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李润枝与被告福江集团有限公司、杨九清高度危险活动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0-2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北省监利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鄂监利民初字第01312号
原告李润枝。
委托代理人张立广,监利县黄歇司法所工作人员。
被告福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江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东山,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沈锋,湖北司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九清。
原告李润枝与被告福江公司、杨九清高度危险活动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3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郑志斌担任审判长,审判员杨俊、人民陪审员瞿云娇参加的合议庭,于2015年8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润枝及其委托代理人张立广、被告福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沈锋、被告杨九清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润枝诉称,2014年3月12日15时许,原告和儿子周清骑着一辆摩托车从家里往周老派出所办事,车辆行至S25道周老嘴鲁桥村4组处时,被被告正在该公路旁砍伐倒的一颗树木击中,致使原告和儿子周清受伤。事发后被告只赔偿了原告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有关其他赔偿事宜不能达成一致意见。为此,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52753.7元,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李润枝为了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的身份。
证据二、证人郭会洪的书面证言,证明树木产权人系福江公司及砍伐的事实。
证据三、询问李齐发的笔录,证明原告遭受损害治疗及索赔过程中,被告杨九清一直属担保身份。
证据四、询问证人陈焕才的笔录,证明被告福江公司砍伐树木的过程中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及原告受伤的情况。
证据五、《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原告需要后期医疗费用8000元、误工损失日为90日,护理时间为2个月。
证据六、《出院记录》,证明原告住院23天,医嘱:1、右手部外固定6-8周,之后行其功能锻炼;2、继续对症治疗;3、定期复查(每隔1-2月),骨折愈合后需取出内固定物;4、不适随诊。
证据七、黄歇车队出具的证明,证明原告及护理人员花交通费1680元。
证据八、鉴定费票据,证明原告花鉴定费1350元。
证据九、监利县周老嘴镇白洋村出具的证明,证明原告受伤后至今一直处于休息状态。
证据十、证人李齐发的当庭证言,证明内容同证据3。
被告福江公司在法定的答辩期没有书面答辩,庭审时其代理人口头辩称,1、原告所诉不实,原告并不是被砍伐的树木击伤,而是因为原告急刹车摔倒受伤;2、他公司将砍伐树木的工作发包给了他人,合同中明确约定了责任,即由砍伐树木方承担责任,因此他公司不应该承担责任,原告的儿子无证驾驶无牌车辆,应该承担责任;3、杨九清并不是替福江公司处理该事,而是代表砍伐树木的李佑平在处理该事;4、原告的诉请过高。综上,请求驳回原告对他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福江公司为了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和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证明福江公司的主体身份。
证据二、林木砍伐及运输合同,证明砍伐过程中出现的行人安全事故由福江公司的相对方李佑平承担,与福江公司无关。
证据三、交警询问周清的笔录,证明周清(原告之子)在事故发生时有人拦阻,周清处置不当致使原告受伤,周清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证据四、交警询问刘家喜的笔录,证明李佑平在砍伐树木过程中设置了警示牌,且要求周清停车,并且原告的伤不是树木倒下造成,是周清刹车时处置不当造成。
证据五、律师询问段志桥的笔录,证明李佑平砍伐树木过程中设置了警示牌,且要求周清停车,原告的伤不是树木倒下造成,是周清刹车时处置不当造成。
证据六、证人刘家喜的当庭证言,证明内容同证据4。
证据七、证人段志桥的当庭证言,证明内容同证据5。
被告杨九清在法定的答辩期没有书面答辩,庭审时口头辩称,事发时他不在现场,他是受李佑平的委托到医院处理有关事情,所以,他并不是当事人,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他的诉讼请求。
被告杨九清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过庭审质证,原告李润枝对被告福江公司提交的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有异议,认为并不是加工承揽合同,而是劳务合同,因为被告福江公司安排人员在现场指挥;对证据3有异议,认为原告是否有驾照与原告的损害没有关系;对证据4、5、6、7有异议,认为证人均是福江公司的员工,且证言与事实不符。
被告福江公司对原告李润枝提交的证据1、5、6、8无异议;对证据2有异议,认为证人并不清楚是否是福江公司派人在砍树;对证据3、10有异议,认为证言不真实,杨九清并不是代表福江公司,而是代表承包人李佑平在处理事情;对证据4有异议,认为证人所述事发时间与事实不符,而且事发现场有警示标志,该证人也没有出庭作证;对证据7有异议,认为与就诊时间不吻合;对证据9有异议,认为该证明所述事发时间与实际发生时间不一致,村委会也不能证明原告的误工时间。
被告杨九清对原告李润枝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与被告福江公司的相同。对被告福江公司提交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无争议的证据即:原告李润枝提交的证据1、5、6、8和被告福江公司提交的证据1依法予以采信。
对上述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为,对原告李润枝提交的证据2不予采信,因为证人没有出庭作证;对证据3、10予以采信,因为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但是证人并没有证明杨九清系担保人;对证据4不予采信,因为证人没有出庭作证;对证据7不完全采信,本院将根据其具体情况对其交通费予以匡算;对证据9不予采信,因为该证明所述事发时间与事实不符,而且,村委会并不能确定误工时间。
