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上海万韵技术咨询有限公司与上海迹冷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专利代理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73民初80号
原告:上海万韵技术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松江区。
法定代表人:洪礼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贇,上海合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迹冷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姚为山,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尚怀。
原告上海万韵技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韵公司”)诉被告上海迹冷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迹冷公司”)专利代理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万韵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贇,被告迹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姚尚怀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万韵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支付专利代理申请费7,700元;二、判令被告支付以7,700元为基数、自2015年1月12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逾期付款利息。事实和理由:2013年12月4日,被告为办理相关实用新型专利及外观设计专利事宜,与原告签订《国内专利委托代理合同》,合同约定原告为被告办理上述专利的专利代理费用合计为11,900元。此后,原被告双方对上述合同约定的代理事项进行了协商变更,变更后的代理费用合计为12,700元。原告已向被告交付了六项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及一项外观设计专利证书,但被告在支付了首笔5,000元款项后,对余款7,700元迟迟拖延不肯支付。原告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我国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双方理应遵照执行。现原告已按合同约定完成了合同义务,有权要求被告亦履行付款义务,被告拒绝履行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其对原告造成的损失理应予以赔偿。因此诉至法院,望判如所请。
被告迹冷公司辩称:被告取得专利证书的时间距离原告提起诉讼已过2年,原告如对合同履行有异议必定早就提出;其已经按照约定向原告支付了合同尾款7,700元并取得了专利证书,双方合同已经履行完毕。
原告为证明其诉称事实,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1、《国内专利代理委托合同》及《补充协议》,以证明双方存在专利代理法律关系。2、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实用新型专利证书、相关专利申请及授权文件等,“JILENG”图文商标查询信息及相关商标注册申请文件等,以证明原告为被告办理了相关专利证书及商标证书,完成了合同义务。3、网银业务回单、上海市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8,955元,其中包含尾款7,700元及其他垫付费用,以证明被告支付了第一笔款项,尾款未支付。庭审中,原告明确在本案中其他垫付费用不予主张。4、QQ聊天记录,以证明双方将合同中一项实用新型申请变更为外观设计,另增加一项商标申请。5、商标注册证,以证明商标注册义务已经履行完毕。6、律师函及快递凭证,以证明原告曾向对方催要拖欠费用。
原告另申请证人姚某某出庭作证。姚某某陈述:其系原告员工,具体负责涉案合同的签订与执行。2015年1月12日,证人按双方约定,携六份实用新型专利证书、一份外观设计专利证书以及两份ISO证书(已另案处理)至被告处交给被告代理人,被告代理人认为原告未开具尾款发票,且ISO申请不完善,因此拒绝支付款项。因ISO认证并非其实际操作,在与原告财务沟通后,证人将七份专利证书留在被告处,并将ISO证书带回。原告于当天开具了金额为8,955元的发票并邮寄给被告,发票中除了7,700元的尾款外,其余部分为专利申请中垫付费用。后因被告一直未支付尾款,原告多次电话联系,并寄送过律师函。姚某某另表述,原、被告双方从2014年开始有合作关系,涉案合同由业务员以传真形式签订,后另签订了补充协议。原告公司为规范交易行为,不允许业务员收取现金,即使经办人员收取了现金,也一定会写收条收据。对于交易过程中开具发票、支付款项及交付证书的顺序,一般根据客户要求决定。
被告质证认为:1、对原告证据1-5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认为涉案合同签订日期为2014年4月23日,系与首付款支付同一日;涉案合同所涉的商标只拿到了通知书,没有拿到证书;3、律师函并未收到;4、对于证人姚某某的证言,认可当天收到七份专利证书,ISO证书做的不完善,证人带回了原告处,但不认可未支付尾款,尾款7,700元系以现金形式当场支付给证人姚某某。
被告为证明其辩称事实,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1、《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及《实用新型专利证书》,证明双方现场完成了证书及尾款的交付,尾款交付形式为现金,合同已履行完毕;2、被告营业执照,证明被告成立时间为2014年1月28日,双方合同的实际签订时间晚于该时间。
原告质证认为:1、对被告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认为无法证明尾款已支付;2、合同由被告法定代表人于2013年12月4日签字,当时被告公司尚未完成注册登记,印章系后补盖。
本院对双方提交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确认,对其证明力在判决说理部分一并说明。根据上述本院确认的证据,本院查明如下事实:
原、被告签订有《国内专利代理委托合同》及相关的《补充协议》,合同约定原告接受被告委托完成七项实用新型专利的申请工作,专利申请费用合计11,900元,首付款为5,000元。被告于2014年4月23日支付首付款5,000元,支付方式为银行转账。2014年6月11日,双方通过QQ聊天将上述协议内容进行了变更,将一项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变更为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增加了一项商标申请,合同金额相应变更为12,700元。被告表示拿到7份专利受理通知书就支付专利的尾款给原告,拿到商标受理通知书后将变更折算后的800元差价支付给原告。
原告依照双方协议约定就“一种新型流量开关”、“流量开关”、“一种压力控制器的不锈钢气箱”、“一体化低压气箱”、“一种新型电磁阀套管组件”、“一种压力控制器的高压气箱”六项实用新型,“压力控制器”外观设计向知识产权局提交专利申请,上述六项实用新型专利申请于2014年12月3日获得授权,外观设计专利申请于2014年12月10日获得授权。此后,姚某某将上述实用新型及外观设计专利证书于2015年1月12日交付给姚尚怀,原告于2015年1月14日开具了包含有双方协议约定的7,700元尾款在内的金额为8,955元的发票给被告。
原告另就“JILENG”图文商标于2014年6月30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提交注册申请,并于2015年10月7日获得注册。原告向被告交付了该商标受理通知书,但商标注册证书未交付被告。
本院认为,根据前述查明的事实,原、被告双方通过签署书面协议、QQ聊天的方式对双方之间的专利申请、商标注册事宜进行了约定,依照上述约定,原告就六项实用新型专利、一项外观设计专利、一项商标代理被告进行申请、注册,被告在取得上述专利、商标受理通知书后支付完毕双方约定的全部款项。现原、被告双方对专利及商标申请事宜已完成均无异议,仅就合同所涉的7,700元尾款是否已支付各执一词。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附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原告主张其履行了双方之间约定的关于专利申请及商标注册的义务,提交了涉案协议、QQ聊天记录、相应的专利申请及商标注册文件、发票等证据予以证明,已经进行了必要举证,被告亦认可收到了原告交付的上述成果。而被告虽陈述其在收到原告交付的专利证书时以现金形式将尾款结清,却未能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因此,本院对被告的抗辩难以采信。被告应当依据双方之间的约定支付7,700元尾款并赔偿逾期支付的利息。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迹冷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万韵技术咨询有限公司7,700元;
二、被告上海迹冷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万韵技术咨询有限公司以7,700元为基数、自2015年1月12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逾期付款利息。
被告上海迹冷制冷设备有限公司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上海迹冷制冷设备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凌 崧
审 判 员  易 嘉
人民陪审员  杨智勇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刘 乐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26lt;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6gt;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