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甫与宋江峰、南阳市百丰建筑工程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6-2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宛民重字第45号
原告张甫(反诉被告),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董运田,河南豫宛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宋江峰(反诉原告),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李书选,河南书选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南阳市百丰建筑工程劳务分包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德海,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春雷,该公司法律顾问,一般代理。
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诉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南阳市百丰建筑工程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丰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于2013年2月25日作出了(2012)宛民初字第1605号民事判决,判决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支付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工程款285464元。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提起上诉。2013年9月27日,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宛民一终字第0034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本院(2012)宛民初字第1605号民事判决,发回本院重审。本院重审时,依法追加百丰公司为被告,并于2014年2月27日,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及委托代理人董运田、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及委托代理人李书选、被告百丰公司委托代理人王春雷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诉称及反诉答辩称,2011年9月,原告(反诉被告)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协商一致,由原告(反诉被告)承包南阳市文化路和中州路十字路口西北角中建小区二期商务楼项目模板工程,协商后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原告(反诉被告)即带领工人入住现场施工。后经原告(反诉被告)多次催促,2011年11月20日,被告(反诉原告)与原告(反诉被告)签订分项工程承包协议,分包工程协议中被告百丰公司作为甲方,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作为乙方,详细约定了工程总量、价款、工程款支付方式等,合同落款处甲方签名人为宋江峰。2012年元月,原告(反诉被告)正在组织工人赶工期时,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无端要求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撤离施工现场,并安排其他工人施工。经原告(反诉被告)再三央求,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始终没有应允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继续施工。至原告(反诉被告)起诉之日止,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也没有与原告(反诉被告)协商解除合同事宜。经原告(反诉被告)计算,按照合同约定的价款及其所完成的工作量,被告(反诉原告)尚欠原告(反诉被告)工程款310500元。另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中途无故让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组织的工人撤离施工现场,并将合同约定的施工项目交给他人施工,原本地下两层、地面二十四层的模板工程,原告(反诉被告)仅施工地下两层、地面四层就被迫退离施工现场,干模板工程的都知道,干下面几层赔钱,上面几层赚钱,原告(反诉被告)只干了下面几层,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不让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干上面挣钱的部分,给原告(反诉被告)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现原告(反诉被告)起诉要求二被告赔偿原告(反诉被告)工程款310500元及经济损失100000元,共计410500元。
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辩称及反诉称,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的诉请没有任何事实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反诉被告)的诉讼请求。一、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之间的协议属实,但原告(反诉被告)没有按合同约定施工,违章操作被项目部多次罚款,并无故停工三天,造成总体工程无法施工,随后中建七局项目部要求更换施工组,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多次向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打电话通知更换施工组,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一直关机,后公司在公告栏内张贴解除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的合同,另行组织安排施工;二、原告(反诉被告)仅施工到地面四层,共完成19910平方米的工作量,就收到中建七局商务楼项目部8次处罚,随后原告(反诉被告)无故擅自停工3天,多次催促不予复工,给总工期造成拖延,严重违反了合同第四条“严格按照甲方和施工单位的施工工期完成模板分项工程的施工节点”的规定,被项目部强烈要求更换木工班组;三、经实际核定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实际施工面积23310平方米,总价款617715元,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代理原告(反诉被告)施工3400平方米,支付工资77908元,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实际完成19910平方米,应得工程款527615元。该款应当减去:1、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签字领取单据共411928元;2、扣除罚款21550元、水电费322.6元、拆除模板及垃圾清运费用93260元、遗留项目清理费用31290元、保修金16194.21元,共计162616.7元。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已多领46929.81元,应予返还。
被告百丰公司辩称,第一、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与被告百丰公司没有任何权力义务关系,被告百丰公司没有和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签订过任何协议,签订的合同系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的个人行为,与本公司无关。第二、被告百丰公司委托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向中建七局第四建筑有限公司南阳分公司签订的中建七局二期商务楼工程,该合同签订后,被告百丰公司将该工程的部分工作分给了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个人,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自己在施工过程中与其他人签订的一切协议,与被告百丰公司无关。第三、被告百丰公司不存在任何过错,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对被告百丰公司的起诉。
原告(反诉被告)张甫针对其起诉请求向法院提交如下证据:
1、分项承包协议。证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之间存在合同关系,合同为真实有效的合同。
2、场地租赁协议。证明分项承包协议签订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立即租房让工人居住施工;
3、收据一份。证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收取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保证金10万元;
4、有限公司变更申请书一份。证明被告百丰公司的诉讼主体资格。
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就其辩称及反诉称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建设施工劳务分包合同一份。证明被告百丰公司是劳务施工单位;
2、授权委托书一份。证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是百丰公司代理人;
3、分线工程承包协议一份。证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无施工主体资质,协议无效;
4、项目部罚款通知8份、证明一份。证明原告(反诉被告)违章及停工处罚21550元。
5、被告百丰公司的通知一份。证明终止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的分包协议。
6、2012年8月30日项目部通知一份、2013年3月10日证明一份。证明地下室模板拆除、垃圾清运需要9600元从工程款中扣除。
