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与成都宝润物资贸易有限公司、四川省达州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票据追索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1-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四川省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川0191民初11654号
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住所地: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北段966号6号楼。
负责人:熊津成,该分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树俊,四川乐伯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江珊,四川乐伯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成都宝润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金牛区二环路西三段119号金港湾商务楼2楼33号。
法定代表人:刘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XX成,四川伦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四川省达州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达州市通川区西河路25号。
法定代表人:邱辉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欧阳云川,四川金世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以下简称民生银行成都分行)诉被告成都宝润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润物资公司)、四川省达州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达州钢铁集团)票据追索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2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梁瑛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树俊、江珊,被告宝润物资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XX成,被告达州钢铁集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欧阳云川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宝润物资公司向原告支付商业承兑汇票利息7592522.65元(计算截止2016年9月12日,具体金额以实际清偿日为准);2.判令被告达州钢铁集团对被告宝润物资公司向原告所负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判令二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及律师费等费用。事实和理由:被告宝润物资公司于2013年11月19日与原告签订了编号为公授信字第ZH1300000227546号《综合授信合同》,合同约定最高授信额度为5000万元,授信期限自2013年11月19日至2014年11月18日。被告达州钢铁集团于2013年11月19日与原告签订了编号为公高保字第DB1300000228862号《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约定达州钢铁集团对宝润物资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依据上述《综合授信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原告为被告宝润物资公司持有的票号为0010006321042644商业承兑汇票办理了票据转贴现业务,转贴现金额为5000万元,该商业承兑汇票于2014年11月26日到期后遭到拒付,后被告宝润物资公司向原告支付了票据本金562744.29元,出票人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于2016年8月9日向原告支付了票据本金49437255.71元,至此商业承兑汇票的票据本金已全部偿还,但被告仍欠付原告票据贴现逾期罚息7592522.65元(暂计算至2016年9月12日,具体金额以实际清偿日为准)。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
被告宝润物资公司辩称,首先,原告不具备主张追索权的法定条件,主要表现在:1、原告未能提交合法有效的出票人拒绝付款的证明;2、本案从事实上也不存在出票人拒绝付款的事实,在本案之前,原告以出票人作为被告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双方就票据纠纷已经达成了民事调解,并经法院确认,在民事调解书中明确原告收回票据本金并放弃有关票据涉及的其他权利,包括利息、罚息、违约金,而且,调解书中还明确本案所涉及的汇票相关权利义务就此了结。事实证明原告事实上已实现了票据上的权利,至于本案中所涉及的利息、罚息原告已经放弃,并不构成出票人对这部分权利的拒绝支付。其次,在本案中,被告宝润物资公司只是票据中的一个背书人,是票据的从债务人,而出票人中铁二局物资有限公司是主债务人,在另外一案中,原告已经向出票人(票据主债务人)表示放弃了利息、罚息等权利。因为主债务的了结,被告宝润物资公司作为从债务人的债务,也应随之了结,故原告的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第三,本案中原告的诉讼请求,是之前原告向成都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请求中一部分,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对这部分诉讼请求进行了审理,并制作了民事调解书,原告再就这部分请求提起诉讼,违背了一事不再理的原则,故原告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驳回。
被告达州钢铁集团辩称,原告提供的汇票的出票、背书、贴现上的依据并没有反映出被告宝润物资公司是否与原告发生了借款关系,根据约定,被告达州钢铁集团只在担保的主债权发生期间,即2013年6月4日至2014年6月3日期间才承担担保责任,而原告提供的票据背书贴现不能反映借款时间,也不能反映借款事实,被告达州钢铁集团不承担担保责任。根据原告与汇票的出票人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的诉讼,双方于2016年8月10日达成了调解。民事调解书执行之后,本案涉及的商业汇票票据权利义务已经了结,原告明确向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承诺放弃利息、罚息、违约金,且诉讼费由原告承担,现原告就放弃的利息又再次起诉,没有法律依据。
经审理查明,2014年5月26日,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作为出票人出具《商业承兑汇票》1张,出票金额5000万元,票号为0010006321042644,汇票到期日2014年11月26日,付款人为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收款人为宝润物资公司。上述汇票的被背书人依次为:娄底市通途贸易有限公司、呼玛县农村信用联社股份有限公司、民生银行成都分行。
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作为买入方与呼玛县农村信用联社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卖出方签订《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1份,约定:根据呼玛县农村信用联社股份有限公司提交的票据与相关材料,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同意对商业承兑汇票票面金额5000万元办理转贴现,转贴现日为2014年5月28日,转贴现年利率6.65%、按365天/年计算,实付金额=票据总金额-票据总金额×转贴现期限×转贴现利率÷360。2014年5月28日,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向呼玛县农村信用联社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贴现48319027.78元。2014年11月26日,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持0010006321042644《商业承兑汇票》委托收款,因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账户余额不足,未获承兑。
