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云南山川园林有限公司与昆明拓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0103民初8117号
原告:云南山川园林有限公司,住所云南省昆明市滇池路4公里杨家社区居委会田家地村南市中央购物金座1幢C单元第8层c801号。
法定代表人:顾信安,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魏鸿翔,云南律知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昆明拓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昆明市拓东路78号。
法定代表人:殷伟刚,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海燕、刘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云南山川园林有限公司诉被告昆明拓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1月28日立案后,于2018年1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魏鸿翔,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海燕、刘辉到庭参加了诉讼。庭审中,原告申请对涉案工程造价进行鉴定,后又于2018年4月17日撤回该项鉴定申请。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以下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工程款3178968.12元;2、判令被告支付自2016年7月15日起至款项实际还清之日止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利息172856.38元(从2016年7月15日计算至2017年11月13日)。1、2项请求金额合计3351824.5元;3、请求法院确认原告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4、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3年11月1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施工合同并进场施工,施工期间根据被告的要求,对施工图及成品多次变更增加。施工至2015年4月17日,由于建设方出现重大变故,项目被迫停工。在2016年4月1日,建设方要求复工,原告对项目进行后续工程收尾施工,2016年7月15日,工程全部竣工并交建设单位投入使用。原告对已完工程的产值以阶段性结算书形式上报建设方,建设方也无异议,工程实际完成产值计8748968.12元,建设方已付工程款5570000元。拖欠工程款3178968.12元。原告多次讨要工程款,被告拒绝支付,现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1、被告认可现在尚欠原告工程款2402622.44元,也同意支付。2、被告不应当向原告支付利息,因为原、被告一直未能结算。3、原告无权享有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因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或实际竣工之日起计算六个月,本案所涉及的工程2016年7月15日竣工,原告现在主张优先受偿权已经超过了法定的期限,该项请求不能得到支持。4、原告还存在逾期施工的问题。
经审理,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2013年10月22日,原告云南山川园林有限公司与被告昆明拓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施工合同》,约定“被告将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发包给原告。原告承包范围包括南亚之门北区所有绿化景观,所有绿化景观施工图设计图纸范围内的全部景观绿化工程内容,暂定含北区室外景观、裙楼屋面景观和住宅C栋屋面景观三个阶段;景观总面积14000平方米。北区室外景观工期为45日历天、裙楼屋面景观工期为45日历天、住宅C栋屋面景观工期为30日历天;暂定工程总价8281836.58元。”2016年1月14日,原、被告签订《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约定“原、被告于2013年10月22日签订了《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施工合同》,现双方协商达成本补充协议:一、原工程承包范围中住宅C栋屋面景观暂不进行施工,需施工时发包人向承包人发出书面通知。本次施工北区室外景观、裙楼屋面景观剩余工作内容(即需施工范围)以发包人确认的施工图范围为准。二、北区室外景观、裙楼屋面景观剩余工作内容的工期为105天,具体开工日期以开工令注明的开工日期为准。……六、北区室外景观、裙楼屋面景观剩余工作内容的材料预付款100万元,在承包人正式进场施工七个工作日后支付。承包人第一个月完成工程价含材料到货款超过100万元后上报进度款,经发包人审核确认后,超过100万元部分按进度审核价的70%作为进度款支付。除第一个月外的其余月份进度款按实际完成工作量核定,经发包人审核确认后,当月进度款在次月20日前支付完成,全部完工后二十日内支付至80%。七、发包人根据审核结论,按照下述约定方案支付承包人应付款项:1、所欠款项的支付时间在发包人取得预售许可证后的2个月内。……八、竣工验收是指承包人按图施工结束后,按图交验发包人。质量保修期从工程按图交验,发包人验收合格之日算起。单项竣工验收的工程,按单项工程分别计算质量保修期。苗木质保期一年,起止时间是以苗木种植完毕后,承包人提供苗木种植完工报告,发包人验收合格之日起开始计算苗木成活养护期。养护期内若发包人改变种植位置及增加苗木不再延长成活养护期时间。……十、结算后支付至结算价的95%,5%的质保金需待质保期满一个月之内一次性付清。质保金不计利息。”2017年7月24日,原告向被告进行工程移交,原告在《工程移交会签单》上说明“我公司承接的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地面一层),该工程于2014年9月23日开工,2016年7月15日顺利完工并交付使用。工程已按双方合同约定,顺利完成工程质量保修期为一年(即2017年7月15日已履约完成质量保修期)。经我公司全面检查,该项目自评为合格工程,现将该工程移交贵单位养护管理,望贵公司给予接收。”被告于2017年8月1日在以上《工程移交会签单》上盖章确认。之后,原、被告签订《工程款抵房协议》,约定“被告将南亚之门尚义公馆D幢2-802号房屋(建筑面积113.01平方米,单价每平方米23270元)以2629743元来抵扣南亚之门北区绿化工程款。”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被告现在尚欠原告工程款2402622.44元未支付。
