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弛与扬州金迈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2-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扬邗商初字第0541号
原告张弛。
被告扬州金迈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仪征市曹山路19号。
法定代表人徐毅,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季洪,江苏盛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龙,江苏盛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弛与被告扬州金迈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迈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毛晶晶适用简易程序,分别于2015年7月31日、2015年9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第一次开庭,原告张弛,被告委托代理人季洪、王龙均到庭参加诉讼;第二次开庭,原告张弛、被告委托代理人季洪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弛诉称:2015年5月3日,原、被告签订《商品车销售合同》一份,约定原告向被告购买一汽-大众速腾1.6L自动舒适型轿车一辆,价款为129400元。合同履行完毕后,原告于2015年5月5日发现,被告销售给原告的车辆并非合同约定的型号,而是官网上展示的速腾1.6L自动领先版,两款车的官方指导价格相差6000元。被告采用了在官网中相对高配的自动舒适型名称进行了销售,而交付车辆在配置上却与自动领先版相符,其没有明确说明其销售的舒适型并非官网公开展示的舒适型,更没有对配置、价格差异进行详细、完整地说明,其利用原告对车辆型号知识的匮乏,故意混淆两款车型名称以低配车辆冒充高配车辆也即合同标的车辆销售给原告,其行为已构成欺诈,原告多次与被告协商未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被告应向原告增加赔偿原告购买商品价款三倍的赔偿金。故请求判令:一、被告向原告给付全车价款的三倍赔偿金388200元;二、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告张弛为支持其主张,除当庭陈述外,还提供了下列证据:
1、《商品车销售合同》、发票各一份,证明原、被告间存在商品车买卖合同关系,且合同已履行完毕;
2、车型对比材料一份,证明被告交付给原告的车辆非合同约定的速腾1.6L自动舒适型,而是速腾1.6L自动领先版;
3、仪征市消费者协会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普通消费者通过大众官网公示及目测了解只能得知该车系速腾1.6L自动领先版;
4、一汽-大众官方客服录音一份,证明一汽-大众不存在速腾1.6L自动舒适型织物版型号的车,原告购买的车辆系速腾1.6L自动领先版。
被告金迈公司辩称:一、被告向原告交付的车辆与双方合同中确定的销售车辆一致,即大众速腾1.6L自动舒适型。被告向原告交付的车辆在型号、外观颜色、内饰颜色、车型代码、车架号、发动机号上均与原、被告在《商品车销售合同》中约定一致。而2014年、2015年上半年、2015年下半年一汽-大众均在销售速腾1.6L自动舒适型汽车,经销商在销售时分别将之称为14款、14款改款或过渡款、新速腾,原告购车的当时14款已停产,新速腾又未上市,一汽-大众为了宣传需要在其官网中将当时的过渡款命名为速腾1.6L自动领先版,也即向本案原告销售的车辆型号,事实上其还是速腾1.6L自动舒适型,二者在核心配置、技术参数、外饰、安全、舒适等方面均无区别,仅仅在内饰配置上略有区别,一汽-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发给被告的涉案车辆在名称、产品代码、底盘号等方面的信息与原、被告约定购买车辆及双方交付车辆亦为一致。且大众官网同时在首页附有免责申明,表明官网包含信息仅作参考,不能取代消费者从经销商处获得的信息。同时,网站在各型号车辆参数配置后加有备注,提醒消费者车辆装备及参数将不断变化,不能以网站所列样本为准;二、被告不存在主观上的欺诈故意,也没有欺诈的行为。原告购车前,被告即对当时销售的速腾1.6L自动舒适型车辆的型号、配置等信息向原告作出说明,后在《购销订单》中再次与原告确认原告所定车辆为速腾1.6L自动舒适型织物版,原告在取车时再次对所取车辆进行了确认并签署了售前检查卡、新车交车确认单。