2015年12月10日,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请求判令:1.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向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支付商业承兑汇票金额115936302.74元,罚息10193434.08元(计算至2015年12月1日,具体以实际清偿日为准);2.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承担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等费用。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与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于2016年8月4日经调解达成如下协议:一、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与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一致确认:截止2016年7月28日,就涉案商业承兑汇票,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共计欠付民生银行成都分行票据本金共计115936302.72元;二、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于2016年8月30日前偿还民生银行成都分行票据本金115936302.72元;三、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应当于收到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上述偿还款项后5日内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书面的解除对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的财产保全措施的申请书;四、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完全履行本调解协议第二项还款义务后,双方就涉案商业承兑汇票相关的权利义务就此了结。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放弃向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主张与涉案商业承兑汇票相关的一切权利,包括但不限于利息、罚息、违约金等;五、案件受理费672448.68元,减半收取336224.34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341224.34元,以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为实现债权所发生的律师费等一切费用,均由民生银行成都分行负担。
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作为涉案商业承兑汇票持票人受偿情况为:2014年12月9日1320.17元、12月21日1.12元;2015年2月11日561423元;2016年8月9日49437255.71元。自汇票到期日起以汇票所欠付对应金额为基数,按同期一年期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企业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分段计算,截止2016年8月9日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最后一笔收款,汇票利息为2397706.9元。
另查明,2013年11月19日,宝润物资公司与民生银行成都分行签订《综合授信合同》(编号:公授信字第ZH1300000227546号),合同约定最高授信额度为5000万元;有效使用期限为1年,自2013年11月19日至2014年11月18日。合同第7条约定:在本合同约定的授信期限和最高额授信额度内,宝润物资公司可一次或分次使用授信额度。民生银行成都分行经审查认为符合本合同的约定,应当与宝润物资公司签订相应授信业务的具体合同或协议。同日,达州钢铁集团与民生银行成都分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公高保字第DB1300000228862号),双方约定:为确保宝润物资公司与民生银行成都分行签订的《综合授信合同》的履行,达州钢铁集团愿意为该合同项下的全部/部分债务提供最高额保证,达州钢铁集团所担保的最高额债权额为5000万元;本合同项下被担保的主债权的发生期间为2013年11月19日至2014年11月18日,如果主合同中约定的业务种类为借款业务,则每笔借款的发放日均不超过该期间的届满日,如果主合同中约定的业务种类为票据承兑/开立信用证/开立保函(或提货担保书)业务,则达州钢铁集团对汇票进行承兑/开立信用证/开立保函(或提货担保书)的日期均不超过该期间的届满日。合同第6条约定达州钢铁集团保证范围为:本合同第2条约定的最高主债权本金及其他应付款项[包括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和担保权利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和所有其他应付合同费用]。
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与四川乐伯乐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代理协议》并约定了律师费,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向四川乐伯乐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561845.16元,后四川乐伯乐律师事务所开具了增值税发票。
审理中,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明确其在本案中行使票据追索权。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及原告提供的《商业承兑汇票》、《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付款凭证、拒绝付款理由书、《综合授信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委托代理协议》、增值税发票,被告宝润物资公司提供的(2015)成民初字第2958号民事调解书等证据在卷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首先,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与被告宝润物资公司签订的《综合授信合同》,与被告达州钢铁集团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综合授信合同》第7条约定“在本合同约定的授信期限和最高额授信额度内,宝润物资公司可一次或分次使用授信额度。民生银行成都分行经审查认为符合本合同的约定,应当与宝润物资公司签订相应授信业务的具体合同或协议。”,从本院查明事实看,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行使票据追索权系基于票号为0010006321042644《商业承兑汇票》的前手呼玛县农村信用联社股份有限公司的转贴现,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既未举证其与被告宝润物资公司就《综合授信合同》的授信业务签订了具体合同或协议,也未举证证明其履行了《综合授信合同》项下的汇票承兑、汇票贴现义务,故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不能证明《综合授信合同》项下义务已实际履行,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要求被告宝润物资公司按《综合授信合同》承担清偿责任、达州钢铁集团按《最高额保证合同》承担保证责任,本院不予支持。其次,涉案《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日,出票人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账户余额不足,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票据追偿权诉讼,并调解结案,已经发生被拒付的事实,故对被告宝润物资公司认为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未提供出票人拒绝付款的证明,不能行使票据追索权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再次,关于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在法院调解中,放弃对出票人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利息、罚息的追索权后,是否仍可向被告宝润物资公司主张的问题。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对背书人、出票人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第六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汇票的出票人、背书人、承兑人和保证人对持票人承担连带责任。持票人可以不按照汇票债务人的先后顺序,对其中任何一人、数人或者全体行使追索权。持票人对汇票债务人中的一人或者数人已经进行追索的,对其他汇票债务人仍可以行使追索权。被追索人清偿债务后,与持票人享有同一权利。”故被告宝润物资公司基于法律的规定应和出票人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一并对持票人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承担连带责任。根据票据的基本法律特征,后手对前手可行使追索权,前手对后手无追索权,本案中,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为持票人,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作为出票人为实际的最终债务人,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在调解书中明确在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完全履行还款义务后,双方就涉案商业承兑汇票相关的权利义务就此了结。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放弃向中铁二局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主张与涉案商业承兑汇票相关的一切权利,包括但不限于利息、罚息、违约金等,故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已因涉案票据权利就最终债务人应承担的义务进行了约定,且实际获得受偿,其因涉案商业承兑汇票相关的权利已终结,故原告民生银行成都分行再行要求被告宝润物资公司对其已对最终债务人放弃权利部分作为债务人承担连带责任,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六十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64948元,减半收取计32474元,由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梁瑛

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冯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