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黄某丙与丁某、黄某丁等分家析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8-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杭江民初字第896号
原告黄某丙。
委托代理人金启洲,浙江泽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丁某。
被告黄某丁。
被告黄某戊。
上列三被告委托代理人朱保则,安国霖,浙江汉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黄某甲。
原告黄某丙为与被告丁某、黄某丁、黄某戊、黄某甲分家析产纠纷一案,于2012年5月9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6月11日、10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某丙及其委托代理人金启洲,被告黄某戊及丁某、黄某丁、黄某戊的委托代理人朱保则、安国霖,被告黄某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某丙诉称,原告和被告黄某戊于××××年××月××日结婚。婚后,原告入赘女方家中,与被告丁某、黄某丁(系黄某戊父母)共同生活。××××年××月××日,原告与被告黄某戊生育儿子黄某己,黄某己现就读于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2012年3月19日,双方因性格不合无法共同生活,经法院调解离婚,因财产分割涉及案外第三人,离婚时未进行财产分割。原告与四被告共同居住、共同生活,形成家庭共有关系。2003年3月,原告与被告黄某戊共同出资30万元(包括借款10万元),将家庭原有房屋进行改建翻新。2008年,原告与被告所在的社区区块被征地拆迁,原、被告共同所有的房屋及承包的土地属于征改拆迁的范围。2008年11月,杭州铁路东站枢纽工程征迁指挥部与被告丁某(户主)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根据该补偿协议书,折迁指挥部应向被告支付房屋拆迁补偿款1260000元,扣除原告与被告黄某戊、丁某、黄某己(独生子女可增加安置人口一人)等5人共计350000元的安置房购买款后,实际应向丁某支付房屋拆迁安置费为910000元,上述款项已由彭埠社区支付给了丁某。原告作为家庭成员之一,对作为家庭共有财产的910000元,有权享有五分之一的份额,即182000元。原告与被告所有家庭的承包土地同时亦被告征收,每个家庭成员所得的土地安置费为37500元,共计187500元,该笔款项已由彭埠社区分两次支付给了被告丁某。原告作为家庭成员之一,亦享有五分之一的份额,即37500元。另外,原告与被告所在的家庭,自2008年以来,每个家庭成员获得的其他补偿费用包括过渡费、农龄费(除黄某己除外)、农具补偿费及安置房购房款押金7万元的利息,其中分配到原告名下应为45593元,已由彭埠社区支付给了丁某。现原告与被告黄某戊已离婚,其与被告的家庭关系已不复存在,因原、被告就上述款项的分配无法协商一致,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原告享有拆迁补偿费182000元、征收补偿费37500元及其他费用45593元(包括过渡费、农龄费、农具所补偿费、安置费购房款押金利息)。
被告丁某、黄某丁、黄某戊辩称,1、案涉被拆迁房屋系被告丁某和黄某丁于1987年出资申请建的,根据我国物权法的相关规定,该房屋所有权属于丁某和黄某丁,原告系于1992年与被告黄某戊结婚并入住该房屋,因此无权要求分割房屋拆迁补偿款;2、原告所述的2003年3月与被告黄某戊共同出资对案涉房屋进行改建和翻新并不是事实;3、对于原告主张的家庭共有承包土地的征收补偿费、农龄费、农具补偿费无异议,但是原告主张的过渡费及安置费购房款押金利息是无依据的。过渡费已经用于支付原告与被告黄某戊、黄某己过渡时的房屋租金,而安置费购房款押金是从被告丁某与黄某丁的房屋拆迁补偿费中按照每人7万元扣出的,而该7万元的所有权属于被告丁某与黄某丁,原告无权主张其利息;4、根据原告提交的离婚民事调解书,原告应在2012年9月25日向被告黄某戊补偿1万元,应在原告主张的诉讼请求中予以扣除。综上,三被告要求驳回原告不合理的诉讼请求。
被告黄某己辩称,其已成年,要求将其可分得的拆迁补偿款等费用由其自行保管和支配。
原告黄某丙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1、(2012)杭江民初字第302号民事调解书一份,拟证明原告与被告黄某戊经调解离婚的事实;2、借款记账单一份,拟证明原告在2003年为了对被拆迁房屋进行改建、翻新花了30万元包括10万元借款,房屋建造款系由原告和黄某戊出资;3、彭埠社区出具的情况说明一份,拟证明原告可以获得的土地安置费、过渡费、农龄费、农具补偿费及安置房购房款押金利息等相应款项。