7、2013年3月10日项目部证明一份。证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退场后2-4层模板未拆除。
8、2013年3月10日项目部证明1份。证明项目部经理吴磊签署的处罚通知代表公司。
9、李恒才、张自才等人收据、借款单8张共93260元。证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退场后模板未拆除,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组织人员拆除模板、清运垃圾花费93260元。
10、李恒才、张自才证明各一份。证明拆除2-4层模板、清运垃圾,工资由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支付。
11、领款条共77908元。证明原告施工慢,宋江峰另找人进行模板施工,支付工资77908元。
12、水电费收据一份。证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欠水电费322.6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代付。
13、2012年10月8日项目部通知一份。证明地下室人防区、负二层由项目部清理,费用由百丰公司承担。
14、扣款通知。证明地下室人防区、负二层由项目部清理,费用为31290元。
15、原告(反诉被告)张甫领款单。证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已领走411928元。
被告百丰公司未向法庭提交证据。
经庭审举证,第一、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对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所举证据发表如下意见:对证据1有异议,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没有资质,该协议为无效协议;对证据2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对证据3有异议,该笔款项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已退还给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没有原件印证;对证据4无异议。第二、被告百丰公司对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所举证据发表如下意见:对证据1有异议,这份协议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他们个人私下制订的;对证据2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对证据3有异议,与本公司无关,且是复印件;对证据4无异议,但这仅是公司的变更登记情况,与本案无关。第三、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对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所举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3有异议,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是领着农民工在工地上干活,是否有资质是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所负责的事;对证据4有异议,不认可这些处罚通知,一审时候还没有这些,是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随后自己补的;对证据5有异议,该解除劳务关系通知根本不存在;对证据6、7、8、14不认可;对证据9有异议,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无关;对证据10有异议,根本不清楚这件事;对证据11、13有异议,与原告(反诉被告)无关;对证据15无异议,但对证明方向有异议。第四、被告百丰公司对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所举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5、7、8无异议;对证据6、9、10、11、12、14、15不清楚;对证据2无异议,但并不代表这是百丰公司的意思;证据与本公司无关;对证据4有异议;证据13,因为没有加盖公章,因此对其真实性有异议。
经审理查明,2011年9月,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协商一致,由原告(反诉被告)承包南阳市文化路和中州路十字路口西北角中建小区二期商务楼项目模板工程,协商后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原告(反诉被告)即带领工人入住现场施工。2011年11月20日,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签订分项工程承包协议一份,协议内容如下:“一、甲方河南南阳市百丰劳务公司(以下简称甲方)将位于南阳市文化路和中州路十字路口西北角中建小区二期工程中建筑商务楼项目模板工程分包给乙方。二、分包内容以铁钉、铁丝、双面胶为乙方,甲方不为乙方提供住宿,工人临时住宿由乙方自行解决,乙方自带小型工具,分包内容以图纸内所包含的模板粘灰面积计算。三、承包单价以模板粘灰面积、地下室两层到地上商业部分四层以每平米粘灰面积26.5元/米²,住宅部分以每平米粘灰面积26.0元/米²计算。四、乙方将严格按照甲方和施工单位约定的施工工期完成模板分项工程定的施工节点,施工现场由甲方负责协调临时用水、临时用电,以及各班组、塔吊之间交叉作业,以确保施工的正常化运行。五、工程款支付方式:甲方在乙方施工至正负零、封顶,甲方支付乙方以完成模板工程量的80%,一至四层封顶,甲方支付乙方完成工程量的80%,到标准层每隔四层封顶甲方支付乙方工程量的80%,主体封顶甲方支付乙方工程款的90%,余款扣除3%的保修金后,内外粉刷结束甲方将余款全部支付完毕。”分项工程承包协议虽然约定百丰公司作为甲方,原张甫作为乙方,但合同落款处甲方签名人为宋江峰,乙方签名人为张甫。2012年元月,因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施工过程中混凝土凝结需要停工,停工三天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以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拖延工期为由,要求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撤离施工现场,并另安排其他工人施工。
另查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施工面积为23310平方米,工程量价格为617715元,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已领取工程款382008元,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替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支付水电费322.6元,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施工过程中,因加快工程进度奖励的30000元已领取。
本院认为,第一、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2011年11月20日所签订的分项工程承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背法律规定,为有效协议,双方应按照协议约定享有权利、承担义务,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依约施工,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应按协议约定支付工程款,拒不支付,属违约行为。第二、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辩称及反诉称,自己是受被告百丰公司委托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签订协议,属职务行为,本院不予采信,因为(一)、合同第一条虽然写的甲方是百丰公司,但协议落款处甲方签名为宋江峰,被告百丰公司没有加盖公章,也不予认可,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也不认可是与百丰公司签的合同;(二)、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虽然辩称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所签的协议,系职务行为,是受被告百丰公司委托签订的,但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所出示的授权委托书中,被告百丰公司明确写明委托权限是委托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签署中建七局商务楼工程,且委托书出具的时间是2011年8月10日,和2011年8月10日被告百丰公司委托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与中建七局第四建筑有限公司南阳分公司签署的中建七局商务楼工程时间相吻合。如果是被告百丰公司委托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签订分项工程承包协议,那么签订协议时,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应将授权委托书交给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而不应该在合同签订几年后,授权委托书还在自己手中;(三)、如果是被告百丰公司委托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与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签订的协议,那么应由被告百丰公司支付给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工程款,而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所领走的工程款是直接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处领取的,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提供不出钱是由被告百丰公司结算的证据;(四)、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如果是被告百丰公司的委托书代理人,因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不是被告百丰公司的员工,那么在漫长的施工过程中,被告百丰公司应给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报酬,但庭审中问到有无报酬时,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不予正面回答,也未提交领取报酬的依据,一个不是公司的人员,代理公司去签订协议,且协议签订后负责二十四层楼的模板工程,一分报酬都不要,不合常理;(五)、案件发回重审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反诉要求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返还多领的工程款46929.81元,如果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属职务行为,那么反诉原告应该是被告百丰公司,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先说是职务行为,后又以自己的名义反诉,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诉。