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刘春梅与韩欣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MsoNormal{margin-top:0cm;margin-bottom:0px}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7)晋民申214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刘春梅,女,1960年12月2日出生,汉族,住太原市。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韩欣,男,1975年1月17日出生,汉族,山西物产民丰化工有限公司职员,住太原市。

再审申请人刘春梅因与被申请人韩欣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并民终字第1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刘春梅申请再审称:一、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1、一审认定”原告认可被告和证人刘某所述的借款发生的原因及借款用途”,而证人刘某所述的借款发生的原因及借款的用途是”2012年4月27日,韩欣代表山西物产民丰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丰公司)在太原市维安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安特公司)场地生产粗苯加工,生产到2012年9月底,以试产为名,一直没有给我厂任何费用,由于我厂欠南张村村民侯云东的款,所以侯云东就要堵厂门,不让民丰正常生产,为了不影响生产,经和韩欣协商后,韩欣愿意从民丰公司拿10万元经刘春梅手还给侯云东(当时钱是从民丰的现金农行卡打入刘春梅的卡上,完后刘春梅转入侯云东卡上)这才正常生产。由于民丰在维安特生产经营不善,2012年10月份停产,厂里留下几百吨煤要拉出厂,由于欠工人一个月工资,所以在厂的工人把厂门锁上不让拉煤,韩欣代表民丰让小孙把4万元拿到厂里,经刘春梅给了刘某给工人发放工资,才把煤拉走”。可见两次借款的原因,一次是为了维持民丰公司的正常生产,一次是为了让民丰公司将煤拉走,都是为维护民丰公司的利益,民丰公司才愿意将钱借给维安特公司,韩欣作为民丰公司的负责人,当然知道真正的借款人是维安特公司而不是申请人,二审法院一方面认定”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另一方面否认一审法院对上述事实的认定,反而认为”出借人不知道真正的借款人”,二审最终认为韩欣在出借借款时不知道真正的借款人是维安特公司没有任何证据证明;2、一审认定”该公司对此债务也未予确认”缺乏证据证明,两审法院未对维安特公司是否确认所涉债务进行调查核实,却认定维安特公司不认可这笔债务,显然是在没有证据证明的情况下的随意武断,申请人拟递交维安特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以证明其明确认可该公司是本案的实际借款人。二、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申请人与维安特公司是显名的间接代理关系,这种关系在韩欣将钱款借出去时就完全知道,申请人认为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的规定,一审判决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二审判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三条第二款都是错误的。综上,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的规定,请求:1、撤销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并民终字第135号民事判决;2、依法改判驳回被申请人的诉讼请求;3、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本院经审查认为:1、再审申请人给被申请人出具的本案诉争的两张借条明确载明是从被申请人个人处借款,并对利息和还款日作了明确约定,再审申请人对借条的真实性无异议,虽其抗辩140000元是民丰公司借给维安特公司,但从被申请人提供的再审申请人2012年10月26日出具的收条与2012年12月26日出具的借条可以看出,再审申请人给公司和个人出具的相关收条或者借条的名称并不一致,因此原审法院认定债务人为刘春梅并无不妥。再审申请人主张证人刘某的证言能证明借款的原因,但在一审卷宗的开庭笔录中刘某当庭表示曾向民丰公司借款,对钱的具体来源并不知道,其证言并不能证明借款人是维安特公司,且再审申请人在上诉时就主张借款主体是维安特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再审申请人应在原审中举证证明其主张,但其在二审判决前并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明维安特公司是借款人,其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原审认定”该公司对此债务也未予确认”并无不妥,再审申请人拟提供维安特公司的情况说明并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八条中新的证据逾期提供的情形,本院不予采纳,再审申请人主张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理由不能成立。2、本案审理的是民间借贷纠纷,再审申请人主张其与维安特公司是显名的间接代理关系,但其在原审中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维安特公司授权其向韩欣以个人名义借款,因此并不存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十一章中有关委托合同的相关规定,原审法院只是针对再审申请人在上诉中主张委托关系进行了”即便上诉人刘春梅与公司确实存在真正的委托关系......,即便所述真实,也仍应由其承担还款责任”的论述,并不影响原审法院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认为债务人为再审申请人的认定,再审申请人主张原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再审申请人刘春梅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规定的情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刘春梅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卞俊梅

审判员谢红雯

审判员樊文霞

二○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