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余菊才与王万均,开县开源混凝土有限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8-0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开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开法民初字第00728号
原告余菊才,女,1949年11月17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开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张冲,重庆市开县文峰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胡进军,重庆市开县文峰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江北支公司(一下简称保险公司),住重庆市江北区建新北路六支路1号附2号。法定代表人张伟,该公司经理。组织机构代码90304662-4。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雷忠成,重庆巴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开县开源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混泥土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开县丰乐街道乌阳村三社。法定代表人何先平,该公司法人。组织机构代码06052873-9。
委托代理人雷晓霖,重庆索通(万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余菊才与被告开县开源混凝土有限公司、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江北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本院代理审判员杨大蓉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余菊才及其委托代理人胡进军、被告混泥土公司委托代理人雷晓霖、被告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雷忠成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余菊才诉称,2014年8月24日14时10分,被告混泥土公司员工王万均持A2证驾驶渝F17600重型货车,由开县厚坝镇往开县县城方向行驶,当车行驶至事故路段,因王万均驾车未按照操作规程安全驾驶,致使车辆与横过道路的行人余菊才相撞,造成余菊才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万均承担本次事故全部责任,余菊才不承担本次事故责任。原告余菊才受伤后被送往医院接受住院治疗,住院治疗费58000多元是被告混泥土公司垫付的。事故后原告自行申请鉴定认定1、原告余菊才左足跖跗关节以上缺失,构成道路交通事故7级伤残。2、余菊才假肢安装费评定为16000元,每年维修费800元,使用年限为5年。3、余菊才伤后至假肢安装前评定为误工时间。4、余菊才伤后至假肢安装前评定为护理。5、余菊才伤后营养时限评定为4个月。现原告余菊才诉讼至法院,要求几被告赔偿其损失共计273266元,由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12万元,其余损失由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内赔偿,保险公司不承担的,由被告混泥土公司承担。
被告混泥土公司辩称,对原告余菊才诉称的事故发生经过、责任认定以及垫付等情况属实,被告混泥土公司垫付了医疗费52028.71元。事故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不计免赔商业险。王万均是混泥土公司的员工,事故时王万均是在履行公司职务行为。具体的赔偿项目、赔付金额等由法院审核后依法判决。垫付的医疗费纳入本案中处理,非医保用药同意剔除15%。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原告余菊才诉称的事故发生经过、责任认定无异议,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事故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不计免赔商业险。非医保用药剔除15%即6300元。具体的赔偿项目、赔付金额等由法院审核后依法判决。
经审理查明:2014年8月24日14时10分,被告混泥土公司员工王万均持A2证驾驶渝F17600重型货车,由开县厚坝镇往开县县城方向行驶,当车行驶至事故路段,因王万均驾车未按照操作规程安全驾驶,致使车辆与横过道路的行人余菊才相撞,造成余菊才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万均承担本次事故全部责任,余菊才不承担本次事故责任。原告余菊才受伤后被送往医院接受住院治疗129天,住院治疗费52028.71元是被告混泥土公司垫付的。事故后原告自行申请鉴定认定1、原告余菊才左足跖跗关节以上缺失,构成道路交通事故7级伤残。2、余菊才假肢安装费评定为16000元,每年维修费800元,使用年限为5年。3、余菊才伤后至假肢安装前评定为误工时间。4、余菊才伤后至假肢安装前评定为护理时间。5、余菊才伤后营养时限评定为4个月。原告支付鉴定费3100元。诉讼中被告保险公司对原告的后期医疗费申请了重新鉴定,鉴定认定:余菊才足部假肢4000元每具,每年维修费800元,使用年限6年。被告保险公司支付鉴定费900元,并支付鉴定过程中产生的100元影像专家会诊费。
另查明:渝F17600重型货车系被告混泥土公司所有,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商业三者险,并投有不计免赔。本次事故发生在交强险承保期间内。原、被告在诉讼过程中达成一致意见,原告住院治疗期间产生的医药费用中剔除6300元的非医保用药。
还查明:原告余菊才从2013年在开县县城居住生活,并在开县锦明汽车维修有限公司工作。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的当庭陈述,身份证明、事故责任认定书、病历档案、居住证明、鉴定意见书以及相关票据等证据在卷作证,本院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公民的身体权、健康权依法受到法律的保护。
首先,关于双方当事人在本案中具体责任比例的划分问题。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具体的责任承担方式。开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巡逻大队对本次交通事故作出了明确的责任认定,由王万均负本次事故全部责任,原告余菊才不承担本次事故责任。双方对该责任认定结论均无异议,故本院将采信交警部门的认定结论作为划分当事人具体责任比例的依据。王万均为被告混泥土公司的职工,其在其执行工作任务过程发生交通事故致他人损害,应由用人单位即被告混泥土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首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事故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被告保险公司应按照交强险与商业三者险的合同约定,赔偿原告余菊才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
再次,原告余菊才的具体损失。综合本案的具体实际情况,本院依法对原告余菊才因本次交通事故所产生的损失确认如下:
