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沈建治与涂永孝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3-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漳民终字第176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沈建治,男,1967年7月5日出生,汉族,农民,住诏安县。
委托代理人沈锦生,福建诚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涂永孝,男,1947年7月1日出生,汉族,农民,住诏安县。
委托代理人陈君能,福建旭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清福,福建旭恒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沈建治因与被上诉人涂永孝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诏安县人民法院(2015)诏民初字第5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沈建治及其委托代理人沈锦生、被上诉人涂永孝的委托代理人陈君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查明,2015年3月1日,原告沈建治通过被告亲戚与被告联系,后与被告签订《鱼塘租赁协议书》一份。原告于2015年5月19日向法院提起诉讼。
原审判决认为,本案原告沈建治想租鱼塘,通过被告涂永孝亲戚主动与被告联系后,与被告签订租赁合同,而原告向被告所租赁的鱼塘属于诏安县永昌水产开发有限公司所属鱼塘的一个,诏安县永昌水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产权属被告一人实际出资,因此,可以认定原告清楚被告对包括本案讼争的上述鱼塘有实际经营管理权。即使该鱼塘租赁超过承包期限,而作为发包方的仙塘村村民委员会未提出异议。因此,原告提出被告隐瞒自己没有承包经营权且已经超过承包期限,属合同欺诈行为,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双方之间所订立的协议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沈建治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审原告沈建治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沈建治上诉称:被上诉人在与上诉人订立《鱼塘租赁协议书》时,故意隐瞒承包经营期限已到,被上诉人无权转包或转租的真实情况,使上诉人作出与之订立协议的意思表示,可见被上诉人的行为属合同欺诈,上诉人提出撤销双方签订的租赁协议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在向被上诉人支付约定租金后,接收鱼塘并投入资金用于改造、添附设施等,应由被上诉人返还并赔偿。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直接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涂永孝答辩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所签订的《鱼塘租赁协议书》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故意隐瞒合同内容的情况,更没有存在合同欺诈的行为;上诉人主张的经济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双方当事人对原审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确认。
本院认为,讼争的鱼塘系被上诉人涂永孝向仙塘村村民委员会承包的,在承包期限已经届满三年期间,仙塘村村民委员会均未与被上诉人涂永孝签订续包合同,也未向被上诉人涂永孝提出异议,是否转为不定期合同,由被上诉人涂永孝与村委会解决,故应认定被上诉人涂永孝的承包经营权待定,也就是说,在尚未确定被上诉人涂永孝是否具有承包经营权的情况下,不能认定被上诉人涂永孝对上诉人沈建治存在隐瞒事实、构成欺诈行为。上诉人沈建治主张被上诉人涂永孝对其隐瞒超过承包经营权期限而转包的理由不能成立,其起诉请求撤销双方签订《鱼塘租赁协议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同时请求判令返还租金及赔偿损失,缺乏依据,不予支持。原审对此判决驳回上诉人沈建治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上诉人沈建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结果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39元,由上诉人沈建治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叶小铭
审 判 员  陈永泉
代理审判员  谢旭耀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马晓斌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