对被告福江公司提交的证据2的真实性予以采信,但是该合同并不是加工承揽合同,而是雇佣合同(具体理由在本院认为中叙述);对证据3予以采信,因为系交警询问原告李润枝儿子周清的笔录,被告福江公司提交该笔录,证明福江公司认可该笔录;对证据4-7不完全采信,因为均系福江公司员工的证言,他们证明施工时有警示标志、还证明树木没有打到原告及摩托车,但是没有提交其他证据佐证,如现场照片等(现在手机都可以照相,提交照片是很简单的事情)。
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1日,被告福江公司与李佑平(案外人)签订了《林木砍伐及运输合同》,该合同约定了施工路段、工作事项和质量要求、砍伐期限和施工工价等,同时还约定:“乙方(李佑平)在施工过程中,必须服从甲方(福江公司)的现场指挥,按甲方要求施工……乙方必须在上工地三个工作日内将所有施工人员的身份证交给甲方,由甲方为施工人员购买工伤险和意外伤害险。”合同签订后,由李佑平牵头组织施工人员在仙监公路(仙桃至监利)周老段砍伐树木。被告福江公司安排了公司员工段志桥、刘家喜、朱丹、胡杰等人在现场指挥、监督和维护安全。2014年3月12日下午十五时许,原告李润枝的儿子周清无证驾驶一辆无牌摩托车载原告李润枝前往周老派出所办事。当车辆行至施家村与鲁桥村交界处时,一棵被砍伐的树木正要倒下,福江公司维护安全的工作人员对周清喊,停车,树要倒了,但是已经来不及,倒下来的树木将摩托车打倒,致使原告李润枝和周清倒地受伤。当时,福江公司的工作人员段志桥、刘家喜开车将原告送到监利县人民医院治疗。事发后,福江公司负责树木砍伐的工作人员杨九清赶到医院,处理有关事宜,并一直参与调处此事,杨九清经手支付了原告李润枝的全部医疗费用16277.08元、另外还支付了周清医疗费3000余元。由于就有关赔偿事宜双方不能达成一致意见,为此,原告李润枝向本院提起诉讼。
另查明,原告李润枝受伤后,住院治疗23天,花医疗费16277.08元(全部由杨九清经手支付)、后期还需医疗费8000元、应计算误工费8114.02元(26209元/年÷365天×(住院23天+鉴定90天)=8114.02元)、护理费6042元(28792元/年÷365天×(住院23天+鉴定60天)=6547.22元,原告只主张6042元,本院支持604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50元(50元/天×23天=1150元)、花鉴定费1350元、交通费酌定1000元,以上共计:41933.1元。
本院认为,被告福江公司组织人员进行砍伐树木施工,需要占用道路,并影响通行,除了“事先征得道路主管部门的同意,影响交通安全的,还应当征得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同意。”(道交法第三十二条)。而被告福江公司仅仅只向道路主管部门进行了申报和批准,而没有征得公安机关交通主管部门同意,致使公安部门不知情,没有派人现场维护秩序,而福江公司现场维护秩序的人员也没有尽到其职责,没有将周清拦在危险地带之外,而是直至周清所骑摩托车到了伐树的危险地带才喊停车,是导致此次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70%)。原告李润枝之子周清无证驾驶无牌车辆上路行驶,观察路面情况不足,发现砍树应该及时停下,而周清没有停下、处置不当也是发生此次事故的原因,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30%),即减轻对方相应的责任。被告杨九清系福江公司的工作人员,参与处理事故,是职务行为,不应当承担此次事故的责任。关于原告李润枝要求按照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计算548天误工费的问题,本院认为,村委会是无权证明误工情况的,对于误工时间的计算,最高法的司法解释有明确规定,不构成伤残的“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本案中,医疗机构没有出具证明意见,但是根据原告的伤情,其还有固定物未取出,鉴定机构鉴定误工时间为90天(不包括住院23天),虽然鉴定机构鉴定误工时间没有法律依据,但是本案中,被告福江公司认可113天的误工时间,本院确定其误工时间为113天。关于原告李润枝要求被告赔偿营养费的问题,因没有医疗机构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福江公司认为与李佑平签订了合同,该合同属于加工承揽合同,因此施工中发生事故,应该由李佑平承担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该合同不符合加工承揽合同的要件,因为合同明确规定:“乙方(李佑平)在施工过程中,必须服从甲方(福江公司)的现场指挥”……“乙方必须在上工地三个工作日内将所有施工人员的身份证交给甲方,由甲方为施工人员购买工伤险和意外伤害险。”而加工承揽合同,承揽方在加工过程中是不需要对方现场指挥的,承揽方的工作人员也不应该由对方购买相关保险。施工中,福江公司安排了大量的工作人员在现场指挥和维护安全,故此,福江公司与李佑平带领的施工人员之间不是加工承揽关系,而是劳务关系,本院对被告福江公司的之一辩论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被告福江公司认为,树木并没有打到摩托车和原告,原告受伤是因为周清处置不当造成的,因此,他公司不应该承担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被告福江公司仅仅只向本院提交了两份证人证言,而该两位证人均是福江公司的员工,又没有其他证据(如只现场照片)佐证,不足以采信,故此,本院对被告福江公司的之一辩论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被告福江公司、杨九清均认为,杨九清处理事故不是代表福江公司,而是代表李佑平,他经手所支付的医疗费也是李佑平的,本院认为,这一问题仅仅只有福江公司和杨九清的口述,没有任何其他证据佐证,不足以采信,故此,本院对福江公司和杨九清的这一辩论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被告福江公司为周清支付的医疗费用,因周清不是本案当事人,本院在本案中不作处理。为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案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福江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原告李润枝损失13076.09元(41933.1元×70%=29353.17元-已经赔付的16277.08元=13076.09元)。
二、驳回原告李润枝对被告杨九清的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李润枝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150元,由原告李润枝负担700元,被告福江公司负担4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150元,款汇至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7260401040005030,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荆州市长江大学支行。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郑志斌
审 判 员  杨 俊
人民陪审员  瞿云娇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潘慧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