(一)、医疗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本案原告余菊才医药费发票、收据,同时,结合原告余菊才的住院费用清单,本院对原告余菊才医疗费确认为被告混泥土公司垫付的52028.71元住院医疗费。
(二)、住院伙食补助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原告余菊才在开县住院治疗129天,本院对原告余菊才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确认为30元/天×129天=3870元。
(三)、护理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结合原告的住院及提交的鉴定书,本院确认原告余菊才的护理时限为210天(伤后至假肢安装前),故原告余菊才的护理费为210天×80元每天=16800元。
(四)、残疾赔偿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本案中原告系农村户口,但在城镇连续居住1年以上,并有合法收入,故应按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参照重庆市统计局发布的2013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216元/年。再结合重新鉴定结论及原告自身年龄情况,本院对原告余菊才主张的残疾赔偿金确认为25216元/年×14年×40%(七级伤残)=141209.6元。
残疾辅助器具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伤情有特殊需要的,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诉讼中经重新鉴定,确定原告余菊才足部假肢4000元/具,每年维修费800元,使用年限6年。结合原告余菊才自身年龄,本院确认原告需要3具假肢,假肢费为4000元/具×3具=12000元,共需要11年的维修费,维修费为每年维修费800元×11年=8800元。假肢费共计12000元+8800元=20800元
(五)、关于误工费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受害人可主张因误工产生的损失,但本次交通事故发生时,原告已年满55周岁,按规定应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故对其误工费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六)、营养费。结合原告余菊才的具体伤情及鉴定结论,本院对原告余菊才的营养费确认为30元每天×4个月=3600元。
(七)、鉴定费。原告余菊才诉前产生鉴定费3100元,被告保险公司申请重新鉴定的鉴定费900元,有鉴定机构的正式发票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八)、精神抚慰金。结合原告余菊才以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后果、伤残等级以及本案的具体情况,本院认为以12000元为宜。
(九)、交通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原告余菊才住院治疗,交通费系必须支出,本院对原告余菊才的交通费酌定1000元。
(十)、专家会诊费100元、出诊费3000元、检查费103元,系重新鉴定所必须产生的费用,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原告余菊才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住院医疗费52028.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870元、护理费16800元、残疾赔偿金141209.6元、假肢费20800元、精神抚慰金12000元、营养费3600元、交通费1000元、重新鉴定时支付的专家出诊费3000元、重新鉴定时支付的专家会诊费100元及检查费103元,共计254511.31元。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的规定,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开县支公司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限110000元内)及医疗赔偿限额项下(限10000元内)负责赔付原告余菊才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120000元。对于原告余菊才余下的损失128211.31元(不含鉴定费4000元和6300元的非医保用药),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最后,关于本案4000元鉴定费和6300元的非医保用药,由被告混泥土公司承担。另原告受伤后,被告混泥土公司先行垫付医疗费52028.71元,为减少当事人诉累,对被告垫付的费用可在本案中一并解决。
综上所述,公民的身体权、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为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开县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机动车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余菊才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120000元.
二、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开县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时日内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余菊才因本次交通事故带来的损失128211.31元。
三、被告混泥土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余菊才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非医保用药6300元。
四、本案鉴定费4000元,由被告混泥土公司承担。
五、驳回原告余菊才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766元(此款已由原告余菊才预缴),减半收取883元,由被告混泥土公司负担。
综合上述第一、二、三判项及诉讼费的承担,品除被告保险公司垫付的鉴定费900元及被告混泥土公司垫付的医疗费52028.71元,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开县支公司在理赔时直付原告余菊才206465.9元,直付被告混泥土公司40845.71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重庆市万州区五桥百安大道506号,邮编404020)。同时,直接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的受理费。递交上诉状后上诉期满七日内仍未预交上诉费又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所确定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两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同时,双方当事人未按期交纳所负担的诉讼费用,本院将依法强制执行。
代理审判员  杨大蓉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段辉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