充分说明被告在销售车辆时如实告知了原告商品的真实情况,亦不存在侵害原告的安全权、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的行为,原告购买涉案车辆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且未遭受任何损失,原告亦未能提供证据对被告具有欺诈的故意及存在欺诈行为予以证明。综上,被告按约履行了车辆交付义务,不存在故意告知虚假情况或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原告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欺诈行为,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金迈公司为支持其主张,除当庭陈述外,还提供了下列证据:
1、录音一份,证明被告销售员在与原告签订合同前对于所购车辆的具体情况包括型号、配置及价格差异等进行了如实告知;
2、《购销订单》一份,证明原、被告曾签订购销订单,约定的订单标的是速腾1.6L自动舒适型-织物版,且对该型号车辆部分配置作出了说明;
3、售前检查卡、新车交车确认单各一份,证明被告取车前对车辆的型号、配置及外观情况等进行了检查确认;
4、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存根联、合格证、商品车(公路)发货交接验收单、整车销售系统截图各一份,证明被告按约履行了车辆交付义务,交付标的与约定标的一致;
5、大众官网网页资料打印件一份,证明大众官网在网站中对其所刊信息并不具有任何法律约束力,大众汽车具体的参数、配置、车型应该以具体的经销商销售的车型为准。
经审理查明:2015年5月2日,原告与被告公司销售顾问进行过如下对话:……被告:“张先生您好,请问对我们家哪款车比较感兴趣呢?”原告:“速腾。”被告:“速腾是吧,这边就是我们家1.6自动舒适型。”原告:“是15还是14的?”被告:“14款的。”原告:“14改的是吧?”被告:“是的,就是过渡款。”……原告:“新速腾没有车吗?”被告:“这款是没有,只有过渡版的,刚刚给您推荐的那款是有车的。”原告:“我是说我不要涡轮增压的,15的话如果是1.6的话也没有车吗?”被告:“有车,只是我们家是过渡款的,像这个15款是没有的。”原告:“对呀,是14改?”被告:“也是15款,但是改款,它没有真皮座椅。”原告:“这是14改款还是15改款?”被告:“是14改款。”……原告:“你给我算一下,那个15款的价格。”被告:“15款的价格是152100元,多了6000块钱,多了一个真皮座椅。不过现在没车了……你看其实他们车型差不多是一样的,只不过现在我们是过渡款的嘛,它少了一个真皮座椅。”原告:“就是说除了真皮座椅,其他都是一样的是吗?”被告:“不是,车型有一点点小改款。”原告:“我记得14跟15的发动机不太一样,15是全铝发动机,14是外铝内铁的。”……原告:“你这个14改好像后面还不是LED灯吧?”被告:“嗯,你了解过我们家速腾了。跟你讲一下老款跟新款的差别。首先他们的前脸不一样,新速腾是三条杠,我们家老的这个是两条杠,雾灯这块是不同的,这边是方的,这边是圆的,后面是LED灯。”……
2015年5月3日,原、被告签订《购销订单》一份,载明的标的为速腾1.6自舒-织物,售价13万元,颜色为外银内白,预订交付时间为现车。
2015年5月4日,原、被告签订《商品车销售合同》一份,约定原告向被告购买汽车一辆,车型为速腾1.6L自动舒适,颜色为凯旋金,内饰颜色为黑,车型代码为BK25C3,车架号为LFV2A21K8F4059552,发动机号为CLRP38391,车价为129400元。合同车辆验收应于交货当日在交货地点进行。以双方签字的新车交车确认单为准。原告未提出异议,则视为被告交付的合同车辆之数量和质量均符合本合同要求。
2015年5月4日,原告签署售前检查卡一份,检查卡载明的购买车型为速腾1.6L自动舒适,车身颜色为凯旋金,底盘号(后8位)为F4059552,发动机号(9位)为CLRP38391,同时,车辆文件、随车工具、车辆外观、车辆配置、车辆各项功能等方面的具体项目中均以“√”予以标记。同日,原告签署新车交车确认单一份,对车主、车辆的基本信息、车况检查、证件及单据点交、车辆信用讲解等内容进行确认。
2015年5月4日,被告向原告开具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一份,该发票载明的厂牌型号为大众牌FV7166FAAGG,发动机号码为P38391,车辆识别代号/车架号码为LFV2A21K8F4059552,价税合计129400元。
一汽-大众官网中列明的速腾1.6L自动舒适型汽车与1.6L自动领先版汽车样本在配置上的区别在于:速腾1.6L自动舒适型配有驾驶席座椅腰部支撑及Viena真皮座椅,并可加价选配前排座椅加热。
一汽-大众网站首页附有版权及免责声明:“……我们将力求网站中所有资料准确、完整、最新,但保留不必事先通知而随时更改车型、配置、技术参数、有效性以及其他任何信息的权利。本网站中包含的信息仅用作信息参考之目的,并不能取代您从一汽-大众经销商处获得的信息,本网站的信息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各车型参数配置信息中包含备注:“鉴于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将不断对汽车进行改型和改进,因此后续车型的装备和参数将会有相应变化。请勿以样本的内容与您所购汽车的装备和参数进行比较并以两者的差别为依据提出补偿装备的需求。如果您发现所购车型与样本有不一致或有其他特殊需求,请咨询一汽-大众大众品牌特许经销商。”
