(2018)晋0828民初7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刘某1、刘某2、卫某1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予以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一审判决认为“被告收受原告彩礼数额较大,势必给原告生活带来一定困难”明显错误。各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所给付的彩礼145440元符合当地的彩礼习惯,且在一审中,被上诉人并未提供相应有效的证据证明被上诉人结婚而导致生活困难,仅提供村委会的证明,该证明不能如实反映真实情况,证实不了被上诉人因为给付彩礼而导致家庭生活困难,生活困难应当由民政部门进行实际认定,故该证据并没有证明力,一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2、一审认为双方共同生活时间较短,共同生活了几个月是错误的。其实,双方自结婚后一直生活在一起,至判决离婚时已近两年,并非一审认为的共同生活了几个月。二、一审判决将上诉人的陪嫁物返还明显不符合司法实践,违反了当地的基本风俗。1.一审认为返还彩礼133308元错误,依据当地实践结合本案,上诉人收到被上诉人给付的145440元彩礼,故本案彩礼最高应返还数额为4363元。2.一审判决陪嫁物归刘某1是错误的。因为根据当地风俗,男方给女方的彩礼是让女方购置陪嫁物,女方购置陪嫁物后陪给男方后所有权即归男方所有,离婚时,陪嫁物均折抵彩礼款。本案中,上诉人的陪嫁物总价值远远超过了彩礼款,该陪嫁物现均在被上诉人家中,且一直由被上诉人使用至今,现陪嫁物的价值大打折扣,一审判决陪嫁物归上诉人明显违反公平公正及当地风俗。在司法实践中,均判决陪嫁物折抵彩礼,而不是判归女方所有,也有利用判决的执行。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上诉人的陪嫁物价值较大,完全可以折抵被上诉人所给付的彩礼,一审判决明显不当,故不存在予以返还彩礼的情形,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应当依法予以驳回。
被上诉人卫某2辩称,上诉人提出上诉纯是无理缠讼,依法应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一审认定答辩人通过媒人手支付上诉人彩礼145440元和转账支付购车款50000元是不争的事实,故一审酌情认定由上诉人返还133308元,认定合理、合法。事实是,答辩人通过媒人支付上诉人45440元彩礼款等物,且答辩人还通过转账支付给上诉人刘某150000元,尽管一审对支付该5万元事实进行认定,但未做处理,答辩人并未放弃主张返还的权利。另上诉人刘某1与答辩人虽然结婚,但二人共同生活时间确实很短,且双方产生了矛盾,为此答辩人先后两次一年多时间向法院提出离婚,足以说明二人生活时间短暂,根本不存在上诉人所说的自结婚后一直生活在一起之说。二、一审认定上诉人的陪嫁物归其所有,认定事实清楚。现上诉人认为用陪嫁物折抵彩礼款,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使用法律正确,依法应驳回上诉人,维持原判决。
卫某2向一审法院请求:判令三被告共同返还原告支付的彩礼款184888元及银铃铛两个。
一审法院查明:2016年6月份,原告与被告刘某1经人介绍相识,同年9月7日领取结婚证,同年9月18日,双方按照农村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开始共同生活。2017年春节期间,双方因生活琐事发生争执后,被告刘某1离开原告家,开始分居生活。后原告曾两次起诉至人民法院要求离婚,2018年4月11日,双方被判决离婚。婚前,被告通过媒人接收原告彩礼款计145440元,银铃铛2个,被告回原告礼金5000元。2016年9月8日,原告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被告刘某1支付购车款5万元。被告刘某1的陪嫁物有:思域牌白色轿车一辆、美的空调一台、四门衣柜一顶、沙发一套、鞋柜一顶、饮水机一台、衣架一个、床上四件套、被套两个、褥子两条、床单六条、被子五条等。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原告提供村委会证明、转账凭证、证人刘某3证言,被告提供购车发票、保单、清单等证据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第十条第二项,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彩礼应当返还。本案中,原告与被告刘某1虽办理了结婚登记,但共同生活时间较短,被告收受原告彩礼数额较大,势必给原告生活带来一定困难,但同时考虑双方毕竟共同生活了几个月,该彩礼在共同生活中有一定支出,故应酌情返还彩礼款133308元为宜。银铃铛两个是双方的赠与行为,原告要求返还,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刘某1的所有陪嫁物应归其所有,但其其他辩解,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第十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刘某1、刘某2、卫某1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返还原告卫某2彩礼133308元;二、被告刘某1的陪嫁物:思域牌白色轿车一辆、美的空调一台、四门衣柜一顶、沙发一套、鞋柜一顶、饮水机一台、衣架一个、床上四件套、被套两个、褥子两条、床单六条、被子五条归被告刘某1。案件受理费1999元,由原告卫某2负担199元,被告刘某1、刘某2、卫某1共同负担1800元。
二审期间,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经一二审查明,本案卫某2与刘某1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同年9月18日,按照农村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开始共同生活,2017年春节期间刘某1离家开始分居生活,2018年4月11日双方被判决离婚。双方登记结婚至判决离婚时不足两年,结婚后不足一年就分居生活,被上诉人卫某2给付三上诉人彩礼款145440元,刘某1回礼5000元,卫某2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刘某1支付购车款5万元,以上事实双方并无异议。原审根据本案实际,结合本地司法实践,酌情认定上诉人返还被上诉人彩礼款133308元并无不当。故上诉人称原审认定双方共同生活几个月事实错误、原审认定返还彩礼比例不当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规定,一方婚前财产为夫妻一方的财产,刘某1的陪嫁物系婚前财产为刘某1个人所有,上诉人称陪嫁物应折抵彩礼款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据,应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967元,由上诉人刘某1、刘某2、卫某1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任志敏
审判员  杨云芳
审判员  李满良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梁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