经庭审质证,被告丁某、黄某丁、黄某戊对于原告提供的第1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被告黄某己无异议,本院亦予以确认。对于第2组证据,三被告对于该份证据的合法性存有异议,认为仅凭该份证据不能证明被拆迁房屋系由原告与被告黄某戊投资翻建的事实;被告黄某己无异议;本院认为,结合法院工作人员的询问(调查)笔录、法庭对黄某戊的询问,该份证据能够证明被拆迁房屋系2003年在1987年建造房屋的基础上进行翻修的事实。对于第3组证据,三被告对于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押金不属于原告,相应的押金利息也不应归原告;被告黄某己无异议;本院对于该组证据证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被告丁某、黄某丁、黄某戊为证明其主张,向法院提供了下列证据:1、1987年的建房报告一份,拟证明1987年3月的建房报告审批中并无原告和被告黄某己;2、彭埠社区于2012年5月15日出具的证明一份,拟证明押金利息系从房屋拆迁补偿款中扣除,进而证明原告对于押金和利息不享有所有权;3、租房合同一份,拟证明过渡费用支付了过渡期间的房屋租金;4、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一份,拟证明案涉房屋拆迁时的补偿款为1209000元的事实。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于第1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否认其参与了房屋改建的事实;被告黄某己无异议;本院认为,该份证据仅能证明原告和黄某己对于1987年建造的房屋无所有权,但不能就此否认原告和黄某己不能分配该房屋在翻修并拆迁后所取得的房屋拆迁补偿款。对于第2份证据,原告对于其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否认原告可取得押金利息的事实;被告黄某己无异议;本院认为该份证据本身不能否定原告可取得押金利息的事实。对于第3份证据,原告对于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支付租金的钱不是用过渡费用支付;被告黄某己无异议;本院对于被告黄某戊支付租金的事实予以确认。对于第4份证据,原告和被告黄某己无异议,本院亦予以确认。
被告黄某己未提供相关证据。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本院依法向彭埠社区的工作人员章海峰及周梅福做了询问(调查)笔录两份,对于该两份证据,原告认为当时翻修后的房屋为四层,落地面积为125平方米,加上其他违章共计为700平方米,与拆迁补偿合同是一致的;三被告认为2003年是对1987年建造的房屋的装修,而非维修,且拆迁补偿是按125平方米房屋进行补偿的;被告黄某己无异议;本院认为,该两份调查笔录能够证明2003年在1987年建造的房屋的基础上进行了翻修的事实,本院对于该事实予以确认。
综合对于上述证据的认证及原、被告在庭审时的陈述,本院对于本案以下事实依法予以确认:
杭州市江干区彭埠镇社区后新片187号房屋在1987年的建房报告申请人为丁某、黄某丁、陈阿英、黄芝娟、黄某戊、黄芝华共六人,其中丁某为户主,黄某丁系丁某之妻,陈阿英为丁洪母之岳母,黄芝娟、黄某戊、黄芝华为丁某与黄某丁之女儿。××××年××月,黄某戊与黄某丙结婚,××××年××月生育儿子黄某己,2012年3月,黄某戊和黄某丙经本院调解离婚。
2003年,丁某、黄某丁、黄某戊、黄某丙及黄某己以修缮的名义申请对于案涉房屋进行翻建。2008年11月,因铁路东站枢纽工程建设需对上述房屋进行拆迁,为此,丁某户与杭州铁路东站枢纽工程征迁指挥部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约定:拆迁的建筑面积为726.67平方米(其中合法审批面积为300平方米),需补偿房屋、装潢、地面附属物及综合治理补贴费共计1209000元;房屋拆迁后自行过渡,过渡期为二年半,先行支付两年的过渡费,每人每月350元,其中黄某丁为货币回购人员,实际过渡人员4人,两次搬家费用1400元,共计为35000元;丁某户在本协议书签订十五日内腾空房屋并交付,一次性奖励每人4000元,扣除货币安置人员为4人,共计16000元。上述费用合计为126万元,在扣除作为货币安置人员的黄某丁外,杭州市江干区彭埠镇彭埠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彭埠社区)先行从上述款项中扣除了安置房购房款押金35万元(每人7万元,共四人,独生子女计算为2人,合计为5个人口),剩余的款项910000元(1260000-350000)由丁某领取。
