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郭兴元与张伟、汕尾市深联小汽车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9-1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汕尾市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汕城法民一初字第409号
原告:郭兴元,男,汉族,汕尾市城区人,户籍住址汕尾市城区,住汕尾市城区,身份证号码×××1612。
委托代理人:郭玉贤,系广东善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雪萍,系广东善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伟,男,汉族,安徽省阜阳市人,户籍住址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现住汕尾市城区,身份证号码×××2134。
被告:汕尾市深联小汽车有限公司,住所地汕尾市区。
法定代表人:陈良。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尾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汕尾市区汕尾。
负责人:杨丰永。
委托代理人:李永忠。
原告郭兴元诉被告张伟、汕尾市深联小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汕尾深联公司)、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尾中心支公司(下称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郭兴元及其委托代理人郭玉贤,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永忠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伟、被告汕尾深联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郭兴元诉称,2014年2月14日7时,被告张伟驾驶粤N×××××小型出租客运轿车,行至汕尾市城区通港路海珍酒楼门前红绿灯路口向公园路右转弯时与原告驾驶的三轮摩托车发生碰撞,致使原告受伤的严重交通事故。经治疗后,目前依然遗有:左眼低视力1级,双侧嗅觉丧失。2014年7月5日广东天平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了“粤天平司鉴所(2014)法临鉴字第10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原告被致伤残为Ⅹ级(十级)伤残。2014年3月4日汕尾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市区大队作出了第2014F0031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张伟承担全部责任,原告不承担交通事故责任。本次事故造成原告重大的人身及精神损害,经汕尾逸辉基金医院诊断,原告于2014年2月14日住院治疗至2014年3月25日止,住院40天,住院期间由原告亲属轮流看护,已实际花费医疗费用33351.72元。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参照《广东省公安机关2014年度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项目计算标准》等有关规定,被告应当就以下项目赔偿给原告人民币共159542.74元:医疗费33351.72元、伙食补助费40天×100元=4000元、营养费33351.72元×20%=6670.34元、误工费39216元÷365天×40天+39216元÷365天×100天=4297.64元+10744.18元=15041.75元(误工时间计算至评残前一天,原告及护理人员从事食品制造业工作,参照同行业标准为39216元/年)、护理费39216元÷365天×40天×2=8595.28元、残疾赔偿金32598.7元/年×20年×10%=65197.4元、被扶养人费用19686.24元(父母:24105.6元/年×10年×2÷3×10%=16070.4元,子女:24105.6元/年×3年÷2×10%=3615.84元)、伤残评定费用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该肇事车辆的车主为被告汕尾深联公司,该车正在运营中,被告张伟驾车的行为是职务行为,故被告汕尾深联公司与被告张伟应当对原告受伤的赔偿承担连带责任。肇事车辆在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车辆商业保险,发生交通事故时,均在保险期限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规定,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应当在其承保范围内予以赔偿。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张伟、汕尾深联公司、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在答辩期限内没有提交书面答辩。
在庭审上,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抗辩称,1、本案的交通事故认定由被告张伟承担全部责任是错误的,理由是事故地点有交通灯指示,而交警对事故认定地点的描述有错误;原告到目前没有提供行驶证、驾驶证,原告违反交通规定,要求法院重新认定交通事故责任。2、伤残鉴定不科学、缺乏证据,要求重新鉴定,原告被鉴定十级伤残与伤情不相符。3、原告是农村户口,不能按城镇居民计算赔偿,要求以农村标准计算赔偿。4、原告的住院时间是39天,误工时间应从事故发生到评定伤残的时间止应为129天,护理费医院没有医嘱。5、抚养费与被抚养依据缺乏。6、原告主张的赔偿是按城镇标准,原告提供的证明,只有证明原告是在汕尾××××路居住,没有证明其居住符合按城镇居民计算赔偿。7原告的职业。综上所述:要求重新鉴定及按农村标准计算赔偿。
原告对其主张提供了下列证据:1、居民身份证,证明原告是适格的诉讼主体;2、居民身份证、企业机读档案资料,证明三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3、被告张伟的从业资格证、驾驶证、肇事车辆粤N×××××行驶证,证明肇事车辆粤N×××××系被告汕尾深联公司所有,被告张伟系被告汕尾深联公司司机的事实;4、《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明被告张伟的全部过错导致本次事故发生,被告张伟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不承担交通事故责任的事实;5、病例资料、票据、费用清单,证明原告于2014年2月14日受伤住院治疗,同年3月25日出院,住院40天,花费医疗费用33351.72元的事实;6、《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用单据,证明原告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后被认定为十级伤残,鉴定费用2000元的事实。7、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辆保险单,证明被告汕尾深联公司为粤N×××××车辆向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购买交强险、商业险,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的事实;8、汕尾城区香洲街道新兴社区居委会证明、水电费单据、原告父母居民身份证、户口本,证明原告及其父母自2005年至现在汕尾市区祥兴片二巷4号及原告生育三名子女的事实,;9、汕尾城区香洲街道新兴社区居委会证明,证明原告一直从事食品制造业工作的事实。经质证,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对证据1、2、6、7无异议;对证据3所提供的被告张伟驾驶的车辆在发生事故时的年检情况是2012年4月份止,而事故是在2014年发生的;对证据4认定由被告张伟承担全部责任是错误的;对证据5认为住院天数应为39天;对证据8、9中的证明,真实性没有异议,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证明原告是城镇居民,原告的居住地点有异议;对证据10缺乏其他证据,不能确定其家庭成员。