以上事实,有《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施工合同》、《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工程移交会签单》、《工程款抵房协议》等证据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对于原、被告双方无异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包括:原告实际施工完成了昆明南亚之门北区室外景观、裙楼屋面景观工程,未进行住宅C栋屋面景观的施工;原告施工时间是自2014年9月23日至2016年7月15日止,质保期自2016年7月16日起至2017年7月15日止;原告实际完成的工程价款为7972622.44元,被告已经向原告支付工程款5570000元,尚欠原告2402622.44元未支付;涉案工程尚未取得预售许可证,被告尚欠相关费用未向政府部门缴纳。本案中,因被告同意向原告支付工程款2402622.44元,故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原告主张的自2016年7月15日起至款项清偿之日止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的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本案中,《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中约定“北区室外景观、裙楼屋面景观剩余工作内容的材料预付款100万元,在承包人正式进场施工七个工作日后支付。承包人第一个月完成工程价含材料到货款超过100万元后上报进度款,经发包人审核确认后,超过100万元部分按进度审核价的70%作为进度款支付。除第一个月外的其余月份进度款按实际完成工作量核定,经发包人审核确认后,当月进度款在次月20日前支付完成,全部完工后二十日内支付至80%。七、发包人根据审核结论,按照下述约定方案支付承包人应付款项:1、所欠款项的支付时间在发包人取得预售许可证后的2个月内。……”被告辩称剩余工程款的支付时间应当是被告取得预售许可证后的2个月内,但是被告并未取得预售许可证,所以不应当支付利息。经本院询问被告,被告陈述未取得预售许可证并非由原告的原因造成的,故本院认为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剩余工程款并支付逾期付款的利息。本院认为,涉案工程约定的工程款支付时间为被告取得预售许可证后的2个月内,但由于被告的原因导致至今尚未取得预售许可证,故本院综合本案情况,支持被告应当以2402622.44元为基数向原告支付自立案之日2017年11月28日起至欠款清偿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关于原告请求法院确认原告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依据以上法律规定,本院确认原告对昆明南亚之门北区室外景观工程和裙楼屋面景观工程的折价或拍卖所得价款在应付工程款2402622.44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关于被告辩称原告主张的优先受偿权已经超过六个月的期限,不应支持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本案中,《昆明南亚之门北区住宅室外景观绿化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第八条约定“竣工验收是指承包人按图施工结束后,按图交验发包人。”原告向被告移交涉案工程的时间是2017年7月15日,被告在《工程移交会签单》上盖章确认的时间是2017年8月1日,故本院确认原、被告双方约定的竣工验收时间发生于2017年8月1日,原告于2017年11月28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并未超过法律规定的六个月时限。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昆明拓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云南山川园林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2402622.44元;
二、被告昆明拓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云南山川园林有限公司支付自2017年11月28日起至欠款清偿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以2402622.44元为基数);
三、原告对昆明南亚之门北区室外景观工程和裙楼屋面景观工程的折价或拍卖所得价款在应付工程款2402622.44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四、驳回原告云南山川园林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3615元,由原告云南山川园林有限公司负担8209元、被告昆明拓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2540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
审 判 长  起瑞遥
人民陪审员  陈丽辉
人民陪审员  魏琪娥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张爱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