庭审中,原告提交了仪征市消费者协会出具的证明、一汽-大众官方客服录音各一份,拟证明被告交付原告的车辆系官网展示的速腾1.6L自动领先版,与合同约定的速腾1.6L自动舒适型不一,构成欺诈。被告认为该证据不能客观反映两款车型的具体区别,不能证明被告交付车辆与约定不一,故对该证据指向的事实不予认可。被告提交了商品车(公路)发货交接验收单、整车销售系统截图等证据,拟证明被告交付原告的车辆就是速腾1.6L自动舒适型,官网上将不同生产时间的车辆分别命名仅是为了方便宣传,其事实上仍然是速腾1.6L自动舒适型,配置仅存在内饰的些许差异,且销售人员已告知原告相关配置差异,故不存在欺诈。原告认为被告仅告知了原告该车车型为速腾1.6L自动舒适型以及座椅并非真皮,但对两款车辆的其他差异未曾提及,而一汽-大众内部系统使用的车辆名称不得对抗公示的官网展示名称,且商品车(公路)发货交接验收单、整车销售系统截图均为被告单方出具,故对上述商品车(公路)发货交接验收单、整车销售系统截图及所涉事实均不予认可。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及原、被告提交的《购销订单》、《商品车销售合同》、发票、录音、售前检查卡、新车交车确认单等证据在卷予以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向原告销售车辆是否存在欺诈行为。
本院认为:被告向原告销售车辆不存在欺诈行为。首先,被告在产品销售前已就待销售车辆的情况向原告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原告在买卖关系发生前曾至被告处就被告销售的部分车辆的型号、配置、价格等信息进行了相应咨询,被告销售人员亦予以相应答复。在进行过上述沟通后的次日,原、被告签订了《购销订单》,订单载明的标的为“速腾1.6自舒-织物”。综合上述沟通录音的内容及《购销订单》,结合两款车辆的配置差异(速腾1.6L自动舒适型相比领先版多配有驾驶席座椅腰部支撑、真皮座椅,并可加价选配前排座椅加热)可以看出,被告已告知原告1.6L自动舒适型车辆存在14款、14改款和15款,且原告对该区分原本就有一定的认知,被告主要向原告介绍了速腾1.6L自动舒适型14款改款(过渡款),亦即一汽-大众官网中展示的1.6L自动领先版,亦向原告多次陈述了该型号车辆没有真皮座椅这一配置差异,《购销订单》亦将车辆规格型号描述为“速腾1.6自舒-织物”,应当认为,被告对原告就待售车辆提出的询问作出了真实、明确的答复,在车辆销售前已尽商品真实情况说明义务。
第二,一汽-大众在官网进行车辆样本展示系属广告要约邀请,实际车辆销售应以买卖双方确定的标的为准,且一汽-大众对此已尽适当提醒义务。1、要约是希望和他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该意思表示应当符合下列规定:(一)内容具体确定;(二)表明经受要约人承诺,要约人即受该意思表示约束。要约邀请是希望他人向自己发出要约的意思表示。上述广告宣传系通过各个阶段生产汽车的型号、配置、技术参数、指导价格等信息的集中展示和介绍引起不特定多数人注意从而希望该不特定多数人向自己发出要约的意思表示。从内容上来看,该型号、配置等信息经官网明示将不断更新、仅供参考,且该价格信息明确表示为指导价格,故该宣传内容不具有具体性、确定性;从法律后果来看,该宣传并未表明经受要约人承诺,一汽-大众即受该意思表示约束,反之,该网站明示:“本网站中包含的信息仅用作信息参考之目的,并不能取代您从一汽-大众经销商处获得的信息,本网站的信息不具有法律约束力。……请勿以样本的内容与您所购汽车的装备和参数进行比较并以两者的差别为依据提出补偿装备的需求。”故该广告宣传系属广告要约邀请,不符合要约规定,不能视为广告要约,该广告宣传内容不能等同于买卖双方签订的合同内容;2、上述广告宣传一方面提供了详细的车辆参数配置信息(包含技术参数、外观、内饰、安全、舒适、影音、装备及备注)及车型对比功能,另一方面分别在首页及各型号车辆信息下方附有详细的免责声明和备注,应当认为,一汽-大众在提供商品真实信息的基础上对商品进行宣传供不特定多数人参考时,已对该不特定多数人就“网站宣传信息仅作参考、官网展示样本不能作为具体销售车辆的比对标准”尽适当提醒义务。