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提供的证据现场照片,证明事故现场的情况,事故认定书有误,该路口有信号灯。经质证,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照片是事故发生后1小时才拍摄,不能反映事故发生时有信号灯。
上述原告提供的证据,经双方质证,除《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不予采信外,其他的证据可作为本次事故的赔偿依据予以确认。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提供的证据,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4年2月14日7时,被告张伟驾驶粤N×××××小型出租轿车,行至汕尾市城区通港路海珍酒楼门前红绿灯路口向公园路右转弯时与原告郭兴元驾驶的三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原告受伤,车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汕尾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市区大队经调查取证,作出第2014F00319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张伟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郭兴元不承担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至汕尾逸挥基金医院住院医疗,2014年3月25日出院,共住院40天,医疗费用共33351.96元。医院诊断:1、颅脑损伤(左额叶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左枕骨骨折,左枕部头皮血肿,颜面部多处软组织挫擦伤),2、全身多处软组织挫擦伤,3、右侧输尿管下段结石。出院医嘱:1、注意休息、劳累,2、带药,泌尿外科随诊、继续治疗输尿管结石。海丰县彭湃纪念医院诊断:1、左眼低视力1级,双侧嗅觉丧失,建议继续营养神经治疗。广东天平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受原告的委托,于2014年7月5日作出粤天平司鉴所(2014)法临鉴字第10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郭兴元所致的伤残为X级(十级)伤残。
肇事车辆粤N×××××小型出租轿车的基本情况:被告张伟系粤N×××××小型出租轿车的肇事司机,被告汕尾深联公司是该车辆的车主,该车辆已由被告汕尾深联公司向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期限自2013年4月27日至2014年4月26日止,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为500000元),保险期限自2013年4月30日至2014年4月29日止。
本次事故受害人的情况:郭兴元,男,1972年6月15日出生,户籍住址汕尾市城区新港街道李厝村,系农业家庭户口,2005年起在汕尾市城区香洲街道新兴社区祯兴片二巷4号居住,在其住所从事食品制造业工作。在本次事故发生时,郭兴元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其所驾驶的三轮摩托车没办理机动车行驶证。
被抚养人的情况:郭炳开,男,1946年11月10日出生,吴白妹,女1942年8月1日出生,系夫妻,生育儿子郭兴杰、郭兴元、郭兴群;郭智钦,男,1998年12月5日出生,父亲郭兴元、母亲陈菊。
2014年9月23日,原告以上述被告不予赔偿为由,向本院起诉,提出上述诉讼请求,要求按《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计算。
上述事实,有本案案卷材料为据。案经调解,双方当事人未能达成协议。
本院认为,2014年2月14日7时,在汕尾市城区通港路海珍酒楼门前红绿灯路口,被告张伟驾驶粤N×××××小型出租轿车与原告郭兴元驾驶的三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原告受伤,车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予以认定。
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为:是否对本次事故责任进行划分,是否对原告的伤残等级重新鉴定,原告请求赔偿的项目是否符合规定。
关于是否对本次事故责任进行划分的问题。汕尾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市区大队作出的第2014F0031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张伟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郭兴元不承担事故责任。被告对该责任认定提出异议,认为原告无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机动车行驶证的三轮摩托车,应对事故责任进行划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尚未登记的机动车,需要临时上道路行驶的,应当取得临时通行牌证。”的规定,本次交通事故发生时,原告虽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但驾驶没办理机动车行驶证的三轮摩托车上道路行驶,造成事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车辆、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遇有交通警察现场指挥时,应当按照交通警察的指挥通行;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应当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二条(三)项“转弯的机动车让直行的车辆先行”的规定,被告张伟驾驶粤N×××××小型出租轿车行经没有信号灯控制、没有交通警察指挥的路口,转弯未让直行的车辆先行,与原告驾驶的三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事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及《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因两方或者两方以上当事人的过错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根据其行为对事故发生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分别承担主要责任、同等责任和次要责任”的规定,应认定被告张伟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郭兴元负事故的次要责任。
关于是否对原告的伤残等级重新鉴定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广东天平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的粤天平司鉴所(2014)法临鉴字第10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没有违反上述规定,该鉴定意见书对原告伤残等级的鉴定,是根据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GB18867-2002)伤残等级划分依据及伤残等级第4.10.1之a的规定,无存在缺陷,原告的伤残鉴定为X级(十级)伤残,予以认定。被告要求对原告的伤残等级重新鉴定,其理由不充分且不能提供相关依据,不予采纳。