另查明,2008年拆迁后,黄某丙另行可从彭埠社区分配到的款项分别为逾期安置的过渡费26350元、土地安置费37500元、农龄费6600元、安置房购房款押金利息3500元、农具所补偿款9143元;黄某己可分配到的款项分别为逾期安置过渡费26350元、土地安置费37500元、安置房购房款押金利息3500元、农具所补偿款9143元。上述款项均由丁某领取。
本院认为,黄某丙在与黄某戊离婚后,家庭共有的基础已不复存在,黄某丙可以要求分割家庭共有财产。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黄某丙可以分配取得的各项财产应包括:一、关于拆迁补偿款1209000元。房屋拆迁补偿款系对被拆除房屋市场价值、装修等的补偿,因拆除的房屋系在黄某丙与黄某戊结婚多年之后才翻修,各家庭成员均有贡献,故翻修房屋应作为家庭共有财产,相应地因房屋拆除而取得的拆迁补偿款也属家庭共有财产,若平均分配,原、被告五人人均可分得的金额为241800元(1209000/5),但是考虑到1987年建造的原房屋系由丁某、黄某丁出资,而翻修拆除的房屋时系在原房屋一楼的基础上加层,拆迁补偿款已包括了对于一楼部分房屋的补偿,而黄某己在翻修房屋时尚未成年,也未出资,故本院酌情确定由丁某、黄某丁、黄某戊适当地多分拆迁补偿款,而黄某丙和黄某己适当地少分拆迁补偿款,其中丁某、黄某丁及黄某戊可分得的款项共为889743元,黄某丙为199257元,黄某己为120000元。二、关于过渡费用,因过渡费系在黄某丙与黄某戊离婚前发放,黄某戊已提供证据证明在外租房过渡,自2008年10月至2011年9月底的租金为43200元,对此黄某丙也无异议,故过渡费用已用以支出房屋租赁费用,黄某丙再行要求分割,并无事实依据。三、关于一次性奖励费用16000元,因黄某丁为货币安置人员,无一次性奖励费用,故应由黄某丙、丁某、黄某戊及黄某己各分得4000元。四、关于土地安置费、农龄费及农具补偿款,因原、被告对于各自可分配的金额无异议,故黄某丙可分得的土地安置费为37500元,农龄费为6600元,农具所补偿款为9143元;黄某己可分配取得的土地安置费为37500元、农具所补偿款为5346元。五、关于安置房购房购房款押金利息。彭埠社区扣除的押金系将来支付安置用房的款项所需,从黄某丙、丁某、黄某戊和黄某己的拆迁补偿款中所扣除,相应的利息也应归其四人所有,每人各为3500元。
综上,黄某丙可分得的家庭共有财产应为260000元(199257+4000+37500+6600+9143+3500),黄某己可分得的家
庭共有财产为170346元(120000+4000+37500+5346+3500),扣除预扣的安置房购房押金70000元后,黄某丙实际可分得190000元,黄某己实际可分得100346元,上述款项虽由户主丁某领取,但现实际系由丁某、黄某丁及黄某戊三人掌握,应由该三人支付给黄某丙可分得的家庭共有财产,故本院对原告黄某丙的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至于黄某己虽已年满18周岁,其在庭审中表示要求自已拥有、保管、使用上述款项,但本院认为,黄某己尚在校学习,现在拥有大额款项尚属不宜,可在其工作后向其母亲黄某戊要求,现由黄某戊暂行保管较为妥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丁某、黄某丁、黄某戊支付黄某丙房屋拆迁补偿款、房屋拆迁一次性奖励费用、土地安置费、农龄费、安置房购房款押金利息及农具所补偿款共计人民币19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黄某丙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277元,由原告黄某丙负担1177元,被告丁某、黄某丁、黄某戊负担41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277元。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预交。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开户银行:工商银行湖滨支行,帐号:12×××68,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孙 斌
代理审判员  单婧婧
人民审判员  赖雪珂

二〇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
代书 记员  蒋敏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