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胡孟文与湖南正圆动力配件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8-0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湘0111民初6072号
原告:胡孟文,男,1967年9月27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桃江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熊超,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湖南正圆动力配件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劳动东路32号综合楼。
法定代表人:沈铁,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阳,湖南联合创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宇光,湖南联合创业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告胡孟文(以下简称原告)诉被告湖南正圆动力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告)劳动争议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10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熊超,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阳、李宇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由被告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35808.66元;2、判决由被告支付原告年休假工资32927.5元;3、判决由被告支付原告2017年4月26日至2017年5月8日之间的工资2378元;4、判决由被告向原告出具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事实及理由:原告系原长沙正圆动力配件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沙正圆)员工,2008年6月30日长沙正圆被宣告破产后,被告延续了长沙正圆的产业,原告转至被告公司上班。2008年度-2010年之间,被告未与原告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1年才开始为原告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但被告未依法为原告缴纳2009-2014年度的社保,已缴纳的部分还存在严重的欠缴,并且2017年4月的社保现在也处于欠缴状态;被告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条件,未支付高温津贴。从未安排过原告休过年休假。被告实行每月工资的结算至25日,至原告解除与被告劳动关系之日止,被告尚有13天的工资未与原告进行结算。原告因此解除了与被告的劳动合同,请求法院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原告系原长沙正圆职工。该公司于2008年6月30日由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破产,启动政策性破产,原告随即成为破产企业的人员安置对象。2015年2月15日,经长沙市政府会议纪要明确,由湖南正圆实业有限公司(政府确定的产业垫资人)作为实施产业的承接主体,并确定2015年2月28日为产业延续结算的基准日,基准日以前的债权债务(包括社保),由清算组及政府财政资金兜底解决,基准日之后的由湖南正圆负责。被告于2015年3月1日正式接管长沙正圆产业及职工,从2015年3月1日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费用,至今从未欠缴过费用。被告安排了旅游加自由活动相结合的方式集中给员工统一休年休假,并向原告发放了高温费和2017年4月份工资。5月份因原告等多名员工消极怠工,最终在5月16日彻底不来上班,要求非法解除劳动关系。由于被告已基本停产,而原告是计件工资,多劳多得。被告还是按照原告上班天数适当予以发放了5月份工资。综上,原告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于2004年7月参加工作,系原长沙正圆职工,该公司于2008年6月30日经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并指定长沙市企业兼并破产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成立的清算组(以下简称清算组)为破产管理人。2013年12月31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终结长沙正圆公司的破产程序。2009年8月24日,经清算组研究并报市兼破办同意,决定设立长沙正圆动力配件有限责任公司清算组生产管理临时委员会。被告系湖南正圆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圆实业)的全资子公司,于2009年9月8日成立。2015年2月15日,长沙市人民政府在专题会议纪要中明确正圆实业作为长沙正圆破产改制工作的实施产业承接主体,全权承担长沙正圆公司职工就业安置,并以政府批准正圆实业作为实施产业承接主体之日为结算基准日。基准日前盈亏由清算组负责,并列入结算范围;基准日后生产经营全部由正圆实业负责。2015年3月16日,长沙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持召开会议,并形成会议备忘录明确长沙正圆动力配件有限责任公司清算组生产管理临时委员会工作到2015年2月28日,从2015年3月1日起,长沙正圆公司生产经营管理工作全部移交给正圆实业。被告于2016年12月与原告签订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约定原告从事铬机车间珩磨岗位工作,工资标准为计件方式。因被告欠缴社会保险费,原告于2017年5月9日向被告送达解除劳动关系函,与被告解除了劳动关系。被告自2009年10月至2017年5月以自有账户向原告发放工资,并于2011年5月至2017年5月为原告缴纳了部分社会保险费,且在2015年度和2016年度的7月、8月及9月按50元/月的标准向原告发放了高温津贴。
原告为维护自身利益,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被告赔偿部分损失,并出具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2017年7月18日,长沙市雨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雨劳人仲案字[2017]第191号仲裁裁决书,裁决被告支付原告经济补偿28377.84元、年休假工资3261.82元、高温补贴900元、工资1025.8元,并为原告出具解除劳动关系证明,驳回原告的其他仲裁请求。原告不服仲裁裁决,于2017年8月30日诉至本院,请求判如所请。被告亦不服上述裁决,于2017年9月1日诉至本院,请求判令被告不予支付原告经济补偿金、年休假工资、高温费、工资,并赔偿被告的经济损失。本院依法将两案合并审理。
另查明,2016年6月至2017年5月,被告公司向原告银行转账支付(2016年5月-2017年4月)工资4251.89元、4456.49元、3223.24元、3016.02元、4218.02元、3316.02元、3475.02元、3849.02元、4421.02元、2905.02元、2998.02元、2437.02元,合计42566.8元。原告月工资为3547.23元。
再查明,被告于2017年6月支付原告2017年5月部分工资442.02元。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明确,双方均应依照相关劳动法律、法规的规定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被告虽辩称2009年9月至2015年2月期间系长沙正圆公司清算组临管会借用被告名义从事生产,但该期间被告确以自己的名义进行了生产管理,并为原告发放工资及交纳社会保险费,且被告未提交充分证据证实劳动者明知其与所称的借用关系,另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五条的规定,如被告将企业资质出借亦应承担相应的用工主体责任。因此,本院认为应将2009年9月至2016年1月期间被告与原告之间的用工关系按劳动关系处理,此外,2017年1月至2017年5月期间,双方用工关系确为劳动关系。被告相关辩称,本院不予采信。