关于原告请求赔偿的项目是否符合规定的问题。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身份证、户口本、居住证明、收入证明,足以证明原告的户口虽属农业家庭户口,但其在汕尾城区居住,至发生本次事故时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的收入,可按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赔偿。原告主张按《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计算,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第二款“‘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的规定,本案于2014年11月25日开庭审理,故应参照《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计算。被告抗辩以农村居民的标准计算赔偿的意见,依据不足,不予采纳。原告因本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参照《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一般地区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原告住院40天,医疗费用共33351.96元,原告主张医疗费用33351.72元,并提供了广东省医疗收费票据5单,予以照准;出院医嘱:1、注意休息、劳累,2、带药,泌尿外科随诊、继续治疗输尿管结石。海丰县彭湃纪念医院诊断:1、左眼低视力1级,双侧嗅觉丧失,建议继续营养神经治疗。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00元×40天=4000元,原告主张4000元,符合上述计算标准,予以照准。营养费,有医院建议继续营养,可按医药费的比例给予3000元,原告主张营养费6670.34元,不予采纳。误工费,计算至评残前一天止共141天,原告主张误工费按140天计算,可予照准,按2014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为32598.7元÷365天×140天=12503.6元;原告主张误工费15041.75元,不予采纳。护理费,护理人员依规定原则上为1人,按2014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为32598.7元÷365天×40天=3572.46元;原告主张住院陪护2人,没有医院出证需陪护2人,其请求护理费8595.28元,不予采纳。残疾赔偿金,有粤天平司鉴所(2014)法临鉴字第10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原告为X级(十级)伤残,按2014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为32598.7元×20年×10%=65197.4元。被抚养人的生活费,原告的父亲郭炳开,已满67周岁,其抚养年限以13年计算;原告的母亲吴白妹,已满71周岁,其抚养年限以9年计算;原告的男儿郭智钦,已满15周岁,至2016年12月5日满18周岁,其抚养年限为3年;被抚养人均为农业家庭户口,参照《全省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四、关于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七)关于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计算问题“如果受害人是农村居民但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被抚养人生活费可按照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的规定,其抚养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被抚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的规定,
郭炳开、吴白妹、郭智钦的抚养费为:24105.6元×13年×10%÷3人+24105.6元×9年×10%÷3人+24105.6元×3年×10%÷2人=21293.28元;原告主张被抚养人的生活费19686.24元,低于该计算标准,可予照准。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确因本次事故损伤致残,经鉴定为X级(十级)伤残,精神受到损害,被告应适当给予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请求5000元,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予以照准。伤残鉴定费2000元,有广东天平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的发票为据,予以认定。
上述应认定的原告人身损害赔偿数额为148311.42元,原告提出的超过部分的赔偿数额,无依据和依据不足的,不予认定。肇事车辆粤N×××××小型出租轿车已在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为500000元),发生事故时,均在保险期间内,故应由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120000元内予以赔偿,余款28311.42元,被告张伟负主要责任,应承担事故责任的70%,即承担28311.42元×70%=19818元,被告汕尾深联公司是肇事车辆的车主,因粤N×××××小型出租轿车的第三者责任保险最高限额足以赔偿原告的上述赔偿数额,据此由被告中华联合汕尾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最高限额内予以赔偿。被告张伟、被告汕尾深联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质证和抗辩的权利,依法作缺席判决。
为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第三十八条、第七十六条、《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郭兴元因本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害经济损失人民币148311.42元,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尾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120000元内予以赔偿;余款28311.42元,应由被告张伟承担赔偿责任70%即19818元,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尾中心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最高限额500000元内予以赔偿。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郭兴元。
二、驳回原告郭兴元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3490.85元,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尾中心支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贵文
审 判 员  彭卫强
人民陪审员  王 荣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颜卫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