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温如与曹小树排除妨害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2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安新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冀0632民初713号
原告张温如,男,汉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李秘颖、白长青,系河北红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曹小树,男,汉族,农民。
原告张温如与被告曹小树排除妨害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温如及其委托代理人李秘颖、被告曹小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温如诉称,原告在本村有宅基一处,并依法登记。被告为原告西邻,大约五六年前,被告在其宅基东南角与被告宅基相邻的土地上建一厕所,当时原告家中没人,所以并不知道被告所建厕所占用了原告宅基地。2016年4月底,原告发现被告又将其宅基北侧的围墙向东延伸至原告的宅基内。为此,原告要求被告拆除自原告宅基范围内所建的厕所和向东延伸侵占原告宅基所建的围墙,被告不同意,为此双方发生纠纷。此事经村委会和镇政府调解多次,均未果。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排除妨碍,将被告建在原告宅基地范围内的厕所和围墙拆除。
原告张温如提交了下列证据:
安新县宅基地清查发证登记表,复印于寨里乡政府,户主为原告,证实原告对宅基地有合法的使用权及宅基地的使用情况和面积大小。被告的厕所和围墙均侵占了原告的宅基地。
原告宅基地的四至及房屋坐落情况和被告侵权位置的示意图一份,证实被告所建厕所和围墙均侵占了原告的宅基地。示意图虚线部分是原告用废砖实际垒的围墙,实线部分是原告宅基的实际界限。
现场照片四张,照片1是被告所建围墙的侵权现状,照片中的房屋是原告的北房,照片显示原告的西界点没有围墙;照片2是被告所建的厕所的侵权现状,照片显示原告的西边围墙向东边突出;照片3是原告北房后墙山的照片,显示原告北边边界的使用现状;照片4是原告东边的围墙所建的现状,显示该围墙是直线形,与宅基所表述的一致,也能反映出其西边的现状与宅基登记不一致,因为西边因被告侵权形成了曲线形。
经被告质证,对证据1无异议,我的北邻是曹和尚,现在是其兄弟曹僧来居住。对证据2的示意图正确,对原告用砖垒的围墙不认可,现在的空宅基是曹僧来的,示意图中我垒的围墙和厕所的位置对,但我认为没有侵占原告的宅基。厕所是84年建的,围墙是16年4月建的,建的时候原告不在家,垒厕所时原告的儿子张大社在家,当时张大社同意,垒围墙时候原告的儿媳妇在家,经过了她的同意。我的南邻张大社就是原告的儿子。对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原告的尺寸。
被告曹小树辩称,我建的厕所没有占用原告的宅基地,厕所已经建了32年了,建厕所时经过了双方的同意,在双方边界上建的,原告建房时我和另外几个人以厕所边为界向北拉的边,当时是经过双方同意的,我的北邻和原告都在场,当时三方都同意。原告说我是5年前建的厕所与事实不符,我是32年前建的。原告建房时间我记不清了。我没有圈围墙,原告是南北走向的宅基地,我的宅基地是东西长的宅基地,我是北侧的围墙顶着原告的宅基边界,我没有占用原告的宅基地。我盖的房是北房,1983年建的,没有翻盖过,东西长,当时东边是空地,东邻是原告张温如。被告建房晚于我的房,具体哪一年建的我不清楚。我和原告是东西相邻,只是宅基走向不同,原告的宅基南北长,宅基的西侧和我以及其他两户相邻,我是在三户的中间位置。
被告曹小树提交了下列证据:
1、调解协议书一份,该协议载明:曹小树与张大社两家的边界点经两委会人员与土地所协调,双方认可,边界点为曹小树的东小房的后沿东北角往东量出14.9米为东北角的边界点,张红旗的后房沿的东北角墙往东量10.20米为东南角的边界点,丈量后双方认可,没有异议。该协议载有协议双方张大社、曹小树以及中调人冯大龙、曹章起、韩文通等人的签字。用于证实双方的纠纷乡里和村里都解决过。
2、被告家的厕所照片一张,证实通过厕所砖的现状说明该厕所所建年头已早。
经原告质证,对证据1的真实性和客观性均不认可,且与本案无关。因为该协议在明示曹小树与张大社的调解协议,所以与原告无关。2.该协议内容有无法律效力,是一个待定问题,因为双方协议内容所涉及土地有无合法使用权,也就是该土地是否在曹小树和张大社的宅基范围内是前提,才能谈及双方的土地处置问题,双方对所有土地都没有合法使用权,没有经过县乡村三级确认。3、该协议主体为张大社和曹小树,没有本案原告的任何信息及得到原告的确认,所以其内容也当然与本案无关。同时张大社与原告是两个完全不同民事行为能力主体,虽然张大社是原告的儿子,张大社未经原告的授权和同意,其行为效力不能想当然的及于原告。4、该协议的签署时间是16年的4月18日,刚才被告的表述明确表明,签署该协议时并不是张大社本人所签,所以该协议的效力都不能代表张大社本人的意思,更不能及于原告。对证据2不认可,从照片里无法显示是不是侵权的厕所,对被告的证明目的不认可。
