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从茹与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王汉清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3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东三法樟民一初字第279号
原告张从茹,男,住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
委托代理人孙霄阳,广东万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杰,广东万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柏地东城区。
法定代表人黄淦波。
委托代理人王伟国,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汉清,男,住湖南省安乡县。
原告张从茹诉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王汉清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2015年2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5年7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从茹及委托代理人何杰、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伟国,被告王汉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从茹诉称,2014年8月6日,原告与朋友前往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经营的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游玩后,乘坐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的电瓶车下山。由于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的电瓶车司机即被告王汉清懒散拖延一再拖延开行时间,双方因此发生争吵推搡,在此过程中,被告王汉清拿出一把砍刀对原告持刀砍杀,造成原告右手掌被砍伤。原告被送往樟木头医院救治,后前往深圳平乐骨科医院住院治疗,截至2014年12月23日复查时,原告仍不能正常工作,造成误工损失176688.42元,加之交通费、护理费、营养费等损失194736.72元。原告在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处购买了门票游玩,因管理不善致使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的员工即被告王汉清在履行职务时对原告造成损害,对由此造成的损失,应由两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被告连带赔偿原告194736.72元(含医疗费7898.3元、误工费176688.42元、营养费3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护理费6000元、交通费700元);2、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辩称,原告与朋友在答辩人处游玩,在山顶等候电瓶车下山时与答辩人的司机即被告王汉清发生冲突,后被人拉开,随后原告乘坐答辩人其他电瓶车下山,原告在到达观音山景区门口后被王汉清砍伤。原告到达观音山景区门口后即与答辩人之间的游览服务合同履行完毕,被告王汉清砍伤原告,并非是履行答辩人的职务行为,原告也无充分证据证明被告王汉清是在履行答辩人工作任务过程中伤害原告的身体。原告对自身伤害,主观上存在过错。原告在等待电瓶车下山过程中,因被告王汉清上厕所时间稍长,引起原告及其朋友不满,在被告王汉清已经发动电瓶车时,原告下车绕到驾驶位将被告王汉清从电瓶车上拉扯下来并首先动手殴打了被告王汉清,后被人拉开,但原告仍在辱骂并要追打被告王汉清,致使被告王汉清心存怨气。在原告乘坐其他电瓶车下山时,被告王汉清驾驶电瓶车直接快速下山持刀砍伤原告。因此,原告的损失,应由被告王汉清予以赔偿,但原告应根据自己的过错承担相当的损失。原告要求答辩人赔偿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除医疗费有票据外,其他费用没有证据支持,不予认可。
被告王汉清辩称,本案属个人行为,原告的损失应由答辩人自己承担。原告的医疗费,答辩人认可有票据的部分。
本院查明并确认如下事实:
2014年8月6日,原告在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经营的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游玩后,准备乘坐电瓶车下山。因等候时间较长,与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的电瓶车司机即被告王汉清发生争吵和肢体冲突。其后,原告张从茹乘坐其他电瓶车下山,被告王汉清因心存怨气,遂驾驶电瓶车径直下山等候原告张从茹并持刀在观音山门口附近砍伤原告。
事故发生后,原告张从茹被送往东莞市樟木头医院治疗,2014年8月6日-15日,原告入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住院治疗9天,出院医嘱载明:伤肢禁止异常受力,继续支具外固定;坚持伤口换药以预防感染;适时取内固定;一周、半月、一月、三月后复查,不适随诊。原告出院后,先后于2014年8月15日、18日、21日、9月12日、13日、12月23日、24日、2015年1月20日在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深圳市妇幼保健院门诊治疗。原告上述治疗期间,共产生医疗费7898.31元。
事发时,原告张从茹41周岁,是深圳市巨润园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原告主张事故前三年总收入为1590195.86元,要求按照年均收入计算4个月误工费损失,为此提交了银行交易明细单到庭。原告另主张因护理需要,自付护理费6000元,为此提交了护理费发票到庭。
以上事实有病历、诊断证明书、医疗费发票、住院费用清单、观音山公园门票、银行交易清单、深圳市巨润园林有限公司登记资料及护理费发票、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影像视频及开庭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被告王汉清在履行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驾驶电瓶车运输游客的工作过程中与原告发生冲突,其后原告张从茹、被告王汉清虽先后离开观音山顶,但被告王汉清随后在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经营的观音山公园门口拦截并砍伤原告的行为,是对观音山山顶冲突行为的延续,与被告王汉清履行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职务行为之间存在内在关联性,应属职务行为,对由此造成的损失,应由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予以赔偿,原告诉请被告王汉清承担连带责任,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张从茹在搭乘电瓶车过程中,未能克制自己的言行,是导致本案所涉纠纷发生的诱因之一,行为存在过错,依法应减轻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的赔偿责任。参照《广东省2014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原告本次事故所受损失计算如下:
1、医疗费:7898.3元。原告治疗期间,共产生医疗费7898.3元,有医疗费发票、病历、诊断证明佐证,本院予以支持。
2、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原告住院9天,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较为合理,本院予以支持。
3、营养费:800元。根据原告的伤情,考虑康复需要,本院酌定支持800元。
4、护理费:1800元。原告提供的护理费发票,显示其从2014年8月7日起雇请护工护理30天,支出了护理费6000元,因原告无提供医嘱意见证明其出院后仍需护理,也无其他证据证明出院后存在护理的必要,主张出院后的护理费损失,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住院治疗9天,考虑1人护理,根据其提供的护理费发票,折算护理费为200元/天,护理费损失计算为200元/天×9天=1800元。
5、误工费:3912.8元。原告是深圳市巨润园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并非体力劳动者,主张计算误工时间4个月,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原告的工作性质,误工时间考虑住院时间及出院后的门诊时间,酌定计算20天。原告提供的银行交易明细单,只能证明事故前三年其账户内的资金变动情况,而不能证明为原告的实际收入,要求事故前3年的资金总额1590195.86元计算误工费损失,本院不予支持。鉴于原告从事石材、木料雕刻工作,本院酌定按照制造业国有职工年均工资71409元计算误工费为71409元/年÷365天/年×20天=3912.8元。
6、交通费:700元。原告因伤住院治疗,因就医治疗而产生的交通费,应予支持,根据原告就医治疗的实际需要,结合交通资费实际,本院酌定支持700元。
上述1-6项费用合计15561.1元,根据事故过错程度,由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向原告承担70%赔偿责任即10892.8元,由原告自行负担30%损失即4668.3元。驳回原告张从茹对被告王汉清的诉讼请求。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三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张从茹10892.8元;
二、驳回原告张从茹对被告王汉清的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张从茹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4195元,由原告张从茹负担3960元,被告东莞市观音山森林公园开发有限公司负担235元。上述受理费,原告起诉时已预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朱红奎
人民陪审员  骆红招
人民陪审员  利见弟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罗春梅
附相关法律法规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2、《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六)赔偿损失;……。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