第三、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均认可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的施工总面积为23310平方米,合同约定26.5元/平方米,工程款共计617715元。因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赶工期奖励3万元,所以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应当支付给原告(反诉被告)张甫647715元。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已领款382008元,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替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支付租房水电费322.6元。故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应再支付给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工程款265384.4元。第四、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要求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赔偿损失10万元,因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未能提交造成损失的证据,故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若能提供出有效证据,可另案起诉。第五、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辩称及反诉称,其中的3400平方米,是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找的人跟随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施工的,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已将工资支付给这些人。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认可人是宋江峰找的,且不仅限于这3400平方米是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找人施工的,另外还有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找的人跟着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施工,工资也是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处领取。但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支付工人工资后,2012年1月11日,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让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出具了一张12万元的借据,借据的内容是由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写的,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只在借据上签了个名字。这与以往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自己的借支不同,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的借支是亲自填一份借支单,在借支单上签名。在2012年10月29日的询问笔录中,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也认可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实际施工23310平方米,因此可以认定,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实际完成工程面积为23310平方米,在施工过程中,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找了一部分人跟着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施工,工资应该由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发。但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为了自己找的工人能及时领到工资,就直接从他那里把工资支付给他找的工人,工人领完工资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让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出具借条冲账,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不可能先行垫付完工资后,不予冲账。因此对其辩称,本院不予支持。第六、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辩称及反诉称,因施工不合格和工期拖延,应罚款21550元,该款应从工程款中予以扣除。因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举证的罚款通知均未向原告(反诉被告)张甫送达,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对罚款不知情且持有异议,故对其辩称,本院不予支持。第七、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辩称,原告(反诉被告)张甫退场后,2-4层模板没有拆除,拆除模板费93260元及清理拆除其他遗留31290元,共计124550元,应予扣除。因为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在施工过程中,因混凝土凝结需要几天时间,停工三天后,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以此为由,强制要求原告(反诉被告)张甫退场,并非原告(反诉被告)张甫不愿拆除模板和清场,而是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不让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继续施工,故对其辩称,本院不予采信。第八、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辩称,应扣除原告(反诉被告)张甫领走的奖金30000元。因为奖金是对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赶工期的奖励,是双方都认可的事情,是额外奖励给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的,不在工程总款617715元之内,故对其辩称,本院不予支持。第九、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辩称及反诉称,应扣除质量保证金16194.21元。因为协议第五条约定:“工程款支付方式:甲方在乙方施工至正负零、封顶,甲方支付乙方以完成模板工程量的80%,一至四层封顶,甲方支付乙方完成工程量的80%,到标准层每隔四层封顶甲方支付乙方工程量的80%,主体封顶甲方支付乙方工程款的90%,余款扣除3%的保修金后,内外粉刷结束甲方将余款全部支付完毕。”现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刚完成基础工程,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就强令其退场,原告(反诉被告)张甫无法享有协议第五条规定的权利,也无法履行协议第五条所确定的义务,故对其辩称,本院不予采信。第十、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反诉要求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返还多领走工程款46929.81元,理由不当,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反诉被告)张甫工程款265384.4元。
二、被告南阳市百丰建筑工程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不承担民事责任。
三、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张甫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驳回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的反诉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458元,由原告(反诉被告)张甫负担2178元,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负担5280元,反诉费973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宋江峰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书面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韩中才
审判员  曹聚改
审判员  卫本理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五日
书记员  马俊会