本案在审理中,经原告申请本院于2016年8月25日到安新县寨里乡人民政府调取了被告曹小树的宅基地登记表,并于当日对原、被告所争议的宅基进行了现场勘验,并制作了现场勘验笔录,拍摄了现场照片18张。经现场勘验,以原告张温如宅基地上北房东侧邻道的围墙为插尺点,自东向西丈量至19.80m处,即为原告张温如的宅基地北边长;再以原告张温如宅基地上南房南墙山最东点为插尺点,自东向西丈量至16.50m处,即为原告张温如的宅基地南边长。自原告宅基地的西侧连接南北两落尺点,从而确定原、被告宅基地的边界线,发现被告曹小树北房东侧用砖所砌围墙有70厘米延伸至原告张温如院落内;被告曹小树在原告宅基地西侧边界处所建的厕所北围墙由西向东部分有55厘米坐落于原告的宅基地之内。
经原、被告对上述证据进行质证,原告对现场勘验笔录无异议;对曹小树的宅基地登记表的客观性无异议,但对与本案的关联性不认可,认为该登记大卡并没有显示和原告张温如相邻;对现场照片无异议。被告对现场勘验笔录有异议,当时原告张温如的宅基证中的西至曹小树具体位置没有写清楚,且被告的厕所在宅基发证之前就已经存在。被告在垒围墙时,原告说垒到其宅基里了,当时被告说如果占用了原告的宅基地该拆就拆;对登记大卡无异议,当时村委会发证丈量时都是以房屋的尺寸进行丈量的,没有丈量实际占用的宅基面积;对现场照片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原告张温如与被告曹小树同系安新县寨里乡东马村村民,二人分别在该村申请了宅基地一块。原告张温如的宅基地清查发证登记表四至载明:东至道,西至曹小树、曹和尚,南至刘文占,北至堤。宅基地东边长42.9m,西边长42.9m,南边长16.50m,北边长19.80m。被告曹小树的宅基地地清查发证登记表四至载明:东至本人,西至街,南至张大社,北至XX荣。宅基地东边长11.55m,西边长11.55m,南边长12.60M,北边长12.60m。被告曹小树南邻张大社系原告张温如之子,其宅基地清查发证登记表载明东至本人,西至街,南至曹来子,北至曹小树。1980年及1983年间,原告张温如及被告曹小树分别在自家宅基地上建造了北房,被告的房屋与原告的院落以空宅基相隔。后被告曹小树在原告宅基地的西侧边界处建一厕所,该厕所的北围墙自西向东部分有55厘米坐落于原告的宅基地之内。2016年4月,被告自其北房的东北角向东用砖砌了一道东西长的围墙,该围墙有70厘米延伸至原告张温如院落内。基于上述宅基地边界线问题,原、被告双方发生纠纷,后经安新县寨里乡东马村村民委员会及寨里乡政府工作人员调解未果。为此原告诉至本院,要求判令被告排除妨碍,将被告建在原告宅基地范围内的厕所和围墙拆除。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陈述及户名为原、被告的宅基地清查发证登记表、被告提交的协议书及本院的现场勘验笔录、勘验照片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户名为张温如的安新县宅基地清查发证登记表以及本院调取的户名为曹小树的安新县宅基地清查发证登记表证实了原、被告对其申请的宅基地依法享有合法的使用权,在未经依法撤销前,具有既定的法律效力,故对该宅基地清查发证登记表的法律效力依法予以确认。原、被告作为不动产的相邻权利人应当按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关系。原告提交的现场照片及被告提交的协议书均证实了原、被告因宅基地的边界问题发生过纠纷,对此村委会及镇政府亦进行过调解。本院的现场勘验笔录亦证实了被告曹小树北房东侧用砖所砌围墙有70厘米延伸至原告张温如院落内以及其在原告宅基地西侧边界处所建的厕所北围墙由西向东部分有55厘米坐落于原告的宅基地之内。被告曹小树的上述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宅基地使用权。现原告作为权利人请求被告曹小树排除妨碍依法应予支持,被告曹小树应依法将坐落于原告宅基地范围内的围墙及厕所予以拆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五条、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曹小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将建在原告张温如宅基地范围内的厕所和围墙拆除。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由被告曹小树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自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振涛
审 判 员  罗 静
人民陪审员  曹春林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邱 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