一、关于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虽然被告已为原告缴纳了社会保险费,但一直存在欠缴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之规定,劳动者因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而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此外,长沙正圆公司于2008年6月30日经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产并于2013年12月31日终结破产程序;被告于2009年9月8日成立,原告未提交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被告与长沙正圆公司具有承继关系,故原告主张的赔偿金的计算年限应自2009年9月8日计算至2017年5月9日,超过7年零6个月,应当计算为8个月,被告应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28377.84元(3547.23元/月×8月)。原告主张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未休年休假工资。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六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应提供两年的工资发放记录备查,故被告应对双方劳动关系解除前两年内的工资发放记录承担举证责任。现被告未举证证明原告2015年5月至2017年5月的工资发放情况,应负举证不能的后果,故本院根据原告所提供的建设银行2016年6月-2017年5月客户交易明细清单确认原告月工资为3547.23元。另因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上述两年期间之前的工资发放情况,故本院仅对2015年5月至2017年5月的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进行审理,原告主张的其他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因被告未举证证明在2015年5月至2017年5月期间安排了原告年休假或已发放未休年休假的工资报酬,故被告应负举证不能的后果。原告自2004年7月参加工作,参照《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的规定,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满20年的,年休假15天。故原告上述期间每年可休年休假10天,被告应支付原告上述期间的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6523.64元(3547.23元/月÷21.75天/月×10天/年×2年×200%)。对被告所述2015年已组织公费旅游的方式替代年休假的辩称理由,因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原告已带薪参加了其公司组织的公费旅游,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三、关于工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和国家规定,向劳动者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被告已于2017年6月支付原告5月部分工资442.02元,故还应支付其2017年4月26日至2017年5月8日之间的工资1515.07元(3547.23元/月÷21.75×12天-442.02元),对原告超出此部分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书。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出具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故原告该项诉请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2017]第182号仲裁裁决书确认应由被告向原告支付的2015年、2016年高温补贴900元(150元/月×3月×2年),因原、被告双方在庭审中一致认可被告在以上年度已按50元/月的标准共计支付了300元,扣除该金额后,剩余600元被告应予支付。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第三十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条,《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湖南正圆动力配件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支付原告胡孟文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28377.84元;
二、被告湖南正圆动力配件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支付原告胡孟文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6523.64元;
三、被告湖南正圆动力配件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支付原告胡孟文2017年4月26日至2017年5月8日工资1515.07元;
四、被告湖南正圆动力配件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支付原告胡孟文高温津贴600元;
五、被告湖南正圆动力配件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向原告胡孟文出具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
六、驳回原告胡孟文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0元,保全费356元,合计366元,由被告湖南正圆动力配件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 颖
人民陪审员  王爱平
人民陪审员  朱建辉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张赛君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十条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用工前订立劳动合同的,劳动关系自用工之日起建立。
第三十条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和国家规定,向劳动者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
第三十八条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保护或者劳动条件的;
(二)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
(三)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
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第四十七条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
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
第五十条用人单位应当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出具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并在十五日内为劳动者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
劳动者应当按照双方约定,办理工作交接。用人单位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在办结工作交接时支付。
用人单位对已经解除或者终止的劳动合同的文本,至少保存二年备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
第五条未办理营业执照、营业执照被吊销或者营业期限届满仍继续经营的用人单位,以挂靠等方式借用他人营业执照经营的,应当将用人单位和营业执照出借方列为当事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