第三,被告交付原告的车辆与合同约定一致,且原告对交付车辆进行了检验、确认并当场取货。1、被告交付原告的车辆型号系双方达成合意的速腾1.6L自动舒适型14改款。原、被告就“速腾1.6L自动舒适型车辆存在14款、14改款和15款”在合同签订前即已形成一致认知,在被告如实告知原告该14改款无真皮座椅这一配置的情况下,双方就该14改款形成买卖合意并以“1.6自舒-织物”为标的形成订单,后双方签订《商品车销售合同》,确认了标的车辆车型为速腾1.6L自动舒适型。标的车辆在一汽-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商品车(公路)发货交接验收单中显示为“1.6L自动舒适+凯旋金+黑色”,在一汽-大众整车销售系统中显示为“速腾1.6L自动舒适型+真皮方向盘+后倒车雷达+胎压监测+织物座椅-黑色内饰-凯旋金”。虽然该商品车(公路)发货交接验收单、整车销售系统系由被告单方出具,但其能够与上述事实前后呼应,相互印证,结合原告所述“一直认为这是一款改动后的自动舒适型车辆”,应当认为,本案合同标的车辆及交付车辆实际上均为双方所述1.6L自动舒适型14改款,尽管其在一汽-大众官网中被宣传命名为1.6L自动领先版,但其仍属于双方认知中的1.6L自动舒适型;2、被告交付原告的车辆系合同确定的唯一车辆。合同约定的车辆颜色为凯旋金,内饰颜色为黑,车型代码为BK25C3,车架号为LFV2A21K8F4059552,发动机号为CLRP38391。根据以上信息能够推断出标的车辆的唯一性。被告交付原告的车辆的信息与上述信息相符,系合同确定的唯一车辆;3、被告交付原告的车辆经原告验收后由原告当场取走,应视为交付车辆符合合同要求。首先,《商品车销售合同》约定,验收应于交货当日在交货地点进行,以双方签字的新车交车确认单为准,原告未提出异议,则视为被告交付的合同车辆之数量和质量均符合本合同要求。原、被告进行车辆交付的当时,原告分别签署了售前检查卡和新车交车确认单,该检查卡及新车交车确认单中记载的车辆基本信息与合同约定相符,且检查卡中“车辆配置以及颜色无误”选项以“√”予以标记。其次,一汽-大众官网对于速腾1.6L自动舒适型14款、14改款车辆予以区别命名的同时,均提供了详细的参数配置信息,同时还提供了“显示全部配置、显示相同配置、显示不同配置”三项车型对比功能,浏览者能够通过该功能轻易判断出涉案两款车型的配置差异,该差异包含被告向原告陈述的“真皮坐椅”。原告曾经通过一汽-大众官网了解过各车辆型号的分类及售价,从其与销售人员的对话中也能看出其对部分型号车辆的配置差别有一定的了解,被告已告知其速腾1.6L自动舒适型车辆存在不同款且其订购的那款无真皮座椅,而其可通过官网轻易了解官网中的1.6L自动舒适型有真皮座椅,而自己订购的1.6L自动舒适型无,在合同并未明确标的车辆系属1.6L自动舒适型中哪一款的情况下,其更应对交付车辆负有详细检查确认后再行验收义务,其签署了上述检查卡及新车交车确认单并当场完成了取车,应视为原告对被告交付车辆予以了验收,且该车辆符合合同要求。
欺诈行为是指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行为。其构成要件如下:1、欺诈一方具有欺诈的故意,即欺诈一方具有明知自己的行为会使被欺诈一方陷入错误认识,并且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状态;2、欺诈一方存在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的行为;3、被欺诈一方陷入错误认知系基于欺诈一方的欺诈;4、被欺诈一方基于该错误认知作出一定的意思表示。本案中,被告作为经营者在商品销售前已尽商品真实信息说明义务,交付车辆亦与合同约定一致,原告对订购及交付车辆系1.6L自动舒适型14改款系属明知,且对交付车辆进行了检验、确认并当场取货。应当认为,原告购买案涉速腾1.6L自动舒适型14改款(即官网宣传所称速腾1.6L自动领先版)车辆系原告真实意思表示,被告向原告销售车辆,主观上无欺诈故意,客观上无故意告知原告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原告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行为,不构成欺诈。原告要求被告三倍赔偿购车价款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六条、第五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8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弛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依法减半收取3562元,由原告张弛负担(已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交纳办法》规定向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7124元(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工商银行扬州分行汶河支行,户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1×××57)。
代理审判员  毛晶晶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罗 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